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希特勒不也是高票當選的!

你看,如果上帝從祂的宇宙被驅逐出境,所有的地獄就遲早會鬆綁出現。 人們全然沒有辦法決定什麼「是非曲直對錯」,只有「權勢大,拳(頭)大就是對的」,真理公義全不見了。如果男人和女人都不需向上帝負責,那麼只要不被抓包,就都可以胡做亂為。如果今生就是人生的終點--我們何去何從,全無關緊要,也豪無目的--那麼我們全都能自己決定過我們要過的生活,盡情享樂,是否犧牲了他人,管他!

「但是,」你說:「有許多無神論者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並且相信民主」。 當然,我認識一些無神論者都是十分好的人們。 我是說, 如果終究真的沒有上帝的話, 他們沒有合理的基礎去反對別人為所欲為, 做出激烈的暴力行為。歷史一再向我們證明,丟棄在天上的上帝,我們在地上就別想要擁有真正的和平。.

我們也許會想,因為我們現在確實生活在民主的社會,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 真的嗎? 我們讚揚民主豈是因它保證帶給我們好的政府嗎? 不然, 在世界各地,經由投票也投出許多昏庸無能的政府來。可記得希特勒不也是高票當選的!民主確實保證的乃是我們能擺脫壞的政客,如果他們做的太爛的話, 可請他們下台。 但是,當決定是非,對錯的權力,不是操在極少數特權手中而是大多數人手中時,會發生什麼呢? 這下可好,藉助於多數人過半的投票,什麼難以想像的事物,都可被考慮變成為法律: 比方說安樂死--如果通過,老人的性命就沒甚麼保障; 或者只因父母施以溫和的肉體懲處或打手心,小孩就得被送走; 或者有人,甚至是主教,會被警察告發威脅,因為他們竟敢公開說同性戀是不對的。 但是如果我們沒有較高的法律可以上訴,所剩下的乃是「權勢大就是對的, 可以濫權」。 你可能不喜歡,但是你很少能據理力爭地反對。 每件事被降低成強人政治: 贏家乃是擁有最大聲音,壓制人民的意願與心聲或者有最大的棍棒,猛擊你的那些人。

且一個世界中如果沒有上帝,就無法設任何限制,也就可以無法無天。 六十年代的美國被稱為「許可放縱的社會」。 那不是十分正確的。 它應該已經是「滥權侵權的社會」-特徵是無論打破什麼規則都很興奮刺激。 但是當沒有更多規則可被打破時,尤其自從沒有上帝把規則給我們以後,會發生什麼? 答案混亂並且腐敗。 誰關心亂扔在週圍雜亂紙屑? 自從我們在Tate 畫廊看到由同樣雜亂素材組成的展覽,難看卻被稱為「藝術」? 如果最骯髒和污穢的語言現在來自我們電視上的「娛樂」節目,誰會關心五歲孩童口出穢言?。 我們所看見的,我們將看見更多更多,放棄離開上帝的一個世界, 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當一些人決定不理睬,背離他們的創造主時,乃是因為上帝允許他們有自由意志才能這樣做。祂任憑他們跟隨放縱自己的情慾並承受其苦果。 但是如果上帝真地完全放棄我們的話,我們將活在地獄中。其實,那正是我們在向前邁進的地方。 但是,難道不是,透過這個「放棄任憑我們」,上帝讓我們發覺忽略祂是一件可怕和愚蠢的事嗎?沒有祂,我們絕不能製造一個更好的世界, 乃是製造一個更壞的世界。 上帝如此愛我們,祂要我們知道正在發生些什麼,讓我們在太遲之前醒悟過來?

因此在永恆的過去,天父預定一個計劃,透過耶穌基督十架的死,祂為我們道德的造反,付出代價並且消除我們和造物主之間的障礙。 那天,上帝在基督裡,確實死去。 那天我們謀殺了我們的創造主。 但是,三天後,祂復活了,成為整個宇宙公義的王,有一天,祂將回來,把一切不對的事情,校正過來,那時我們將不得不全都站在祂審判台前。

當祂的聖靈住在我們當中,祂把新的心和新的力量賜給我們的時候, 這未來的新生命,現在就能被經歷到好些部份。 同時,今天祂邀請你接待祂; 加入心的革命,讓基督做你的領導者和你的朋友。 不要相信「上帝死亡」的謊話。基督是永遠活著的祂用愛呼喚你來與我們共享那種生命改變的實際經驗現在讓我們為你祈求吧.

(BH 節譯 全文請按下連)

http://bethinking.org/who-are-you-god/introductory/revelation-13-the-death-of-god.htm


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將真理拋在地上踐踏

毫無真理可言的「真理教」及「People’s Temple

30年以前11/18/1978星期二超過900People’s Temple成員在Jonestown一次大規模的集體強迫自殺事件中失去他們的生命。劇在圭亞那的叢林中的一個公社內發生,瓊斯( Jim Jones) 曾經承諾他的追隨者,人間天堂, 事實上卻是人間地獄--者把圭亞那公社描述為一個監獄營房。

當天來自加州調查Jonestown的一位美國的國會議員Leo Ryan 在機場跑道上,與一退者和三個媒體一同被瓊斯的手下營地那邊,瓊斯,則用武力支援捍衛,在一個自殺儀式中強迫他的追隨者喝下毒汁。 可嘆的是900多條生命就這樣白白犧牲掉。此慘案震驚了全世界。盲目追隨一位超人氣領導者的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歷史一直在重演,不知大家可還記得,1995年的一個三月天,日本真理教(オウム真理教, Ōmu Shinrikyō or Aum Shinrikyo)在日本地下鐵,施放極毒的Sarin gas 毒氣,導致五千五百多人中毒受傷,可以說是「真理重要性」最佳,最有力的反証;自稱真理教卻一點兒真理也沒有,可說諷刺至極。

據可靠的來源報導, 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當年四十歲,曾經去過西藏受到西藏密宗的影響,他宣稱他已達到了「至極的拯救」, 而在八十年代中,創立了「真理教」。該教在日本有一萬個信徒,在前蘇聯約有三萬個信徒,在美國,德國以及錫蘭也都擁有信徒。"Aum" 是印度文,"ShinriKyo" 意思是「至高真理」。他還宣稱他是第二次再來的基督。他像先知一樣的解釋 Notrasdamus語錄以及聖經啟示錄,他也預言像聖經所描繪的世界末日大災難。(1997, 1999 or 2000 A.D.) 據他宣稱,到時候只有真理教的信徒及全世界人口十分之一的人能夠倖存。(此預言現在皆已失時效報廢啦)

真理教的信徒被迫只吃滾煮過的蔬菜及米飯(吃素)。他們若拒絕捐獻他們所有的財產,就會被獨自關在一個小小間,沒有窗戶的監獄裏頭,在那裡面壁思過。

據日本現代宗教專家Winston Davis 的調查,真理教的信徒得交付 $ 250去買麻教主的洗澡水來喝,有些人則付 $11,000去買麻教主的血做成的補藥來喝。曾經測過麻教主腦電波之頭盔要賣十萬元,信徒的捐款及其他生意的收入, 讓至高的麻大師有足夠的錢去購買他的毒氣及其他的化學藥物。

至於那些發現誤入歧途,想要反抗的人的命運是很危險的,因為真理教對那些有嫌疑,說該教的壞話,或採取反對行動的人,施以細菌實驗,所以反抗的人不久就不見了。真理教也擁有一個特大的微波爐,可以很快地處置受害者的屍體。(以上是當年6月京都新聞服務處引用警方的資料提供的)在麻教主藏匿期間,他的徒弟們仍繼續攻擊一些公眾出入的場所,繼續他們殺害群眾的行徑。

以弗所書六章10-17節所提到的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相信我們當中許多人從小在主日學就很熟悉的。然而今天我們在教會的圈子裏,聽到的往往是強調信心,只要信的誠懇也就夠了。約翰福音四章耶穌與撒瑪利亞的婦人井邊對話裏,豈不是強調神是個靈, 所以拜祂的要用心靈和誠實去拜祂嗎?然而只靠「誠實」夠嗎?其實如果我們注意去讀英文聖經的話,「誠實」是翻譯的不夠正確,應該翻譯成「真理」才對。今天我們喜歡強調信心與愛心,然而信心若不是建立在真理上,則是一種不可取,不敢恭維,盲目的信心,可以導出致命的後果。Jonestown, Waco 的慘劇是很好的例子。盲目地跟從領導者,奉之如神,曲解,誤解聖經是很危險的。我們可以誠心地相信糖衣的毒藥是救命的藥 , 然而那樣子的「誠心相信」並不會救我們的命。Tylenol 命案的主角, 豈不是誠心相信他的藥是可以解決頭痛的嗎?哪裏知道他吃的藥卻是被人動過手腳的藥。在這末世,許多異端橫行,摻一點這個,那個,傳另外一種福音,我們卻一點也不介意; 像吃包肥(Buffet)一樣,全部鯨吞,我們信的像大拼盤(Smorgasbord )一樣,什麼都有;連徹底違反聖經教訓的東西,我們也當飯後甜點,吃的津津有味,且以之為風尚,心胸開闊地接受,畢竟時代不同了嘛。全不知道神在聖經裏啟示給我們的,重要的,主要的真理,全是不受時代影響,不會改變的真理。

自古至今,神不曾改變祂的心意,祂做事的原則,祂對罪的憎惡及宣告「祂是獨一的真神」,不可敬拜偶像等等,並不隨著時代或文化的不同而有些許的改變。有人像比拉多那樣地問:「真理是甚麼?」且說真理只是相對的,這世界上「絕對」沒有「絕對」的真理,然而為了否認「絕對」的真理,還得用上「絕對」這個字眼,豈不是很矛盾的嗎?可見,「絕對」的真理乃是獨一真神的啟示,縱然世上許多許許多多的事物只是相對的。

奇妙的是,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第一個項目就是真理的帶子。如果我們想要知道腰帶有多重要,可像當代的猶太人那樣,試著穿鬆散的睡袍不要束腰帶,行動馬上很不方便,甚至不能走動,又有些長褲如果不繫上皮帶,根本就穿不住的。可見其重要性。另一方面如果要舉重東西,也需要好好束緊腰部。不相信可以一試。再讀以弗所六章十七之最後一句, 則是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因此基督徒的軍裝乃始於「真理」,終於「真理」。而且必須是聖靈所啟示的真理,才是我們進攻空中的屬靈惡魔的利器。可是因為我們不常讀聖經,我們的箭常常是生銹的,遇到試探的時候,想引用神的話語來抵擋,卻記不清到底聖經是怎麼說的或在何處可以找到這節經節來應用。以弗所書六章十六節說信心乃是籐牌,可以擋掉那惡者一切的火箭。所以我們看到信心是用來防守的盾牌,今天我們卻常將信心當著攻擊的箭,攻擊别人沒信心,有時甚至用信心威脅綁架上帝,成全我們的私慾。我們與神爭論:「神哪,我這麼相信祢,祢豈可不聽我的禱告? 我做了那麼多見證,預先感謝過祢啦,祢豈可不成全我的祈求? 祢若不照應許讓我病瘉,讓我健康又富貴,則世人都要笑話祢的,祢會多麼沒面子啊,所以祢最好照我所求的來做」;無形中把 神降為我們可以操縱使喚的阿拉伯神燈,何等可怕及悲哀.

當然真理教像People’s Temple一樣都是很極端的例子,然而卻提醒我們, 「敬拜神當用心靈且在真理裡面誠心敬拜祂」的重要性。我無意貶低信心,愛心的重要性,然而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追求名利以及其他各種錯綜複雜的動機,也可以讓人們表現得很有愛心的樣子。所以當以聖經的真理來衡量其真偽。保羅提到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的時候,以真理開始,以真理結束,相信不會只是偶然的。唯願我們在真理的根基,神的話語上,扎根更深,是所至盼。


Thursday, November 6, 2008

還給憨兒平靜教養空間!(轉貼)

Your browser may not support display of this image.Your browser may not support display of this image.屏東基督教伯大尼之家


20081104伯大尼之家代禱信】

懇請迫切為真相大白,

還給憨兒平靜教養空間禱告

關心憨兒的弟兄姊妹們,平安:

您從報章媒體上獲悉,關於伯大尼之家縱火案,警方已於1028日宣佈破案,計有五名院生和一名員工被依公共危險罪移送屏東地檢署偵辦,執行祕書許李韻珊師母則依誣告、偽證等罪嫌移送。這樣的偵察結果,及許多媒體後續鉅細靡遺的杜撰、扭曲事實的報導,令院方受到各方抨擊,我們內心驚愕難平,極其憂傷。我們無力一一向外界澄清,神也教導我們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縱使同工們都已身心俱疲,不時流淚禱告,但仍要學習仰望等候,在這般巨大的屬靈爭戰中,靠主得勝。如詩篇3119-22節:

「敬畏你、投靠你的人,你為他們所積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大呢!你必把他們藏在你面前的隱密處,免得遇見人的計謀;你必暗暗地保守他們在亭子裏,免受口舌的爭鬧。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在堅固城裏向我施展奇妙的慈愛。至於我,我曾急促地說:我從你眼前被隔絕。然而,我呼求你的時候,你仍聽我懇求的聲音。」

伯大尼是本上帝之愛所設立,主說,「我們若做在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了。」 (馬太福音25:40)四十多年來,我們依靠的是上帝的信實,經歷為人開道路、開江河的神,經歷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熄。主教導我們,「你們說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便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神恨惡罪,人若詭詐行事,縱然無視於屬世的刑責,但豈能在耶和華面前站立得住呢?

我們誠摯感謝警方自九月初投入大量人力維護院區安全,亦尊重檢調偵查結果。一切交付法律程序,將由高品德專業的資深律師 楊董事長四海擔任義務辯護人,竭力釐清真相,期待毋枉毋縱。對於媒體報導有家長指控憨兒遭虐,體重驟降之事,已提出歷年來醫院健檢報告證明,謊言不攻自破。我們更感謝無數的志工及教會肢體,主動挺身而出,以他們實際到院參與憨兒生活的經驗,見證憨兒們的飲食起居及同工們對憨兒無私無悔的照顧;另傳院方假縱火真募款,財務部門亦已提供今年與去年度捐贈比對詳細數據,於101397屏伯政字第220號向屏東縣政府澄清報備,一切均屬正常,並無暴增現象,媒體眾多不實報導,令人深感遺憾。

這段時間的經歷,我們不敢想像後續還會出現什麼不可思議的謊言?但堅信神掌權,祂必看顧祂的羊群。懇請眾教會弟兄姐妹以愛扶持,持續為我們禱告!

    1) 為真正的肇事者禱告,迷惑入了他的心,不知道自己已成惡者的工具。祝福他回轉到神面前,求赦免得釋放,願意面對問題。

    2) 願神紀念警方及檢調的辛勞,引導他們偵察,幫助他們彰顯社會公義,早日真相大白,還給憨兒平靜教養空間。

    3) 求神幫助我們隨時儆醒,賜下敏銳的靈,明白祂的心意。受苦有益,必叫我們更深經歷祂的信實與憐憫。幫助同工們回歸平靜,更忠心服事回應神的愛。

這是我們的禱告,是我們深切的呼求,謝謝您持續禱告攙扶我們,使我們仍堅立在神面前。願 上帝加倍祝福您!

敬頌

主恩永偕

與您一同服事的

伯大尼之家福音關懷組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