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緬懷英年早逝的父親


緬懷英年早逝的父親


--壯志未酬身先死,常使遺族淚滿襟-- by BH 2-02-2008

最近我看CNN video,看到澳洲有條蛇,誤吞了4個高爾夫球。雞主人為了刺激他養的母雞生蛋, 將4個高爾夫球放在雞舍裡。當他看見高爾夫球全不見了,一條笨蛇在鄰近動彈不得, 身體明顯地凸出几個腫脹,他察覺到發生什麼事了。 他很仁慈地趕快帶牠去獸醫急診處開刀,救牠一命。那條蛇確實十分傻和愚蠢, 我想知道它的嗅覺出了什麼問題? 還是餓昏了頭,饑不擇食? 貪心地,一口氣吞下4個高爾夫球。我最近剛剛從我八叔聽到家父的妙方; 蛋殼挖一個小洞,倒空裡頭的蛋黃與蛋白,把水泥灌到雞蛋裡,可以杜絕蛇患。 因為蛇不能消化水泥,吞下水泥蛋,必死無疑。蛇被愚弄了,但是至少吞下真正的蛋殼。家父這一高招,十分有創意,對症下藥,不是嗎?

中西心態可以如此不同, 真有趣。 無論如何,那條蛇不應偷竊別人的雞蛋。我很想知道它是否仍沒學夠教訓,會再回來偷蛋,還是從此改頭換面,洗手不幹。 不管怎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物資短缺,雞蛋是十分重要且珍貴的營養補品,既便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所以蛇偷蛋是造成不小的損失。 今天,或許雞蛋大量生產很豐富,人們多半怕胖,節食而非營養不良,所以心態也大不同。

在祖父家後面小溪邊,家父設計和建造的水塔巍然矗立,煞是壯觀。我一直以為家父只是想要提供自來水,自家用而已。既便如此,我仍引以為傲,因為家父的水塔導進來的過濾溪水在當時鄉下的故鄉,絕無僅有。直到我八叔最近告訴我,才知道家父有更大的抱負及背後的故事。原來家父想要擴展祖父及他的診所,為更多人服務,因此設備現代化,衛生,清潔的過濾水,方便且有利於為更多病人服務。自家用,只不過是最起馬,最小的目的而已。

(家父設計和建的水塔)
最近我觀看一片“浮光掠影” (DVD Joaquin Rodrigo Concierto de Aranjuez) 羅得利哥 的『阿蘭輝茲協奏曲』由吉他家 Pepe Romero 與 Academy of St. Martin in the Fields 聯合演出,製成專輯,慶祝羅得利哥90歲生日。羅得利哥傳奇的音樂人生,被剪輯片斷地描繪出來,叫我深受感動。

話說西班牙音樂大師羅得利哥 Rodrigo 在被傳染白喉之後變瞎,失去他的靈魂之窗。他的鋼琴家妻子成為他的眼睛,幫他看這大千世界。無論何時何地,她都向他不厭其煩地描述週遭環境的一切,並且為他大聲朗讀報紙。他倆以音樂連心互動,那份默契情深,形影不離,明眼伉儷也少有,遠不及者彼彼皆是。總而言之,她可以說是他的靈魂,簡直形同他的另一個自我。 他倆達到的境界肯定是摯愛的高峰。彼此之間如魚得水,志同道合,幸福滿足洋溢於言表。無情歲月催人老,他倆卻欣欣然於物表之外。 他們一起彈雙重奏,十分可愛,默契依然。感情如此地昇華崇高,令人響往及叫人受到大大鼓舞,真是我們大家的楷模,好一幅白頭偕老的美麗畫像。

他們的人生絕非平順,也曾歷盡滄桑。他們第一個孩子產下是死胎,他的妻子也因此身體虛弱,奄奄一息,瀕臨死亡。面對這麼大的打擊及極度痛苦,Rodrigo 卻譜寫此名曲,描繪出他心靈的極瑞掙扎煎敖,瀕臨絕望的努力祈求。 最後,他的掙扎結束,他將這一切都放在上帝手中而得到平靜與安寧。
羅得利哥的不朽名曲,讓我想起我的爸爸,如果他是一個作曲家,或許也會像Rodrigo一樣,寫下一曲偉大的樂章吧。因為家父給我大哥注射白喉疫苗,想要在5分鐘內治好他,沒想到5分鐘就結束大哥的小生命。大哥對白喉血清,如此劇烈過敏反應是相當罕見的,立即結束了他的生命,臨死一直呼叫 Obu, Obu…( ”水”), 顯然乾渴至死,令人慘不忍睹。我的父母因此徹夜未眠,紅通通哭腫了雙眼。多麼悲傷,那份痛楚與心傷,愛之卻反而害之,真是痛不欲生,悔恨交加。那是我家第一個悲劇。當時,大哥才一歲半,仍是獨子,正是牙牙學語,天真無邪,非常可愛的年齡。家母也許還不知已身懷二哥。由於這種家庭背景,我對Rodrigo名曲,強烈共鳴,大為震憾,幾乎落淚。 我想Rodrigo 確實表達出我父母曾經感受過的大哥意外死亡,因為他們也將痛失愛子的悲慟,至終交在上帝手中。在我的童年,母親常領我與二哥唱此詩,至今仍深刻我心。

玆錄第一小節如下:

“主所愛的囝仔, 暫時住世間,雖死掠做利益,罪惡久害人,罪惡久害人。”
(#424 old hymn book)
主應許,將來在新天新地裡,不再有眼淚。上帝將擦乾我們所有的眼淚。讓我們都期待新天新地,早日來臨吧!

(註:我大哥的名字“深造” 正反映家父 (洪元約--台灣總督府台北醫學專門學校1935年畢業) 當年想要更深入醫學研究的願望。二哥名為“賢造”(聰明被造)。 如果我出生是一個男孩的話,我的名字會是“聖造”(神聖被造)。所有這些名字都歸功給上帝。畢竟如果上帝不允許我們出生的話,我們大家就都不會出生了。家父也只活了快32 年,與神靖丸同沈西貢外海,真是英年早逝。)


後記::一些朋友常問我:「伊甸園中聰明的蛇,何能如此聰明地與亞當和夏娃交談?」信不信由你,蛇被撒旦利用,為其御用發言人,專門說謊,自人類伊甸園致命的墮落後,就都一同受詛咒。 看它在地上爬行,吃塵土,以偷竊為生,且它已變得愚不可及,吞嚥高爾夫球。您能告訴我,它沒受詛咒? 許多毒蛇,正是人類的大敵。對敵人仁慈豈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