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聖誕與神蹟的再思

原載西雅圖〈路〉l99l年聖誕節 一BH2--

豪無疑問地,主耶穌道成肉身,從童女馬利亞來降生
是上帝很奇妙的作為。然而耶穌在世的時候,不曾為了自
己的好處來行神蹟。伯利恆的客店沒有地方,所以我們的
主就降生在馬槽裡。祂大可以行神蹟誕生在王宮裡,不是嗎?

希律王要殺祂的時候。祂肉身的父母得半夜起來逃到埃及去。
上帝並沒有為他們準備一塊MAGIC CARPET讓他們坐上去。
乃是辛辛苦苦長途跋涉。做主耶穌的父親也沒有比較輕鬆,
或較富裕,仍然是一個窮木匠。而祂母親的心,在耶穌釘十
字架的時候,就像被刀刺透一樣地碎了。這樣他們被上帝選上,
並沒有得著甚麼世界的好處,多少時候反而增加許多麻煩與苦難。

因為基督耶穌為我們成了真正的人,以便體會我們的軟弱
及人生的苦難。雖然耶穌有能力行神蹟,祂卻拒絕用神蹟來
救祂自己。祂在十字架上極大的挑戰是﹕人笑祂無法救自己
然而祂若選擇救祂自己,從十字架上下來,今日我們就無救恩。
魔鬼撒但最希望耶穌不要走十字架的道路。所以試探主,
要祂行神蹟將石頭變做餅,要祂從聖殿的尖端跳下去。並引
用聖經保證耶穌跳下去,天使會來保護祂...總之。魔鬼喜歡
耶穌為自己行神蹟。行神蹟對耶穌來講,易如反掌。何必那麼
辛苦走十字架的道路? 最好是向魔鬼下拜,魔鬼就不會搗蛋
做耶穌的對頭了。然而耶穌叫撒但退去,當拜主你的上帝。
這不是說,主耶穌不行神蹟。而是祂不是照他自己的意思乃是
照上帝的旨意去行。在客西馬尼園,主的禱告就是最好的例子。

今年母親的癌症再發的時候。我們也是學習主的禱告,
求主醫治她。不是照我們的意思,乃是照主的意思。然而看到
母親癌的化學治療那樣地痛苦。心裡有說不出的掙扎,巴不得
能勉強上帝行神蹟在她身上。也好叫一些懷疑上帝今日是否
還行神蹟的人,閉口不言。五月初,兩個月很痛苦的化學治療
宣告失敗的時候,醫生就都放棄。當時,有一友人,他是癌科專家,
半認真半開玩笑地對我說:「除非你與神有特別的交情,否則你母親
的情形很少會翻頭轉向的。 」

我開始思想,我們能用我們的熱心,敬虔以及信心要求上帝
給我們特別的恩寵嗎?我們的熱心信心夠嗎?然而感謝在台灣
與美國數不完的牧長與兄姊以及眾親人,朋友不斷的代禱;上帝
終於特別憐憫開恩,讓她幾次起死回生,得以與遠道來看她
的親人朋友相聚,交談甚歡。我將永遠不會忘記最後上帝行大神蹟
讓救護車及時救她脫離死亡的邊緣:也讓她隔天早上由昏迷中
醒來,竟然不再需要靠嗎啡止痛過日,足足一個月之久。叫當時
在醫院,向我宣告母親將會在二十四個鐘頭內去世的醫生,護士都驚奇。
他們無法解釋--何以母親因末期癌症,遍體疼痛,住院時,得用多量
嗎啡止痛;出院隔兩天後,卻因而嗎啡累積中毒,缺氧,指甲變紫,
差點就去世,趕緊叫911再送醫院急救。之後,她醒過來,竟然能多活
一個月而豪無疼痛,無需任何藥物止痛,絕非通常的迴光反照而已。
當天母親緊急送醫院急救,半夜由加州趕到的老公,剛好看到母親
奄奄一息, 隔天又看到她醒過來,不再疼痛,也十分訝異。因為他看了
那麼多的癌症病人,也沒有看過像我母親這樣的病例。上帝實在憐憫
我們,為我們行了奇妙的大事。

若有選擇的餘地,我想誰都會選擇神蹟而不願走十字架的道路。
然而主卻對我們說當背十字架來跟從祂。我們活在即食麵及微波爐
的時代,卻特別沒有耐性。我們喜歡走捷徑,最好有神蹟奇事替我們
馬上解決一些頭痛的問題。 比方說,我們的壞習性,老舊人若能
一下子就不見了,該多好。 然而多少時候,主卻對我們說「祂的恩典
夠我們用。祂要在我們的軟弱上顯出祂的剛強」。正如保羅三次求主
拿掉他的剌,主卻沒有替他拿掉。主回答他說「祂的恩典夠用」。
暗室之后蔡蘇娟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上帝難道不能醫治她嗎?
然而神卻要她大半生在暗室發光,來安慰引導許多人認識主。

我多麼希望神全然醫好我的母親,然而最後上帝終於決定接她回天家。
我們仍然很感謝祂多給她一個月的生命。 她雖然死了, 因信仍然向
我們說話。神在她身上的大作為與憐憫也將永遠被我們記念,傳講。
但願我們兄妹能背起「失母」之十字架。勇敢向前行。

今年經濟蕭條,相當不景氣,我們迎接聖誕,你,我是不是願意學習
單單仰望主,背我們的十字架來跟從主。求主幫助我們的信心,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
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一切很不順利,經濟很惡劣) 然而我要因
耶和華歡欣, 因救我的上帝喜樂。 ”

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被遺忘的一頁台灣史「神靖丸」



2006年,在夏威夷參加完了老公四十年同學會郵輪大團聚後,隔天,我們拜訪了珍珠港,在那兒看了珍珠港事件的歷史影片。不由得想著如果日本當年不曾偷襲珍珠港的話,也許我爸就不會32歲,年紀輕輕就失去他的生命;這麼一想,眼淚就不聽話地直流。因為如果日本沒有偷襲珍珠港的話,美國可能就不會捲入二次世界大戰,當然更不會有太平洋戰爭囉。(日本軍閥所謂的「大東亞聖戰」)
事實上,對元兇日本軍閥或美國炸沉了我爸爸服役的船「神靖丸」號, 我沒有任何仇恨。一直到最近經由Eye Doc. 的「神靖丸」部落格, 我才知道是 38特遣隊,炸沉了「神靖丸」,讓我在母親肚裡就失去了父親。 其統領海軍副將約翰麥凱恩,是2008年美國總統共和黨候選人的祖父。這個發現是否使我不想投票給麥凱恩,即便沒有其他正當不想投他的理由呢?不,我仍有可能投他一票,因為我認為在國際事務及戰爭上,他應有更好的瞭解及洞見,只因他在越戰曾淪為戰俘。又共和黨總統通常對台灣較有利,較有國際觀。我只想說,對導致我父親死亡的人及其子孫我並沒有任何仇恨。
最近,有一位朋友在她的電子郵件向友人談及我爸爸曾當過軍醫,為日本帝國主義者效勞云云。她的評論雖無心,卻有些讓我覺得傷感情。這對那些被強迫徵召為日本政府前往太平洋戰爭的人是很不公平的。誠如Eye Doc 所說﹕
戰後的台灣處於尷尬階段日本人己撤走 國民政府來接收朝代一換新來的掌權者 好作超越時空的价值判斷被征召從神靖丸九死一生的倖存者有的後來還被誣為幫助日軍的漢(台)』,有理說不清
試想,台灣在日本政府50年統治下,灣人如果認同日本這個國家,有何罪呢?這樣的心態,何該非議? 我们豈能批评责怪他們呢?
雖然我的父親有机会逃跑,他並沒有跑掉。雖然有些人曾勸他逃跑過。例如,我的外祖父告訴他,船一登陸香港就可以逃走了。因為我的外祖父那一代,是遠在日本统治台湾以前的時代,外祖父當然無法認同日本政府。在吳平城醫師軍醫日記一書亦曾提到,我父親以及其他幾位有機會在香港或越南見到熟人或親人的,是大可乘機開溜逃跑的。不過,他也提到,如果任何人逃跑,其餘同船上的人,將受懲罰失去他們的自由。所以,我想我爸平日奉公守法,無法違背軍法,遑論逃跑。也不會想要害其他的同船戰友受罰,並且極有可能,他認為這是他的職責,保衛台灣和日本,義無反顧。(現在回過頭去看,我們可能會認為他們被外來政權洗腦,有著日本精神,效忠日本。)我也知道,有人用紅包就逃避被徵召;這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正直的人前往受害,行賄的卻得以保命。聽說郭鴻文醫師本來不在名單上,有人包紅包,得免出征,且轉而推薦郭家有一年輕醫師做他的替死鬼。我的堂哥也笑笑地告訴我,幸虧他爸爸沒當醫生,否則死的人應該是他爸爸而不是我爸,因他爸爸是老大,而且一家只徵召一位醫生。我聽了也有些難過,因為我爸就是孝順才立志學醫,以便繼承父業,讓袓父可以早點退休。聽說大伯父去日本就是不肯唸書,當然無法上醫學院。沒想到認真讀書,孝順父母的報酬,就是短命早逝啊。
我也從來沒想到我的爸爸與「靖國神社」會有甚麼關連直到前總統李登輝去「靖國神社」紀念他的哥哥,被抗議,我才想到,會不會我老爸名字也在裡頭?後來Eye Doc.證實了我的猜測是對的。
誠如Eye Doc.所說,那些沒沈船倖存的人 ,被視為台奸,只因國民黨接管台灣。 這樣的控告,實在是非常地不公平。
然而,人們不應該不斷地活在「如果某件事情不曾發生的話,該多好」及「萬一某件事情,如果發生的話杞人憂天,為將來擔驚害怕,或不斷地活在過去,無限地悔恨中而忽略「現在」。 什麼是更重要的?難道不是 現在? 上帝要我們現在做什麼呢? 我們應該如何珍惜自己的時間,去做一些榮耀上帝並有利於別人的事呢?
從前我總認為我是非常不幸的,在父親去世後才出生。.但現在我認為我非常幸運,及時搭上了我爸出征之前最後一班列車,能夠出生。在二次大戰空襲中出生, 增添母親及家人那麼多麻煩。幸好祖父是醫生可以在自家診所把我生下來。雖如此,祖父還得把一間產房的玻璃窗貼得烏漆墨黑,以防我半夜出生,若逢空襲警報,還可以點燈。當然,我也可能一出生,就是一條蟲啊?進化論者要我們相信,我們與許多其他動物並沒有甚麼不同。(Kafka就有一本小說,描述有天早上醒來, 卻發現自己變成一隻甲蟲的恐怖。)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所有出生為人的我們,都已贏得彩票,因為我們已打敗了極可能不出生或不被出生為人的或然率。
魚雷,子彈,炸彈是不長眼睛的,它隨意殺死任何行經它路徑的人。當年美國38特隊也不知家父搭的船是醫護船啊?( 沒有紅十字標記 ) 我也不記仇日本或美國,卻深知戰爭帶給我家無法瀰補的遺憾與痛苦。我多麼希望我們的世界不再有戰爭,不再有人因戰爭而像我的家庭一樣,失去親愛的家人呢。但人們因宗教信仰的不同, 種族仇恨等等, 要擁有真正和平, 談何容易呢?唯有仰望十字架上為我們釘死的耶穌,聽祂如何赦免釘死祂的人,我們才能愛我們的仇敵,不是嗎?
耶穌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大東亞聖戰」歷史背景請參看下連



Tuesday, December 2, 2008

屏東伯大尼之家縱火破案疑點重重(轉貼)

-為「愛心」作見證-

林 典 謨

今年十月三日下午五點左右,我在台灣從台東回花蓮的途中接到北加州長輩會鄭會長的電話,他說:屏東伯大尼之家面臨嚴重問題,許院長和師母因遭受外界不實的報導,內心很痛苦和無奈,極需要大家關心,鄭會長將探訪伯大尼之家的情況特別讓我知道。我受到鄭會長那樣地對伯大尼之家關心及對憨兒愛心的行為所感動,我對自己說我必須再回去屏東一趟。於是我在次日早晨即搭六點多自強號火車再回去屏東伯大尼之家瞭解近況,同時亦以朋友的身份安慰及鼓勵許院長和師母。我回來美國之後,陸續地看到伯大尼之家縱火案件的報導,因為消息的傳播,有些在美國的朋友也問我到底伯大尼之家發生了什麼事?我一直認為報紙的報導有點草率,警方在偵察火案過程中怎麼先將疑罪的事情發佈給報紙報導,在偵察進行中雖有嫌疑,但不應該在未定罪之前先報導,我相信事情的發生絕不像報紙所報導的。於是我就開始用心收集報紙或網站的報導。我覺得其中有兩天的報導似乎相互矛盾,報導的日期相差了51天。第一件事情於九月七日報導,內政部長廖了以很重視伯大尼之家連續被縱火,親自南下屏東關切。第二件事情在十月廾八日報導,屏東警察分局長葉明潭召開記者會宣佈伯大尼之家縱火事件破案。將這兩天的報導前後互相接拼起來,仔細的研究思考,使我對於葉分局長破案的說明有些質疑,下列幾點是我的質疑,希望有助讀者了解案情真相:

第一、警方發現縱火的原因是憨兒(警方稱為院生)長期被虐待,心生不滿才想要挾怨報復。

我的質疑:警方的偵察破案並沒有基於証據,而是基於想像的推論。我不知道警方送入檢察署的破案文件是怎麼寫的,警方的葫蘆當中藏有多少真實的証據,如依照媒體的報導 心生不滿才想要是假設的,是推想的,而不是証據,這種偵查方式是沒有人權時代的方式,違背依証據裁判的法治。如果偵察人員有機會上午七點40分到院方的地下樓,參加憨兒們的早晨詩歌讚美早會,花費一些時間與憨兒們在一起,看憨兒們歡樂唱歌手舞足蹈,就不會作這種推論。大部份憨兒們是喜樂的,絕對找不出有長期被虐待憨兒的徵兆。推論沒有確據,不算破案。推論不是警方專業,找出真實的證據才是警方的專業和職責。

第二、警方發現師母李。。(警方是否表示尊重無登名字,報紙刊登全名)恐嚇及命令憨兒做偽證,如果不肯配合就會被院內的老師以棍子責打及虐待。

我的質疑:警方的宣佈 1發現師母李。。恐嚇及命令憨兒做偽証2如果不肯配合就會被院內的老師以棍子責打及虐待。我認為這不是「毋枉毋縱」的偵察破案!關於 1)點的的質疑是:一個大人很容易用不同的言詞(引誘、施壓等)讓一個小孩在口供上,以有言或無言的表達方式,來承認他所沒做過的事; 何況憨兒,更加容易,在警方偵查室內恐懼環境中,稍加威脅,輕而易取其誘導的供詞。我認為師母李。。不會這樣做,因為她知道憨兒的智商,教唆也無用,憨兒豈不一五一十全盤洩漏出來嗎?關於 2)點的的質疑是:如果不肯配合就會被院內的老師以棍子責打及虐待。警方有實際的証據嗎?警方有驗過傷嗎?這是縱火犯罪的偽証嗎?這是破案的証據嗎?警方似乎在政府行政管轄範圍上越權?政府管轄及督促伯大尼之家的經營和運作,應屬於社會處或勞工處的職責。我相信社會處或勞工處每年都派有專員在做管轄及督導工作,如果院方真的長期虐待他們,難道這些機構多年來都沒有聽到抱怨的聲音嗎?都不知道伯大尼之家如此惡搞?如果警方只是自由心證,而不是誘導憨兒偽證取供,罪還可輕一級。猜測論斷不是警方的專業,找出真實的證據才是警方的專業和職責。

回想在2008年退修會,我與伯大尼之家的員工們一共有整整五天的接觸時間,三天在屏東,兩天在金崙。在金崙的時候,經常聽到從院方的員工來電話連續報告:先說:偵察人員要來查問院方;又說:偵察人員要調看憨兒的個人資料;再說:偵察人員傳調憨兒到警所偵訊;後來說:憨兒被調訊到很晚才回院內;接下來嘆聲說:憨兒回來後都很害怕而整晚在哭泣等等。這豈不是告訴我們,憨兒受到很多的驚嚇嗎?難道不是被逼供的嗎?(在破案限期的龐大壓力下,偵察人員恐嚇逼供憨兒乃是不難想像的。)況且,之前我們已說過,在此重述強調,我們多人,多梯次短期拜訪,均可見證憨兒們的喜樂,豈是長期被虐待的憨兒們所能展現的?

第三、警方發現院方早己知情院內縱火,卻刻意炒作,用來博取社會大眾對弱勢團體的同情。

我的質疑:如果院方早己知情院內憨兒自已縱火,在第十次的縱火事件上,警方一定索取到實據,而且院方一定會口服心服的接受警方所謂的一個半月來的不眠不休偵查找到充足的破案證據而認錯。為何伯大尼之家董事長楊四海在當日立即對警方宣佈破案發表聲明呢?。楊董事長是一位律師,難道他的頭腦不清楚而敢挺身為院方表達不同意警方的破案宣佈?我想楊董事長不是推論,他是用愛心、真心和良心來聲明事實。警方又以草率的推論說:院童(其實是憨兒)因好玩好奇的效應導致縱火,警方應該去請教專家,憨兒會有好玩好奇的智商麼?警方說到用自已縱火來博取社會大眾對弱勢團體的同情,更是曲解。難道所有的世界人士都是那樣的盲目,都是那樣的容易被欺騙麼?常用欺騙取得的機構是不能生存太久,也不會有長進,伯大尼之家是這樣的機構麼?我說「不是」。推論不是警方專業,找出真實的證據才是警方的專業和職責。

第四、警方指責伯大尼之家縱火案件造成龐大治安警力的浪費,嚴重濫用社會資源。

我的質疑:警察分局長葉明潭破案的記者會中說了這些荒唐的話。據報導這案件警方所投入的警力超過五千人次,一百名警方偵辦人員,24小時巡察及偵查,創下了屏東單一案件偵辦人數的記錄。我有兩點質疑:1) 是否伯大尼之家請求警方一定要花費那麼龐大治安警力破案?我相信院方沒有這樣的請求,這花費都是警方自已依照案情判斷作策劃和決定的。花費那麼龐大治安警力,完全顯示警方對這案件的判斷能力之欠缺,為什麼警方需要花費那麼大的社會資源去破這縱火案。有點常識的人,看了這縱火現況,可以推測是個人的犯罪,而不是集體的犯罪,這犯罪豈是高度生命危險的犯罪嗎?這指責應該是屏東縣縣議員替人民質問警方,而不是警方來指責伯大尼之家的錯失。2) 這案應先著手研究案件對社會治安危害的嚴重性,而計劃使用警力的多少。伯大尼之家縱火案並不是大謀殺案,如果是一件大謀殺案牽連數人死亡,警力花費創下了屏東單一案件偵辦人數的記錄,還說得過去。但是這案件只是局部遭受縱火,警力就以殺雞用牛刀的方式辦案,還自以為偵破了屏東最大的案件。台灣的刑事過程,好像警力破案歸破案,法院的審判歸審判,最後的公義要等待法院的審判來作決定,在其間百姓就遭殃。我的質疑還是警力的判斷能力,警力常藉限期破案的情況,花費 90% 的費用,去找出 10% 的效果,不知誰在濫用社會資源?。推論不是警方專業,有判斷能力及找出真實証據的能力才是警方的專業和職責。

記得我在前面曾提及兩件報導的事情麼?第一件在九月七日內政部長廖了以南下屏東關切縱火事件。據報導,當時屏東縣警察局局長陳家欽在廖部長面前曾承認而表示:他對部屬判斷力、警覺性不足,表達歉意。但是在第二件報導十月廾八日屏東警察分局長葉明潭召開記者會宣佈破案,他的表態與陳局長的表態完全不一樣,說得好像警方勞苦功高,一個半月來不眠不休,花費龐大治安警力,才破了案。仔細分析這兩件報導,實在有矛盾之處,在短短一個半月內,就從判斷力及警覺性不足的警方,而變成判斷力及警覺性充滿的警方。這使我很難置信,到底應該相信陳局長的話還是相信葉分局長的話呢?

最後的結論:我寫這篇見證的目的,乃是為著台灣社會仍擁有稀有又寶貴的愛心和真理作見證。警方宣佈破案可以說己完成任務了,把案件轉移到檢查署及法院,以後就是檢察署及法院的責任。雖然耗用龐大治安警力,己將罪草率歸諸五位憨兒及師母李。。即可以核銷公費,以後還人清白的責任,落於檢察署及法院,與警方毫無關係,反正警方己交差了事。警方沒有想到他們也是領人民納稅的薪俸人員,辦事要誠實,毋枉毋縱,問心無愧,陳局長也曾說過警方要有警覺性,我想,他的意思是說萬一調查個案有錯失,就會把百姓置於不公的困境之下,蒙受冤曲,遭受冤獄等等,不但受害者的肉體受到痛苦,在精神上也受到打擊,連家人也無辜地遭遇到煩惱不安或困擾的壓力,不知警方有沒有這樣警覺和體會?這些受害者的窘困,實難名狀,既便之後判決無罪,亦無法補償,全然還其清白。願上帝的慈愛和保佑與受害者同在,也求天父賜給台灣有一個光明和公義的社會。



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希特勒不也是高票當選的!

你看,如果上帝從祂的宇宙被驅逐出境,所有的地獄就遲早會鬆綁出現。 人們全然沒有辦法決定什麼「是非曲直對錯」,只有「權勢大,拳(頭)大就是對的」,真理公義全不見了。如果男人和女人都不需向上帝負責,那麼只要不被抓包,就都可以胡做亂為。如果今生就是人生的終點--我們何去何從,全無關緊要,也豪無目的--那麼我們全都能自己決定過我們要過的生活,盡情享樂,是否犧牲了他人,管他!

「但是,」你說:「有許多無神論者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並且相信民主」。 當然,我認識一些無神論者都是十分好的人們。 我是說, 如果終究真的沒有上帝的話, 他們沒有合理的基礎去反對別人為所欲為, 做出激烈的暴力行為。歷史一再向我們證明,丟棄在天上的上帝,我們在地上就別想要擁有真正的和平。.

我們也許會想,因為我們現在確實生活在民主的社會,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 真的嗎? 我們讚揚民主豈是因它保證帶給我們好的政府嗎? 不然, 在世界各地,經由投票也投出許多昏庸無能的政府來。可記得希特勒不也是高票當選的!民主確實保證的乃是我們能擺脫壞的政客,如果他們做的太爛的話, 可請他們下台。 但是,當決定是非,對錯的權力,不是操在極少數特權手中而是大多數人手中時,會發生什麼呢? 這下可好,藉助於多數人過半的投票,什麼難以想像的事物,都可被考慮變成為法律: 比方說安樂死--如果通過,老人的性命就沒甚麼保障; 或者只因父母施以溫和的肉體懲處或打手心,小孩就得被送走; 或者有人,甚至是主教,會被警察告發威脅,因為他們竟敢公開說同性戀是不對的。 但是如果我們沒有較高的法律可以上訴,所剩下的乃是「權勢大就是對的, 可以濫權」。 你可能不喜歡,但是你很少能據理力爭地反對。 每件事被降低成強人政治: 贏家乃是擁有最大聲音,壓制人民的意願與心聲或者有最大的棍棒,猛擊你的那些人。

且一個世界中如果沒有上帝,就無法設任何限制,也就可以無法無天。 六十年代的美國被稱為「許可放縱的社會」。 那不是十分正確的。 它應該已經是「滥權侵權的社會」-特徵是無論打破什麼規則都很興奮刺激。 但是當沒有更多規則可被打破時,尤其自從沒有上帝把規則給我們以後,會發生什麼? 答案混亂並且腐敗。 誰關心亂扔在週圍雜亂紙屑? 自從我們在Tate 畫廊看到由同樣雜亂素材組成的展覽,難看卻被稱為「藝術」? 如果最骯髒和污穢的語言現在來自我們電視上的「娛樂」節目,誰會關心五歲孩童口出穢言?。 我們所看見的,我們將看見更多更多,放棄離開上帝的一個世界, 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當一些人決定不理睬,背離他們的創造主時,乃是因為上帝允許他們有自由意志才能這樣做。祂任憑他們跟隨放縱自己的情慾並承受其苦果。 但是如果上帝真地完全放棄我們的話,我們將活在地獄中。其實,那正是我們在向前邁進的地方。 但是,難道不是,透過這個「放棄任憑我們」,上帝讓我們發覺忽略祂是一件可怕和愚蠢的事嗎?沒有祂,我們絕不能製造一個更好的世界, 乃是製造一個更壞的世界。 上帝如此愛我們,祂要我們知道正在發生些什麼,讓我們在太遲之前醒悟過來?

因此在永恆的過去,天父預定一個計劃,透過耶穌基督十架的死,祂為我們道德的造反,付出代價並且消除我們和造物主之間的障礙。 那天,上帝在基督裡,確實死去。 那天我們謀殺了我們的創造主。 但是,三天後,祂復活了,成為整個宇宙公義的王,有一天,祂將回來,把一切不對的事情,校正過來,那時我們將不得不全都站在祂審判台前。

當祂的聖靈住在我們當中,祂把新的心和新的力量賜給我們的時候, 這未來的新生命,現在就能被經歷到好些部份。 同時,今天祂邀請你接待祂; 加入心的革命,讓基督做你的領導者和你的朋友。 不要相信「上帝死亡」的謊話。基督是永遠活著的祂用愛呼喚你來與我們共享那種生命改變的實際經驗現在讓我們為你祈求吧.

(BH 節譯 全文請按下連)

http://bethinking.org/who-are-you-god/introductory/revelation-13-the-death-of-god.htm


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將真理拋在地上踐踏

毫無真理可言的「真理教」及「People’s Temple

30年以前11/18/1978星期二超過900People’s Temple成員在Jonestown一次大規模的集體強迫自殺事件中失去他們的生命。劇在圭亞那的叢林中的一個公社內發生,瓊斯( Jim Jones) 曾經承諾他的追隨者,人間天堂, 事實上卻是人間地獄--者把圭亞那公社描述為一個監獄營房。

當天來自加州調查Jonestown的一位美國的國會議員Leo Ryan 在機場跑道上,與一退者和三個媒體一同被瓊斯的手下營地那邊,瓊斯,則用武力支援捍衛,在一個自殺儀式中強迫他的追隨者喝下毒汁。 可嘆的是900多條生命就這樣白白犧牲掉。此慘案震驚了全世界。盲目追隨一位超人氣領導者的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歷史一直在重演,不知大家可還記得,1995年的一個三月天,日本真理教(オウム真理教, Ōmu Shinrikyō or Aum Shinrikyo)在日本地下鐵,施放極毒的Sarin gas 毒氣,導致五千五百多人中毒受傷,可以說是「真理重要性」最佳,最有力的反証;自稱真理教卻一點兒真理也沒有,可說諷刺至極。

據可靠的來源報導, 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當年四十歲,曾經去過西藏受到西藏密宗的影響,他宣稱他已達到了「至極的拯救」, 而在八十年代中,創立了「真理教」。該教在日本有一萬個信徒,在前蘇聯約有三萬個信徒,在美國,德國以及錫蘭也都擁有信徒。"Aum" 是印度文,"ShinriKyo" 意思是「至高真理」。他還宣稱他是第二次再來的基督。他像先知一樣的解釋 Notrasdamus語錄以及聖經啟示錄,他也預言像聖經所描繪的世界末日大災難。(1997, 1999 or 2000 A.D.) 據他宣稱,到時候只有真理教的信徒及全世界人口十分之一的人能夠倖存。(此預言現在皆已失時效報廢啦)

真理教的信徒被迫只吃滾煮過的蔬菜及米飯(吃素)。他們若拒絕捐獻他們所有的財產,就會被獨自關在一個小小間,沒有窗戶的監獄裏頭,在那裡面壁思過。

據日本現代宗教專家Winston Davis 的調查,真理教的信徒得交付 $ 250去買麻教主的洗澡水來喝,有些人則付 $11,000去買麻教主的血做成的補藥來喝。曾經測過麻教主腦電波之頭盔要賣十萬元,信徒的捐款及其他生意的收入, 讓至高的麻大師有足夠的錢去購買他的毒氣及其他的化學藥物。

至於那些發現誤入歧途,想要反抗的人的命運是很危險的,因為真理教對那些有嫌疑,說該教的壞話,或採取反對行動的人,施以細菌實驗,所以反抗的人不久就不見了。真理教也擁有一個特大的微波爐,可以很快地處置受害者的屍體。(以上是當年6月京都新聞服務處引用警方的資料提供的)在麻教主藏匿期間,他的徒弟們仍繼續攻擊一些公眾出入的場所,繼續他們殺害群眾的行徑。

以弗所書六章10-17節所提到的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相信我們當中許多人從小在主日學就很熟悉的。然而今天我們在教會的圈子裏,聽到的往往是強調信心,只要信的誠懇也就夠了。約翰福音四章耶穌與撒瑪利亞的婦人井邊對話裏,豈不是強調神是個靈, 所以拜祂的要用心靈和誠實去拜祂嗎?然而只靠「誠實」夠嗎?其實如果我們注意去讀英文聖經的話,「誠實」是翻譯的不夠正確,應該翻譯成「真理」才對。今天我們喜歡強調信心與愛心,然而信心若不是建立在真理上,則是一種不可取,不敢恭維,盲目的信心,可以導出致命的後果。Jonestown, Waco 的慘劇是很好的例子。盲目地跟從領導者,奉之如神,曲解,誤解聖經是很危險的。我們可以誠心地相信糖衣的毒藥是救命的藥 , 然而那樣子的「誠心相信」並不會救我們的命。Tylenol 命案的主角, 豈不是誠心相信他的藥是可以解決頭痛的嗎?哪裏知道他吃的藥卻是被人動過手腳的藥。在這末世,許多異端橫行,摻一點這個,那個,傳另外一種福音,我們卻一點也不介意; 像吃包肥(Buffet)一樣,全部鯨吞,我們信的像大拼盤(Smorgasbord )一樣,什麼都有;連徹底違反聖經教訓的東西,我們也當飯後甜點,吃的津津有味,且以之為風尚,心胸開闊地接受,畢竟時代不同了嘛。全不知道神在聖經裏啟示給我們的,重要的,主要的真理,全是不受時代影響,不會改變的真理。

自古至今,神不曾改變祂的心意,祂做事的原則,祂對罪的憎惡及宣告「祂是獨一的真神」,不可敬拜偶像等等,並不隨著時代或文化的不同而有些許的改變。有人像比拉多那樣地問:「真理是甚麼?」且說真理只是相對的,這世界上「絕對」沒有「絕對」的真理,然而為了否認「絕對」的真理,還得用上「絕對」這個字眼,豈不是很矛盾的嗎?可見,「絕對」的真理乃是獨一真神的啟示,縱然世上許多許許多多的事物只是相對的。

奇妙的是,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第一個項目就是真理的帶子。如果我們想要知道腰帶有多重要,可像當代的猶太人那樣,試著穿鬆散的睡袍不要束腰帶,行動馬上很不方便,甚至不能走動,又有些長褲如果不繫上皮帶,根本就穿不住的。可見其重要性。另一方面如果要舉重東西,也需要好好束緊腰部。不相信可以一試。再讀以弗所六章十七之最後一句, 則是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因此基督徒的軍裝乃始於「真理」,終於「真理」。而且必須是聖靈所啟示的真理,才是我們進攻空中的屬靈惡魔的利器。可是因為我們不常讀聖經,我們的箭常常是生銹的,遇到試探的時候,想引用神的話語來抵擋,卻記不清到底聖經是怎麼說的或在何處可以找到這節經節來應用。以弗所書六章十六節說信心乃是籐牌,可以擋掉那惡者一切的火箭。所以我們看到信心是用來防守的盾牌,今天我們卻常將信心當著攻擊的箭,攻擊别人沒信心,有時甚至用信心威脅綁架上帝,成全我們的私慾。我們與神爭論:「神哪,我這麼相信祢,祢豈可不聽我的禱告? 我做了那麼多見證,預先感謝過祢啦,祢豈可不成全我的祈求? 祢若不照應許讓我病瘉,讓我健康又富貴,則世人都要笑話祢的,祢會多麼沒面子啊,所以祢最好照我所求的來做」;無形中把 神降為我們可以操縱使喚的阿拉伯神燈,何等可怕及悲哀.

當然真理教像People’s Temple一樣都是很極端的例子,然而卻提醒我們, 「敬拜神當用心靈且在真理裡面誠心敬拜祂」的重要性。我無意貶低信心,愛心的重要性,然而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追求名利以及其他各種錯綜複雜的動機,也可以讓人們表現得很有愛心的樣子。所以當以聖經的真理來衡量其真偽。保羅提到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的時候,以真理開始,以真理結束,相信不會只是偶然的。唯願我們在真理的根基,神的話語上,扎根更深,是所至盼。


Thursday, November 6, 2008

還給憨兒平靜教養空間!(轉貼)

Your browser may not support display of this image.Your browser may not support display of this image.屏東基督教伯大尼之家


20081104伯大尼之家代禱信】

懇請迫切為真相大白,

還給憨兒平靜教養空間禱告

關心憨兒的弟兄姊妹們,平安:

您從報章媒體上獲悉,關於伯大尼之家縱火案,警方已於1028日宣佈破案,計有五名院生和一名員工被依公共危險罪移送屏東地檢署偵辦,執行祕書許李韻珊師母則依誣告、偽證等罪嫌移送。這樣的偵察結果,及許多媒體後續鉅細靡遺的杜撰、扭曲事實的報導,令院方受到各方抨擊,我們內心驚愕難平,極其憂傷。我們無力一一向外界澄清,神也教導我們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縱使同工們都已身心俱疲,不時流淚禱告,但仍要學習仰望等候,在這般巨大的屬靈爭戰中,靠主得勝。如詩篇3119-22節:

「敬畏你、投靠你的人,你為他們所積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大呢!你必把他們藏在你面前的隱密處,免得遇見人的計謀;你必暗暗地保守他們在亭子裏,免受口舌的爭鬧。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在堅固城裏向我施展奇妙的慈愛。至於我,我曾急促地說:我從你眼前被隔絕。然而,我呼求你的時候,你仍聽我懇求的聲音。」

伯大尼是本上帝之愛所設立,主說,「我們若做在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了。」 (馬太福音25:40)四十多年來,我們依靠的是上帝的信實,經歷為人開道路、開江河的神,經歷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熄。主教導我們,「你們說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便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神恨惡罪,人若詭詐行事,縱然無視於屬世的刑責,但豈能在耶和華面前站立得住呢?

我們誠摯感謝警方自九月初投入大量人力維護院區安全,亦尊重檢調偵查結果。一切交付法律程序,將由高品德專業的資深律師 楊董事長四海擔任義務辯護人,竭力釐清真相,期待毋枉毋縱。對於媒體報導有家長指控憨兒遭虐,體重驟降之事,已提出歷年來醫院健檢報告證明,謊言不攻自破。我們更感謝無數的志工及教會肢體,主動挺身而出,以他們實際到院參與憨兒生活的經驗,見證憨兒們的飲食起居及同工們對憨兒無私無悔的照顧;另傳院方假縱火真募款,財務部門亦已提供今年與去年度捐贈比對詳細數據,於101397屏伯政字第220號向屏東縣政府澄清報備,一切均屬正常,並無暴增現象,媒體眾多不實報導,令人深感遺憾。

這段時間的經歷,我們不敢想像後續還會出現什麼不可思議的謊言?但堅信神掌權,祂必看顧祂的羊群。懇請眾教會弟兄姐妹以愛扶持,持續為我們禱告!

    1) 為真正的肇事者禱告,迷惑入了他的心,不知道自己已成惡者的工具。祝福他回轉到神面前,求赦免得釋放,願意面對問題。

    2) 願神紀念警方及檢調的辛勞,引導他們偵察,幫助他們彰顯社會公義,早日真相大白,還給憨兒平靜教養空間。

    3) 求神幫助我們隨時儆醒,賜下敏銳的靈,明白祂的心意。受苦有益,必叫我們更深經歷祂的信實與憐憫。幫助同工們回歸平靜,更忠心服事回應神的愛。

這是我們的禱告,是我們深切的呼求,謝謝您持續禱告攙扶我們,使我們仍堅立在神面前。願 上帝加倍祝福您!

敬頌

主恩永偕

與您一同服事的

伯大尼之家福音關懷組 敬上

Monday, October 27, 2008

懷疑者的獨白

『上帝啊,我甚至不知道祢是否存在? 我是一個道地的懷疑者,我懷疑,我想祢不過僅僅是一個神話。老實說,我並不很確定我的懷疑是正確的(至少當我對自己完全誠實的時候);但是,如果祢確確實實存在且答應賞賜所有尋求祢的人的話,祢必定現在已經聽到我的訴求。 所以,我特此宣告我自己是一個尋求祢的人,是一個真理的尋求者。無論如何,無論何時何地,我想要知道真理,並且把真理付諸實行,如果祢是真理,請祢向我顯明。』

(原文請按下連)
Skeptic's Prayer
http://www.answertheskeptic.com/index.php/skeptics-prayer/2008/10/27

上帝的超維度空間(轉貼)

上帝能同時聽到和回答所有人們,在任何時候的所有祈禱。 不但如此,祂能看到所有人個體的行動,甚至那些在關閉的門後之行動。 這僅僅是基督徒的虛幻想望或者這是可能的嗎?

There is much evidence from both the Bible and from science that demonstrates God must exist and operate in dimensions of space and time other than those to which we are confined. God could not have created the universe if He were only a part of it. The Bible says the universe cannot contain Him (1).

According to particle physics and relativity, at least ten dimensions of space existed at the creation of the universe (2). Three of these dimensions (plus time) formed the space-time manifold that we can directly observe. The other six of these dimensions exist within the universe as incredibly compact dimensions of space. God must be able to operate in all of those ten dimensions plus more in order to have created the universe. A verse from the book of Hebrews suggests God created the universe out of some of the dimensions of space and time which are not visible to us (3).

The God of the Bible is invisible and cannot be seen except if He reveals Himself to us in a three-dimensional form that we can see. A being which exists in dimensions beyond our three spatial dimensions would be invisible to creatures (us) that can only exist in the confines of our universe (4)...

(全文請點下連)
THE EXTRA-DIMENSIONALITY OF GOD


(亦或點下連參考拙文)假如我是一個平面人
http://heartstring2.blogspot.com/2008/04/blog-post_25.html

Monday, October 20, 2008

基督復活有什麼獨特性?

Uniqueness of Jesus' resurrection
WHAT MAKES THE CLAIM THAT JESUS ROSE FROM THE DEAD UNIQUE? Question: What makes the story of Jesus’ resurrection different from other pagan resurrection stories, such as those surrounding the Egyptian god Osiris?

...If you examine all the alleged parallels to the Jesus story, this is pretty much what you find. Like they say,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

Having said this, I want grant that there are vague parallels to the Jesus story in pagan myths throughout history and around the globe. But far from concluding that these vague parallels in any way discount the historicity of the Jesus story, Paul and I argue that they actually confirm it. If the Jesus story is in fact true, we should expect parallels like this to exist. After all, one aspect of the Jesus story, extending back into the Old Testament, is the teaching that humans are made in the image of God (Gen. 1:26-28). We’re thus “wired” for God, if you will. Not only this, but the New Testament itself declares that Jesus is the light “of all people” (John 1:4, 9) who is always working in the hearts of all people to lead them back to himself (Acts 17:26-28, cf. Rom 1:19-20). We should thus expect to find “echoes” of the Jesus story expressed in the myths and legends of all people.

全文請按下連
http://funp.com/t467349
有什麼獨特性?What so unique?

Friday, October 17, 2008

成群老鼠來鬧洞房(轉貼)

彰化基督教醫院蘭大衛醫生連瑪玉姑娘新婚記趣
(原載 蘭大衛醫生與百年醫療宣教史)

1912/11/22 那天結婚晚宴結束後,我們坐上人力車,抵達五哩外的一處日式
溫泉館,風景如畫。依照日本家庭住宿的習慣,我們掛起了綠色的大蚊帳一幾
乎有整個房間那麼大;然後在榻榻米上鋪床就寢,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夜深了!原本想要一覺好眠到天明;萬萬沒想到,數十隻肥大的老鼠
突然之間,不曉得從那裡跑出來,在我們的房間到處奔竄,直往蚊帳的裡裡外
外,爬上爬下、進進出出。我們飽受驚嚇。這是我們新婚的第一個晚上。如此
這般地展開我們的婚姻生活,實在是奇特而且非比尋常。隔天早晨,我們乘船
前往日本。在那兒的幾個風景名勝,我們渡過了三個禮拜的美好時光;順道為
我們的新居,購買了一些傢俱。然後,就在回程的海上,我們共渡了夫妻生活
的第一個聖誕節。
烏龍晚宴
回到福爾摩沙後,我們住進了梅鑑霧牧師所籌建的新居「十二門徒」。
朋友們送來了許多的禮物,市長和許多的文人學者,也合送了一個雕工精緻且
會唱歌的衣櫃;我們必須分批邀請他們到家裡作客,表示感謝之意。
晚宴由我們的廚師一許敏,負責筵席以及招待事務的安排。許弟兄告訴我
們: 依照台灣的習慣,下午六時入席,請帖上就要寫下午四時。當時台灣人
的宴客習慣真的是這樣;開席的時間,總是要比請帖上印製的時間晚;往後
延遲大約一至二小時。於是,我們就在請帖上寫著:「下午四時入席」。然而
市長一接到喜帖,就邀集當地的士紳們說:西洋人的習俗和我們不同,他們說
的四點,一定就是四點;我們務必要準時參加。
宴會當天下午四點鐘,我剛換好禮服,許敏弟兄也還在廚房,準備今天晚
上的菜餚;就在這時候,市長和鄉紳們一行 大約3o個人,盛裝打扮,穿過
市街以及彎曲的小巷,準時在四點鐘,來到了蘭大衛醫生的紅磚柱樓「十二
門徒」。當時我們看著這群穿著湛藍、亮紫、銀灰各色盛裝的貴賓出現,大吃
一驚,幸好許弟兄擅長安排宴客場合,不慌不忙地把貴賓們請入客廳休息。
接下來,就由蘭大衛醫生和我負責招待客人;許敏弟兄則是火速動員鄰居前來
幫忙蘭大衛醫生將我一一地介紹給貴賓。當時我的閩南話還不是十分流利,
卻必須硬著頭皮,長時間地與大家交談,實在是一大挑戰。
晚宴的菜餚,在鄰居們的協助下,很快地就烹煮完成了。我們準備了八張餐
桌,每張可坐八個人,蘭大衛醫生和我跟彰化市長以及五位高官同桌,一盤盤
的美食順利地上桌,在最後一道甜點上菜之後,貴賓們再一次向我們道賀,
隨後告辭返家;晚宴終於大功告成。

後記:
高俊明牧師娘亦曾笑笑地說,她結婚那時真是住進洞房,因為山上的房子
很簡陋,牆上真是有洞洞的。看到他們像蘭醫生夫婦一樣,為了傳福音給
別人,過清苦的生活,真叫人肅然起敬。

Thursday, October 2, 2008

掉進古早糞坑的小女孩(轉貼)

郭鴻文醫師之三妹--陳郭明華傳奇的大半生 原載「永恒的生命」

我出生在傅統的基督教家庭,是第四代的基督徒。祖母的父親-李豹,是台灣第一代的傅道人。祖父郭洪建在賣魚, 他共有八個孩子,其中五個兒子是醫生。我的父親郭成章排行老大,他也是一位醫師。

我的一生,因為父母的基督信仰,也蒙上帝的眷顧。小時候,曾經不慎被小朋友推入糞坑,還好前一天,人家剛來挑肥,將糞坑的水位降低了, 所以我才未淹死。國小時,有 一次感冒,趁佣人去拿開水給我服藥時,自己一口氣,把六包退燒藥全部吃下,女傭年輕又缺醫學常識,還驚奇地跑去告訴母親,誇獎我能幹,幸好父親緊急救治,才末發生危險。有一次,郭束昭姑姑的小孩---當時3歲的李慶安醫生,因不慎陷入軟泥裡,幾乎沒頂,我竟然能奮力把他救了起來。在東港海邊,我也曾跳入海水中玩, 突然一個大浪打來,驚慌中自己爬回岸上。從小,神便在暗中一再保守我的生命。

我家住東港,父親就在那裡開醫院一慈生診所(東港鎮延平路l28號),他十分有愛心,常接待遠道的信徒到家中吃飯。曾經有人向他借錢,他不但末索回,還拿錢幫那人修房子。父親生熱心,助人,為兄弟、親戚、朋友、鄰人墊學費,所在都有,他的行止帶給我極大的影響。

當我們小的時候,每天早晨,父親非常注重我們的營養,一定給我們牛奶及蘋果吃。我常常把蘋果留下送給路上的乞丐,也常把路上的乞丐帶回家裡吃飯。

昭和十六年(民國30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我正好國小畢業,到日本就讀長崎純心高等女校,住在康嘉音姑丈家,當時康先生在日本開診所,虔誠愛主,家中每晚舉行家庭禮拜。有一次我想利用休假回台灣探親,但因少一張船票,而作罷。此艘原先我要搭的船,高千穗丸,在航行途中因觸水雷,而發生了震驚當時的沉船事件,船上有一些台灣人罹難。神再一次奇妙地保守我的性命。兩年後,因戰爭緣故,我們疏散到日木長田,因此我轉學到諫早高女學校就讀。

在升上中學四年級時,即昭和二十年(民國34年)的八月九日,上午十一時,長畸發生了舉世皆知的原子彈爆炸事件。不久我知道姊夫的屋主被炸死,特地買了來回票,正打算到長崎去慰問,在車站遇見三位台灣醫生也要前往,我因為空襲警報,心中感到不妥,就臨時取消去長崎的行程,沒想到竟然又因此逃過一劫,全能的神又一次把我從死亡邊
緣拉了回來。當時遭受原子爆炸的病人,就以火車運到我姑丈家中診所對面的國小集中救治,我想到「施比受更有福」(徒20:35),便主動去幫忙照料病患。其中有一位來自家鄉東港國小的鄰居,曾是我在長崎純心女子高校的同學,她因被原子彈炸傷,特地到我姑丈的診所求治,我便照顧她,直到去世為止,並為其遺容化妝。由於我曾經協助日本原爆賑災,至今領有日本「原爆手冊」,享受全額醫療公保及老人年金近3萬元的日幣,去世時,也可以支領喪葬補助,我感到很欣慰。

回到台灣,21歲時,經人媒介,我嫁入末信主的家庭,日日盡本份做媳婦,對公婆晨昏定省,婆婆生病時幫忙洗操、打針。當時因忙著家中的生意,加上孩子年齡尚幼,為了生計,經營新娘化妝,並很少到教會禮拜。直至有一次,上帝以夢境讓我知道:我在蜿蜓的小徑上,看見耶穌叫我,我一直辛苦地追索祂的腳蹤,卻苦苦不能近祂身旁。

我在陳家,婆婆信奉道教,在她未信主前,曾說:「死後,家裡才能舉行禮拜。」後來,蒙神的恩典,婆婆願意除去家中偶像,受洗、得救,真是感謝主,讓她人生最終能悔改信主。婆婆過世後,我又回到教會,為了能專心禮拜,當時禮服生意活絡時,我也交待家人:若有客人在禮拜時來談生意,不要到教會找我。因為自從聽到牧師說,禮拜時,要接受牧師在散會前的祝禱,才是有福的。我便決心不要在聚會中提前離席。

有一次,劉清仁長老的二公子所屬的教會需要建堂奉獻,因為當時手頭沒有足夠的錢,我正想借錢去奉獻。就在聚會時,家裡突然打電話到教會,告知有二人到店裡來租禮服,並己先付所有費用7600元,(…般規矩是只先付定金而已),而這些錢就足夠我來奉獻,上帝真是奇妙的神。因此,我心裡充滿感謝、喜樂地把全額奉獻,獻上百分之百的心意,因我知當我有所保留,就是損失。每次只要有奉獻的心、,神便賞賜,我常常經歷到馬太福音所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太6:33)

在我45歲那年,有一次與先生開車,經過潮洲大橋時,車門突然開啟,我摔了下去,所幸蒙神保守,讓我只是輕傷,我再次體驗神的應許「因他要為你吩咐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你,他們要用手托住你,兔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詩91:11-12) 以前我因怕人嗤笑,不敢做飯前謝飯禱告,怕被人笑,自從被選為執事,便決心好好讀聖經,禱告,認真追求主。也希望在家中有見證,為了能帶領家人信主,總是盡量凡事忍耐,盡力表現好的行為。盼望能全家歸主,這是我畫夜在神面前的禱告。2004年10月16日,我的丈夫陳耀火先生,82歲,已經受洗歸主。感謝神的保守與恩待。在他連續2年2次的中風,仍留存他受洗的機會。

現在年紀愈長,愈希望能抓住各樣的機會傳福音。有一年九月九日我搭亞細亞航空從桃園飛往日本在機上遇到二位來自高雄岡山的婦人正要到日本去幫傭,因不懂日文,且末到過日本我們便談起來。我向她們傅福音時,其中一位談到她身世坎坷,因拜神明而感到厭煩,曾主動到教會尋找真神,但卻擔心教會的人輕視窮人,而失望地不再去了。我向她做見證,正好她胃痛,我便留下胃藥及電話,地址,盼望她們能再到教會去。

我一生多次蒙神保守而存留性命,正如聖經所說「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徒17:28) 存著感恩的心,願把餘生獻給主。我因口才不佳,無法傳講長篇道理,只望能在日常生活中見證神,學習主耶穌為世人犧性的愛和祂憐憫人的心腸,來愛我週遭的人。

今年,我已經81歲,我感謝上帝造我、扶持我,雖然我經過患難,仍然可以安立在上帝的面前,享受祂所賜下的福份。

請參考以下三連:
自我懲罰的郭父--全家不能有笑聲:

高千穗丸遭難記

http://shinseimaru.blogspot.com/2008/02/update-3.html
孫醫師命大...他與廁所一起震落海裏,漂流海上,變成救他一命的救生艇

地獄乃是全然與神分離

最終對所有那些反對地獄的的回答反是問自己一個問題:“你要上帝怎麼做呢?” 消除人們一切過去的罪過?同時,不惜一切代價,排除所有的困難和提供所有超自然的說明嗎?...

若要看更多的討論及原文,請按下連
http://funp.com/t430347
地獄乃是全然與神分離HELL: SEPARATION FROM GOD

信心的擋路大石

“為什麼耶穌需要被釘死?” 很難想像,幾乎2,000年以前,一個人做任何事物,能對我們現在的生活,有一種直接的影響。 同時,我無法看到耶穌的死亡如何能能補償世界的一卻罪惡?...

若要看更多的討論及原文,請按下連

http://www.leaderu.com/isr/articles_resources/whydidjesusdie.html

上帝是自我虐待狂或被虐待狂?

為什麼耶穌基督需要為了我們的罪死去? 如果上帝定規所有的規則,祂為什麼計劃祂的兒子,其實還是祂自己(三位一体),需要為了我們的罪代死。祂無法僅僅寬恕我們的罪嗎? 似乎上帝是一位劇作家兼大導演,需要製作這種大片子 ,來擦去我們的罪,而不能僅僅使用祂的超人能力,就擦掉我們的罪。似乎上帝是自我虐待狂或被虐待狂,竟然設計這個宇宙,讓祂自己需要在十字架上死去。何苦呢? (疑惑,迷茫,百思不解!)請分享你的高見!

若要看更多的討論及原文,請按下連
http://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80831234151AAtdUTv
Why would God need to die for our sins?

Thursday, September 18, 2008

空的墓
Âng Bí-hô 曲 詞
空 的 墓! 空 的 墓!
你 兼 知 影 是 安 怎, 彼 個 墓 空 空 ?
什 麼 人 敢 偷 取 ? 什 麼 人 那(hia) 好 膽 ?
偷 取 耶 穌 的 身 屍.
伊 講 耶 穌 的 學 生, 跑 來 搬 身 屍. 你 兼 欲 相 信, 一 陣 無 膽 的 學 生
敢 來 偷 身 屍 ?
你 看,1 彼 個 勇 敢 的 彼 得
三 次 不 認 主, 何 況 其 他 的 學 生.
你 兼 要 相 信, 一 陣 勇 猛 的 羅 馬 兵 丁,
攏 睏 睏 去 ? 攏 睏 睏 去 ?
伊 攏 地 睏, 不 怕 斬 頭 ?
伊 攏 地 睏, 2 不 過 攏 知 什 人 偷取 ?
今(tan), 學 生 軟 弱 變 勇 壯,
多 馬 懷 疑 變 確 信,
馬 利 亞 流 目 屎,見 主 就 歡 喜.
五 百 ê 人 同 時 陣 見 著 復 活 主.
空 的 墓! 空 的 墓! 救 主真 正 有 復 活! !

1彼 個(hit-ê) 2不 過(iau-kú) 3同 時 陣 (kâng-sî-chun)

白七傳主題歌

空的墓 BH 曲 詞 (簡譜聲調高低及拍子很難輸入, 請見諒)

4/4 C
|6 3 3 • 0 | 3 6 6 • 0 |
空 的 墓! 空 的 墓!
|6 7 1 2 3 6 5 | 4 3 2 4 3 - |
你 兼 知 影 是 安 怎, 1彼 個 墓 空 空 ?

|6 6 5 4 3 1• | 3 3 2 1 7 7• |
什 麼 人 敢 偷 取 ? 什 麼 人 那 好 膽 ?
(hia)
|1 7 6 5# 5# 7 6 | 6 - 7 7 |
偷 取 耶 穌 的 身 軀. (In)伊 講
|1 7 6 1 3 - | 6 6 3 1 3 - |
耶 穌 的 學 生, 跑 來 搬 身 屍.

|3 6 1 7 | 6 - 0 3 3 |
你 兼 欲 相 信, 一 陣
|1 3 1 6 3• | 3 3 5# 7 6 - |
無 膽 的 學 生 敢 來 偷 身 屍?
E 調 |3 - 4 - | 5• 5 5• 5 5• 6 5 |
(E3=5#C) 你 看 1 彼 個 勇 敢 的 彼 得
|4 3 2 4 3- | 7 1 2 2 2 3 1 |
三 次 不 認 主, 何 況 其 他 的 學 生.
|3 4 5 6 | 7 - 0 0 |

C 調 你 兼 要 相 信,

|5 5 1 1• 1 2 | 2• 3 1 0 |
一 陣 勇 猛 的 羅 馬 兵 丁,

|1 7 7 1 - | 7 7 7 1 - |

攏 睏 睏 去 ? 攏 睏 睏 去 ?

|5 1 2 3• | 6 •4 2 5 |

伊 攏 地 睏, 不 怕 斬 頭 ?
|5 1 2 3• | 4 •2 7 2 |

伊 攏 地 睏, 2 不 過 攏 知
|1 1 2# 3• | 1 - 5 5 1 1 |
什 人 偷 取 ? 今(tan), 學 生 軟 弱
(sian-lâng)
|2 2 3 - | 4 4 2 2 7 2 5 |
變 勇 壯, 多 馬 懷 疑 變 確 信,

|4 2 7 7 2 5 6 •7 | 1 2 3 - |
馬 利 亞 流目 屎 見 主 就 歡 喜.

|6 • 1 7 6 | 5 6 7 5 7 |

五 百 ê 人 同 時 陣 見 著
|7 2 1 - | 1 3 3 - |
復 活 主. 空 的 墓!
|3 6 6 - | 6 7 1 2 3 1 |

空 的 墓! 救 主 真 正 有 復

|6 - 0 0 ||
活.

1彼 個(hit-ê) 2不 過(iau-kú) 3同 時 陣 (kâng-sî-chun)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台語劇: 白七傳



(版權所有, 歡迎採用, 但請告知並註明出處)

BH 編劇

劇中人:

白七﹕顧守耶穌的墓之兵團團長.
彼得: 有過三次不認耶穌的門徒.
馬肥耳(馬勒古): 大祭司的僕人, 我的耳仔被彼得削下來,
佳哉耶穌真仁慈,有給他裝倒轉去.
大鼻: 馬肥耳的親戚, 當時在場.
使女:大祭司的女僕人
四鬼 及 白七的某 及阿三…等僕人們 .

第一幕﹕彼得佈道會會場
(*彼得佈道會,聽道的人很多,所以由會眾權充,大家唱短歌“來信耶穌,來信耶穌…”* )

馬肥耳(馬勒古)﹕(* 自言自語*)夷,台頂這人真面熟,不知呧那里(to-uī) 曾見過?
對了,伊兼拇是(m̄-sī)削我耳仔的那個人,人人攏講我肥耳這對大耳真是福相,拇久(m̄-kū),樹大召風,耳大也召災。話講倒轉,嘛佳哉,我的耳仔有夠大,才沒削著面。閣卡佳哉的是耶穌真仁慈,有給我裝倒轉去,祂真正是愛對敵。那無,我右手邊就減一個耳仔啦。今我欲聽看他底講什物?有機會我也要找他算帳。我這對肥耳也足有路用,是順風耳!與千里目同款好用,遠遠就聽到消息,必要時就溜韁(liu-kiang)。三十六計,走是上策。

大鼻﹕安尼,你泰予(hō•)耶穌的學生削著你的耳仔?你泰無卡緊跑?

肥耳﹕(* 低下聲來,發現自己太吹牛了,找個台階下*)無法度啦,什人叫我做大祭司的奴僕呢?除非我辭頭路,若無,那次的災禍我是逃不了的。

彼得﹕各位兄姐,我是彼得,是耶穌上無效的學生。耶穌實在有復活,閣顯現給阮看,若無,我打算再轉去抓魚啦。跟祂三冬,到路尾,祂竟然給人抓去釘十字架,俗語講“死就息了”我足失志,轉去阮厝裏,予阮某笑我無路用,只會跟在拿撒勒人耶穌背後
走,一點路用的無。。。

肥耳﹕(*帶諷刺地插嘴*)什物人講的,你足勇敢,有人看到你拿刀削大祭司奴僕的耳仔呢?

彼得﹕有影,頭起,我親像足勇敢,好膽削人的耳仔;拇久̆(m̄-kū),講起來真見笑,到後尾,我竟然三次不認耶穌,我一向以為我真勇敢,閣誇口講“設使若著與耶穌死,我嘛甘願”。想不到,到時竟然一點兒勇氣都無。各位,我今天這尼勇敢站在這,就是因為耶穌真正有復活了。祂就是咱所底等待的彌賽亞,恁若信祂,就會得著新的活命。嘛會看著上帝的榮光。。

白七﹕(* 把彼得抓下台來,自己上台去* )恁大家拇倘(m̄-thāng) 聽他亂講,我是
顧守耶穌的墓ê 兵團團長,我上清楚,耶穌的屍體就是祂一群學生偷搬的。我親目看著的。

肥耳﹕(*不服,也上台去*)安尼,你泰不給尹攏總抓起來?

白七﹕阮。。阮足愛睏。。。

肥耳﹕你不驚嶄頭(chām-taû)?

白七﹕我。。我。。
(* 台下,眾人議論紛紛* )

大鼻﹕哼,拇是我呧吹牛(雞嚷 ke-kui)凸風(pòng-hong),我這支大鼻是虎鼻獅,嘛是遠遠就會聞phīⁿ到麻煩的代誌。比肥耳的順風耳閣卡厲害,是正港的萬里鼻,會通聞phīⁿ到萬里香,萬里臭。我現在有聞著一些怪味;我還iaū記得剛才被抓下台的彼得,耶穌受抓那晚他有與阮做伙烤火,彼時陣,他的面青森森,不敢看阮。我對他說”我親像有看著你與耶穌在客西馬尼園ê款“(因為我親像有看著他削我的親戚肥耳的耳朵)”他聽我講安尼,真著驚,若親像弄破膽ê 款,卡緊講“無這款代誌,我根本的不識(m̄-bat)耶穌。”他本來彼尼勇敢,泰彼晚破膽,變甲親像貓鼠彼無膽?奇怪,現在泰會閣這尼勇敢起來呢?

彼得﹕(插嘴)你講了真對,我彼hit晚,有影是安尼。

使女﹕對,對,那晚你問了(liaù),我續下去問他”你親像與耶穌同黨,因為你與耶穌講話相款,有足重的加利利腔(khiuⁿ)?”他一點兒也無承認,並且卡緊咒詛講他拇識(m̄-bat̆) 耶穌。
因為他真驚嚇。耶穌實在有夠可憐,尹的學生中上勇敢的也變成那麼無膽。其他的學生閣卡拇免(m̄-bían kóng)講,都跑光了。(M̄-kū) 拇久,奇怪,現在他泰會這尼勇敢?兼會耶穌真正復活了!

彼得﹕真正,真正,耶穌真正有復活!

白七﹕亂講,死人泰會復活呢?我明明看到尹īn來搬耶穌的屍體。

肥耳﹕安尼,你泰不給尹īn攏總抓起來?

白七﹕真不湊巧,彼當時阮足愛睏,阮攏睏睏去。等阮醒起來的時,尹īn已經搬走了。

大鼻﹕夷,恁lín攏底睏,泰知影是什麼人偷去的?

白七﹕哦,我有聽著聲,我揉我的目睭,揉揉啦,就看到耶穌的學生底搬屍體,但是我足愛睏,無法度捉尹。

肥耳﹕你剛剛拇m̄是講,恁醒起來的時,尹已經搬走了,現在,泰閣講看著尹在搬呢?你兼不是自相矛盾?耶穌的學生兼有穿制服?尹兼有青面貓牙嘛?恁目睭蓋蓋(khé-khé) 泰也ē 知影尹是耶穌的學生?

使女﹕奇怪,恁泰會一團的軍兵攏睏睏去了?恁兼拇是m̄-sī 堂堂羅馬大帝國上勇的兵嘛?
恁是吃什物,集體中毒,昏昏睏睏去呢?恁拇驚(m̄-kiaⁿ)給總督聽到,抓去嶄頭(chām-thâu)?

白七﹕總督彼hīa,有祭司頭會替阮講話,阮拇驚m̄-kiāⁿ。(* 龜腳跑出來(sô-s0̂ chhut-lâi) ,變面,惱羞成怒* )無管安鑽an-chòaⁿ,反正就是耶穌的學生搬去的,你們若再無聽話,我就要捉人了。事實上,恁無申請登記就自己聚集,已經犯非法聚會,來啊,給尹攏捉起來!(*講了,吹起哨子來,一些埋伏在會眾裏的便衣警將他們通通抓走了*)



第二幕白府(十年後,白七重病快死了)

白七﹕(* 一面講,一面咳嗽,咳的好厲害*)
阿三啊,卡緊叫我的bó•來。我快要死了,(咳嗽)叫大家攏來,我這個病是無醫了。我有要緊的話欲對恁大家講。對了,那個彼得, 緊去叫他來,卡緊,卡緊(* 咳嗽*)那無卡緊講一些心中的話,恐驚無機會了。(* 一會兒 工夫,除了彼得,家人,僕人全到齊了* )

白七﹕恁大家兼知,良心的控告就是活地獄!這十冬來,我一直向人宣傳耶穌的身軀是
祂的學生thāu搬走的。事實上,我心內真清楚我是世界上蓋大的”白賊“,因為我親眼看到耶穌復活,也看到天使搬走封墓門的大石,將它搬上小山坡上去。不過,我收到祭司的大把大把的金銀財寶,就出賣我的良心,叫部下四處(sì-ka-kè) 傳這個白賊話,自己也四處(tak-sì-kè) 壓迫信耶穌的人。無不對(bô-m̄-tioh),我變甲kà足富有(hó-giah),錢箱多(siuⁿ- chē) ,我就花天酒地, 嫖,賭,飲(phiâu, to•, im̀) 攏總大大甲享受

白妻;你足夭壽,足無天良!。。。

白七﹕你不要插嘴,我快要死了,你還與我,槍話講?!。。起初感覺足鬆快,若像吃仙桃,總是無久就發現金錢無法度買平安,我的心越來越無平安,常常睏不去。吃
安眠藥嘛無效,我就灌酒,灌甲醉醉,猶原無平安,越來越睏不去。我也一直吃煙,想要壓制良心的控告。卻一點兒也無效。阮某箱(sīuⁿ)噪唸(chāu-liām),我jiū 四處找相好,找紅粉的知己。

白妻;藉口,藉口,你這個老不休的風流老鬼!。。

白七﹕總講,安尼我漸漸變成酒鬼,色鬼,煙鬼,真見笑,攏無底顧家庭,現在著肺癌,真是報應。希望恁攏原諒我。不要學我ê 款,一定要做一個老實人。白賊七將死,吐出真話,拇愛(m̄-aì) 閣再講白賊啦。。。

鬼頭﹕(* 不等他說完*)卡緊拖他走,讓他閣講下去,還得了,咱煞攏無功勞去,無采以前咱在他身上下那麼多(hiah-chē)的功夫。

白七﹕(* 大聲驚叫*)夷,那是誰來了?不得了,我真是活活見到鬼了。

鬼一﹕白七,我來接你回去了。因為你是阮的忠實信徒。

白七﹕恁找拇對(m̄-tioh)人啦,我不認識恁,我也不是,不是恁的忠實信徒。

鬼二﹕拇久(m̄-kū),阮卻非常認識你。

鬼三﹕對,對,凡若愛講白賊的人攏是阮的徒弟仔,徒孫仔。恁兼無聽過,魔鬼就是所有講白賊的人的老爸,因為魔鬼從(tuì)上起頭jiū 講白賊。

白七﹕救命!救命!彼得來了沒?彼得啊,救命!

鬼四﹕太慢啦(siuⁿ- bān-lah ) ,何況彼得也是人而已,他無法度救你了。

白七﹕我的天啊,真正是有鬼,真正是有地獄,我看到地獄之火底(te)等我,泰攏沒人甲我警告呢?

鬼頭﹕拇免(m̄-bían) 囉唆(lo-sō),緊走。(* 眾鬼拖他下去* )

幕下, 全劇完(人若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白七傳主題歌)

http://heartstring2.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8.html

Tuesday, September 16, 2008

巧遇地質物理學家

有一個夏天, 悶熱的七月天下午,我帶著2個女兒去上鋼琴課。因為剛換了新的老
師,所以我就進去,坐在那裏,觀察這位新的老師。沒想到小孩的琴聲卻引來鄭博
士。(鋼琴老師的丈夫,那天他剛好在家,他們兩個人都是韓國人)

簡單的寒暄過後,我問起他們的信仰,因為我知道許多韓國人在本國時,非常熱心
愛主,但到了美國以後,都不再熱心,不知是什麼緣故?結果他要我到Family Room
去談,原來他在韓國的時候,也常去教會。然而到美國以後,看到很多美國的基督徒
都有強烈的種族歧視,覺得教會裏似乎偽善的人太多了,因此不再去教會。雖然如此
,他仍然追求探索生命的奧祕。他告訴我他是個地質物理學家,而且常被邀請到各國
去發表演說。許多次都是帶著月球上的石頭,去展示及演講的。有一次,他與幾位諾
貝爾獎的得主一同被請去參加一個國際會議,其中有一位與他同寢室。於是他便請教
這位作者--專門討論地球的年齡及宇宙萬物的來源並且得過諾貝爾獎金的專家,到
底「生命的來源是什麼呢?」。沒想到那人回答他:「我不知道!」並且他坦白承認
,越研究越不知道,越無法了解宇宙萬物的確實來龍去脈。那人告訴他,窮畢生的精
力,努力研究,仍不得結論,有時真的很灰心,想不要那麼嚴肅,乾脆翻翻
「花花公子」雜誌就算了。

當時上帝給我的靈感,使我想起了聖經的話以及一位傳道人的講解,於是我對他說:
「世界上沒有人能像耶穌那樣確實的宣告「我知道我從哪裏來,往那裏去」因為耶穌
基督是神,所以他能做那樣獨特的宣告。

接著,我把以前看過的一篇文章「蛻變」(Metamorphosis) 與他分享,該文的作
者,以寓言的手法,談到一群聰明絕頂的蝌蚪,如何在池塘裏開哲學會議,嚴肅地思
考「如何離開水,仍然能夠存活」,也就是說仍然能夠呼吸。顯然的,他們無法了解,
何以他們的伯叔們,竟能離開池塘而存活。他們討論的死去活來,卻沒有結論,百思
不得其解,敲破了頭,都無法了解何以如此。然而有天,當它們變成青蛙的時候,他
們再也不需要辯論。生命的蛻變叫他們能夠說「原來如此」。像這樣,我們活在三度
的空間裏,也無法了解神的國度之奧祕,唯有重生,得著上帝的生命,生命全然改變
以後才能了解神的救恩,體驗到神所賜新的生命。
(此文我已轉貼過了, 欲看全文請按下連)

蝌蚪大學的雄辯家 (轉貼)
談著,談著,小孩的鋼琴課結束了,他的太太及兒子都加入我們討論的行列,簡直
欲罷不能,最後他建議下次我帶小孩來上客的時候再繼續討論。在回家的路上,
我由衷的感謝神,賜我適當的言語,勇敢的與這位科學家談到信仰,雖然我是那麼的
不配,然而神卻照祂的應許,預備了該說的話.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巧遇了. 原載迦南美地 Nov.1984)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上帝的指紋到處都可被發現!

black hole particles escaping

記得愛因斯坦冥壽百週年紀念那年,各電視
台競相慶祝讓人們得以觀賞到根據他的相對論
對宇宙的終結命運所做的詮釋,藉著電腦的幫
把宇宙最後的景況栩栩如生地展現在電視
銀幕上。
當我看到,一顆顆的星星都變黑而消失時,
不由地拍案叫絕,因為那像極了聖經早就描繪好的
世界末日的景況:「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
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墮
天勢都要震動。」(馬太24:29) 當年
Black Hole好像才被發現不久,是熱門的話題,我們
不知這些天文學家,不久的將來又將會發佈什麼驚人的
大發現,當年經由重新整修裝置的Hubble太空望遠鏡、
他們發現宇宙年齡遠比以前公認的年齡年青:因為宇宙的
擴張率如果不是一個常數,而是像汽球澎漲的模式的話,
則宇宙在較短的時間就可澎漲到像現在的大小,比原先
估計的數目可以幾乎減半,況且科學家們原先估計的宇宙
年齡是7億年20億年也遠非十分準確的一個數字,若用吹
球的模式去計算宇宙的擴張率可得宇宙年齡約8億年,
而某些星球的年齡竟然是宇宙年齡的二倍,也就是說女兒
的年齡竟是母親的兩倍實在矛盾不合理之至。可見宇宙
的年齡實在尚待定奪,修正,我們有理由相信天文學家
還會繼續不斷地修改宇宙的年齡會逐漸地接近聖經的模式。
(詳見Newsweek Nov.7.94)
另一方面,聖經實在沒有明確告訴我們.
在何時創造天地的我們大可不必只根據聖經的
族譜記載去推測;因為聖經記載的族譜,有時是
跳代的有時則是挑在神眼光中算數的年代記的,
所以該隱的後代,到後來就不再被提起。因此硬
要用聖經祖譜去推算人類歷史的確實長短,倒是
大可不必搞不好、還會重演以為地球是宇宙中
心的笑話。畢竟聖經不須更改主耶穌說天地要
廢去,的話卻永遠不改變,存到永遠。(
25:35)先知們及耶穌早就預言「天地要捲起來
天勢要震動」,科學家卻一直到二十世紀,愛因
斯坦的相對論以及Hubble望遠鏡才發現宇宙仍
繼續擴!
詩篇 ll8:89 早就向我們宣告「耶和華啊
祢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詩篇 l91~4
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
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它
是無聲的言語,卻沒有任何一種語言,不能
懂它們的訊息,它們的聲音傳到地極,傳遍全世
界。當然聖經所指的並非看Horoscope或用星相
學來相命、來傳揚宿命論、而是像詩篇 8:3-4
大衛所發出的感嘆,「我看祢手所造的天及月
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世人算什麼,你竟然
顧念他們?大衛年青時,在野地裡牧羊夜裡
常有機會仰觀群星,不由地感嘆造物主的偉大及
祂對人類無限地,長,闊,高,深的愛心及忍耐,正
如羅馬書 l:l9 所說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
能及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
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我們處在這末世,魔鬼及許多所謂的聖經學
自由派的神學家們,正大力地攻擊神的話,依
照人屬世的眼光,不相信超自然的神可以行神
蹟,任意更改扭曲神的話語,以為聖經已經過了
那麼久的年代誰能確保其正確無誤?
神的話安定在天,永不動搖。創造天地萬物
的主宰,在天上地下(望遠鏡裡似乎只能見到的宇宙
十分之一而已)及顯微鏡下(DNA RNAGenetic
Code等等)祂都為我們留下祂的Fingerprints
(指紋)為我們留下了祂的話語的原版,是不可
爭議,無法辯駁的叫我們可以低頭敬拜祂,叫
我們可以放心祂必定保守祂的話語永不失
誤。讓我們同聲讚美!也多多歡迎存疑的朋友們,
像多馬一樣地去求証;創造天地的主,賜予我們
腦袋的主,絕不會因為我們用腦袋,用理性去思
考,祂就消失無蹤了。若是如此,我們也沒有必
要相信祂,相反地,我們若平心靜氣、不先存許
多偏見,好好研讀聖經,撿視不勝枚舉的証
以及聆聽多如雲彩的見証人神會照祂的應
許,叫尋找祂的人,尋見祂,並確知聖經乃是神的話語,
叫我們能同聲歡呼祂是主,奇妙的主!
後記:
雖然有些人把這些有關世界末日的經文
著抽象的意義來解釋然而我相信,隨著科學的
發達,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像我一樣地深信不疑,
這些末日的描述,乃是真正的天象變化,而非只是
文學上誇張的描寫手法。曾幾何時,人們對彼得後
(3:10)所載:「天要在巨響中消失而一切
的元素都要被火燒毀,地和其上的物質都要被燒
盡。」譏為無稽之談,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原子
彈卻震醒了人們知道人類智慧的結晶,若與神
背道而馳,則是自我毀滅而己,
或許有人以為聖經所載也只不過是天方夜
如同后羿射下九個太陽的故事,是在科學未發
達以前,人們用豐富的想像力,企圖去解釋自然
界的萬象而已。若是如此則隨著科學的發達,
這些神話就會站不住腳的、而聖經對自然界的解釋
卻越來越穩固。可見神的話是何等可靠及特出!
我們理當更有信心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