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7, 2012

邂逅熊哥記



這個週末剛遊2天優勝美地(Yosemite National Park)回來,感觸良多。

想當年年輕時,有一次帶2小女兒在Yosemite參加露營,在帳篷裡睡到快天亮的時候。忽然被一陣腳步聲吵醒,朦朧中,聽來像是熊哥來偷襲。腳步聲,蟋蟀--蟋蟀,越來越逼近,看來的確是衝著我們的帳篷來的,不一會兒功夫,熊掌就已按在Zipper 上了。嚇得我魂飛天外,我趕快大叫一聲熊來了,想要搖醒睡夢中的2小女兒。忽然那熊低沉地開是我!我這才回魂过来,是老公'柳哥'回來了。原來前一天晚上在我們的營區, 有一些悪少佔據我們的營地,在那兒起火,飲酒作,吵吵鬧鬧,被我們請Ranger把他們趕走。之後我們很擔心他們會回來跟我們算賬,搗蛋;所以一些男士就自告奮勇要輪流值班保衛營地。老公也加入他們的行列,因此老公清晨才值班回來,卻把睡夢中的我嚇了一大跳。

另一次與熊哥擦身而過則是在Sequoia National Park。傍晚時分,它就來拜訪過,大家楽翻天,驚叫聲此起彼落。當時我們租了一個小木屋,屋內推柴火任我們燒,天冷我不断添加柴燒了一夜爐火,讓一家子安睡,不亦樂乎。夜半時分, 我去上廁所,看到滿地都是的腳印,好是嚇人。原來熊哥來巡視过了.怪不得Ranger 白天教我們唱了一條兒歌“ In Sequoia,倒垃圾的全是熊哥”的確如此!哈哈!

又大女兒'怡然' 2 歲半時, 我們載她去黃石公園玩,有人開車窗用Hot Dog誘引熊哥,後面的車子停了一大排看熱鬧。怡然卻宣稱“Bear來看''(她自稱)。天真的童稚之言, 害我們笑彎了腰,我們只好笑笑地告訴她,非也,熊哥是出來吃Hot Dog的。你看人從小就是那麼主觀地去看事物。而有些人好像沒長大過,一直都是非常主觀及自我中心,全世界都是繞著他/她轉的,不是嗎?

以上皆為我與熊哥的一些因緣際會, 與大家一笑共享。( The photo below is a famous falling bear (from the tree) after it was shot with a tranquilizer. it was in the news, The bear is not doing a stunt show.)




Sunday, August 5, 2012

求主賜福如日紅!

吾兄賢造七十大壽(7-21-2012)
人生七十才開始,
喜吾兄剛出世。
網球桌球攏真勇,
自幼聰慧數理通。
善良溫順人嘔樂,
大舅叫伊賢造佬。
疼某顧某無嫌苦,
載出載入無弄鼓
殷勤事主學吉他,
雖無琴手也無差。
教會社區服務人,
縱東縱西目揪紅。
舍人叫伊要姓洪,
求主賜福如日紅。

Thursday, June 21, 2012

池塘裏的鯉魚--BH 摘譯自 “Hyperspace”






池塘裏的鯉魚--獻給一些自以為沒有靈魂的人們--

BH 摘譯自 “Hyperspace” by Michio Kaku



我記得我的父母常常帶我去舊金山的日本茶亭花園。我童年最愉快的回憶就是蹲在水池旁邊,看著五顏六色鮮麗的鯉魚在水裏荷花下面悠游自在的游泳。
在那些安靜 的時刻,我很自由地讓我的想像遨遊,我問我自己很多天真浪漫的問題,也就是只有一個小孩子會問的很可笑無稽的問題。比方說,那些在池塘裏的鯉魚是如何看著 牠們的世界的,我自己在想,那該是多麼奇怪的一個世界。

牠們的一生都住在那淺淺的池塘裏,那些鯉魚會相信牠們的世界乃是由水裏的荷花所構成的。牠們多半的時間都是在池塘底下翻轉尋食,牠們恐怕就很難意識到一個全然陌生的世界在牠們的水面之上會存在。

我的世界是牠們全然無法了解的,雖然我離牠們只有幾英吋,卻是咫尺天涯,我們彷彿被很大的深淵所隔離。這些鯉魚與我住在全然不同的世界裏,我們卻從來不曾進入彼此的世界,我們之中,其實只被一層最薄的界限所隔開,也就是水的表面。

我曾經有一次這樣想像著,可能在這些魚的當中有一些鯉魚科學家。牠們會嘲笑任何的魚,如果牠膽敢提倡在這些池子裏的荷花的上面,有一個相對平行世 界的存在。對一個鯉魚科學家來說,真實的東西都必須是魚可以看得到或者摸得到的。這個池塘就是牠們所有的一切,一個超出這個池塘且看不見的世界,在科學上 是根本毫無意義。

記得有一次下大雨,我注意到池塘的表面有成千成萬的小雨點。池塘的表面變得漣漪激蕩,而那些荷花被水波向各個方向推來推去。當我躲避風雨的時候, 我想像這些現象對鯉魚來說是怎麼個樣子呢。對牠們來說水裏的荷花好像是自個兒在那裏移動,沒有任何的東西推動他們。牠們所居住水的領域對牠們來說是看不見 的,就像圍繞著我們,看不見的空氣跟空間一樣,似乎是空無一物。牠們可能很迷惑,為什麼這些池塘裏的荷花會自己移動呢?

我想像著,牠們的科學家會製造一些聰明的詞彙叫做『奇力』來隱藏牠們的無知。因為無法了解在那個看不見的表面有著波淘湧動,牠們就會下結論認為這 些荷花不必被碰觸就可以自己移動,因為有一個神秘看不見的力量叫著『奇力』在牠們中間運行。牠們可以給這些 幻象很冠冕堂皇的名稱(比方說,遠方的奇力,荷花不碰自移。。等等。)

又有一次我想像著如果伸手把其中的一隻鯉魚科學家從池塘裏抓出來,會是怎麼樣的情景呢?在我把牠丟回水裏去以前,當我檢驗牠的時候,牠很可能會很 憤怒地掙扎。我想這件事對其他的鯉魚來說會是怎樣的情景呢?對牠們來說這可以是一件無法決定的事件。牠們最初會注意到牠們之中的一個科學家從牠們的世界裏 不見了,顯然地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不管牠們到哪裏去找,在牠們的世界裏,找不到任何失蹤鯉魚的痕跡,証據。然後幾秒鐘以後,當我把牠丟回池塘裏 去,那個鯉魚科學家就忽然間不知從那裏又重新出現了。對別的鯉魚來說,牠們會覺得一個神蹟發生了。

絞盡腦汁以後,那個科學家會告訴牠們一個很驚奇的故事。牠說:「預先毫無警告,我就從我們的世界(池塘)裏被提出去,被丟進一個很神奇的不歸世 界,那裡有叫人張不開眼睛的燈光,以及許多從來沒有見過奇形怪狀的東西。最奇怪的就是那個抓著我,使我成為囚犯的那個傢伙,看來一丁點兒都不像魚。叫我震 驚不已的是他也沒有魚鰭,然而卻能自由自在的行動。很驚奇的是我們熟悉的自然律在那個奇怪的世界裏面再也行不通。之後,忽然間,他大發慈悲,把我丟回我們 的世界。(當然這個故事,一個超出世界的旅遊可以是這麼神奇,以至於所有的鯉魚認為牠只不過是胡言亂語,大吹其牛。)

我想我們就像那些在池塘裏悠遊自在游泳的鯉魚。我們一輩子都住在我們的池塘裏。我們很自信我們的世界只包括那些我們可以看到或者可以摸到的東西。 就像那些鯉魚,我們的世界只包括我們熟悉的事物以及看得見的事物。我們拒絕承認,超出我們所能了解的相對平行世界或者更多度的空間可以就存在我們的隔壁。 如果我們的科學家發明一些觀念像是奇力呀,那只是因為他們無法看見那圍繞在我們旁邊空蕩的空間裏看不見的振動。有一些科學家一聽到更高度的空間,他們就覺 非常怪異且好譏誚,只因為他們無法在實驗室裏,方便地去測量。

譯者小語:
誠如Kaku所說,我們的確很像池塘裏的鯉魚,無法看見在許多自然現象後面,看不見全能的手;所以有些人就認為我們的宇宙是自然而然產生的,一口 咬定宇宙萬物並沒有一個造物主。然而基督徒因為與上帝有密切的關係,通過上帝話語的啟示,知道在這些萬有的現象後面,乃是看不見全能的上帝在支撐,維護。 當然那個抓魚的手只是象徵上帝的手而已,並非等同於上帝的手。又因為死去的人,死後並沒有留下什麼痕跡,所以有好些人就認為他們自己並沒有靈魂,且認定靈 魂是不存在。因為在實驗室裏並無法衡量靈魂的存在。然而如果我們被拉拔進入看不見的靈界,比如說天堂,那麼我們就可以看到死去的人,確實有靈魂且繼續存 活。畢竟並非所有東西都能由實驗室裏測量出來。

近年來,有好一些理論物理學家熱衷「超弦說」(String Theory)是現代科技尚無法做實驗證實的,因此他們提出許多見解及數學,物理理論,想要說服其他的人,相信第五度空間或超空間(統括十度以上空間)的 存在。Kaku 就是他們當中的一員。我發覺他所提出來的見解似乎也可以用來幫助我們体會到靈魂以及天國的存在,雖然這些更多度的空間是微乎其微,肉眼看不見的世界,卻可 幫助我們同理投射到超越宇宙看不見的靈界。他書中提及「平面人」一書(Flatland by Abbot. E.A.),書中的平面人只活在兩度空間的國度裏頭,無法體會到任何立體的世界。

一個平面人如何體會查驗立體的世界呢?照專家的說法,他至少有三種方法,第一種方法,乃是看立方体或球體等立體的東西,投射在平面上的影子。第二 種方法乃是看它的橫切面,也就是第三度空間與平面交接的地方。當一個球滾來的時候,平面人只能看到大大小小的許多圓圈,然後圓圈就不見了。對平面人來說, 該球忽然出現又忽然不見了,來去無蹤,很是神秘。第三種方法乃是把立體的東西,例如盒子,拆下來看。事實上,只有兩度空間的平面人並沒有拆立體東西的能 耐。解鈴還需繫鈴人。如果由立體人來拉拔平面人,讓他脫離他的平面,到較高的地方,鳥瞰下來,也許他會見到全新的立體世界也說不定。

以此類推,鯉魚若要見到池塘外的世界,需要有人拉拔它。而這個人必須是兩個世界都看得很清楚的人。當然該鯉魚科學家也可以質疑,當牠被提離開池塘 時,所經歷大自然世界,是否是一個真實的世界,還是一個出於牠自己幻想的虛幻世界。如果有人繼續不斷地抓更多的鯉魚上來,再一一把牠們放回水裏去,那麼, 就會有一群鯉魚,有共同的經驗,談起那個天外天(池塘以外的世界)的時候,可以共鳴。牠們就不必再質疑是否集體看到幻象,或者只是自己異想天開的心理作 用。像這樣,我們需要一個從天上來的耶穌基督來拉拔我們,讓我們可以超越我們的世界而看到那永恆的國度。祂也應許賜下聖神(聖靈),給凡信靠祂的人。這是 千千萬萬的基督徒可以做見証而且屢試不爽的。聰明的您,可願一試?

假如我是一個平面人

親愛的朋友,想想看,如果我是一個平面人,只有二度空間 ,你如何介紹你自己,一個三維立體的人, 給我認識呢?(如果我無法感受三度空間,你怎麼能夠讓我知道你有額外的第三度空間是我所沒有的? ,或許我可以先看看你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很是神秘,你的形狀一直在改變,更別說突然間你的影子消失在黑暗中。讓我如丈二和尚模不著腦,不知道,你是否存在?到底你是怎樣的一個神秘的傢伙呢?來去無蹤,真奇怪。 使我非常努力地去想,幾乎想破了腦袋,我也無法揣測出你的奧秘。最糟糕的是,如果沒有光線的時候,我根本一 點都不認為你存在呢。

我希望這個比提醒你,一 個人要進入他所沒擁有高一度的空間是何等地困難,遑論進入靈性的層面或領域了。 舉例來說,在池塘的鯉魚是無法明白超越了它們自己水世界以外乾燥常世界。無法想像如何可以無水而活。

實上,如果你能說平面人的語文,那麼你可以向他們描述你自己,你的聲音也會使他們知道你的存在,對不對?然而,你的自我描述,可能仍讓他們難以置信。看來最好的辦法是如果你自己變成一個平面人,會講他們的語言,那麼他們就有可能來認識真正的你。(當然仍只是你的一部分而已,因為現在你已經剝掉一維。儘管如此,要讓平面人知道認識真正的你,仍是高難度的事。

在某種程度上,這個比方說明了為什麼耶穌道成肉身, 成為一個人,要把看不見的 神表明啟示出來, 讓我們認識 你現在是否體會這一切的實質意義呢?我們很難想像,第四,第五度空間,更遑論無限層面和靈性的層面,亦即只有上帝才能使我們進入的層面。這就是為什麼耶穌對一個老而很有學問的法利賽人尼哥底母說,他必須頭再,才能見到上帝的國度。

後記:當我寫完了上述比後,我看到我自己的盲點,因為如果我是平面人,我大概就不會有眼睛可看或耳朵可聽,因為所有這些器官都是三維立體的。 畢竟我是非常地有限,甚至當我試圖想像,如果我是一個只有二度的平面人候」我 卻仍然停留在三度立體空間去思考,無法跳脫。 該平面人是注定無法理解三維立體的世界或人。最好的辦法是替平面人增加一個第三維,那麼他/她將會單純地進 入三維立體世界的實際。這正是聖靈為我們所做的,祂賜予, 恢復我們失去的靈性層面,讓我們能了解和看到上帝的國度(如果一個人肯悔改,並相信耶穌是他/她的個人救主,那麼聖靈會內住在那人裡面,並恢復他/她失去了的靈性層面) ,請你諒解,親愛的朋友,畢竟這只是一個類比,我們不能把每一個細節,都一一比對到每一小部分,否則,它必將瓦解無疑。

(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the link below)

If I Had Only 2 Dimensions
*****CS Lewis: A Short Introduction 簡介路 --BH譯--
By Philip Vander Elst

斯用立方盒子來比喻解釋三

個人是個獨立的個體,任何兩個人是兩個獨立的個體, 就像面(譬如一張紙 ,一個正是一個圖形, 任何兩個兩個不同分開的圖形神的層,你仍可找到個體,但在那裡,你找到的是結合起來的個體,我們並不是生活在神的層面, 實在無法想像。可以這麼說,在神的層面,你找個體是三而一,正如一立方體的盒子由六個正方形組成卻仍是一個立方體而已。當然,我們不能夠完全了解這樣的一個個體:就像,假使我們被造成感覺兩個維度空間的平面人,我們絕不可一個立方體的盒子或世界。但是,我們有可能可以得到糢糊的概念。 (Mere Christianity, pp. 138-9) (僅僅是基督教,138-9

有好些人抱怨說,這些宣聲明是困難相信的。的確基督教宣告的是另外一個世界,遠超我們可以觸摸和喜聞樂見的世界。你也許認為這個告是,但如果它是真實的,它告訴我們定會是困難的, 至少代物難,出於同樣的道理。如果基督教是人編造發明,當然我們可以使它更簡單 但事實卻不然, 我們無法與人發明宗教競爭誰比較簡單,我們又怎能夠?我們必須面對事實。當然,任何人都可以簡化它,如果他可以不必理會任何事實, 只是閉門造車的話. (Mere Christianity, p.134) (僅僅是基督教, p.134
...如此,我們看到了有關三位一體的上帝,不是由早期教想出來的一種神奇的神學概念,而是一個絕對合理有關神性的啟示(主要基督的啟示, 但不是僅僅通過基督,並基督有關而已的啟示) ,但也訴諸理性,表明的愛是怎麼能夠自在的,因此,成為我們人類愛心的源頭。 ( Philip Vander Elst)

--B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