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疑惑風暴--「暴風眼」

人生有暴風雪, 有雹暴, 有暴風雨。 也有疑惑風暴。
疑惑風暴不時地捲到我們的生活中,帶來一大堆的問題,及懼怕的強風--。
然而, 在它來後不久,透過它, 就給我們帶來新的亮光, 新的看見。

暴風雨有時在晚間新聞播報之後來臨。 有一些夜晚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還要繼續看。 有一些夜晚, 新聞播報真是太多了,叫人受不了。 從最高法院的台階到南非,通常總是些叫人沮喪的新聞消息...三十分鐘內,播報大小的悲劇。 由穿著標緻的帥哥或麗女帶著溫雅的語音給出壞的新聞消息。 大家把他們稱為主播( 栓錨者 anchorman)。 很好的頭銜。 人們在今天混淆騷亂的海中,的確需要一個牢靠的錨....

當我正在工作的時候,暴風雨有時來臨。 帶來許多故事--心靈,或疾病無法治癒的家庭和熔不化的鐵石心腸。饑餓的人總比食物更多。 需要比錢更多。 問題比答案更多。 在星期天,我站在一個教堂的講壇之前, 手中有三個要點,三十多分鐘的時間要講完,於是我的嘴唇輕吐一個祈禱。 我竭盡全力地說, 想讓一個陌生人相信一個看不見的上帝, 仍然聽到我們的禱告。

我有時想知道為什麼如此多心靈受到那麼多的創傷?
你曾經遇到疑惑風暴嗎?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沒有甚麼問題,因我已與你們談過。 你們有些人有著抗拒巨人哥利亞Goliath的一種大衛式的樂觀主義。 我以前認為你們充其量只不過是過份地天真,最壞也不過只是假冒。我卻不再認為如此了。我想,你們是很有恩賜的。 你們擁有信心的恩賜。 你們能在雲層背後看見彩虹。 如果你們擁有那樣的恩賜,那麼請跳過這兒,不需要再看下去了。

你想知道其他人所知道的而你卻不知道的嗎? 你想知道,你是否是盲目的還是他人眼瞎? 你想知道在黃金未被找到之前,為什麼一些人就宣告“Eureka”? 你想知道霧尚未清除,為什麼一些人就高呼“陸地”在前?
你想知道當你如此勉強相信時,為什麼一些人們卻如此充滿信心地相信?

如此,你坐在一群盲信者的教堂內靠背長凳上是有一點不太舒服的。
你的聖經英雄是多馬。 你的小名是謹慎。 你的疑問叫所有主日學老師頭疼。

“如果上帝是如此地好,為什麼我有時感到如此難受?”
“如果祂的訊息是如此清楚,為什麼我如此迷茫,搞不清?”
“如果天父全然掌控大局,為什麼好人遭遇那麼多牽腸掛肚,痛如絞的問題?”

你想知道擁有思考不停的頭腦是否是祝福或詛咒?
許多很困難的問題, 無解的問題, 門徒必定已經問過的問題...等等。
當世界有暴風雨的時候,上帝是在哪兒?

疑惑風暴: 敵人太多, 四面楚歌,太大的任務,太慘淡的未來,和太少的答案....

“當上帝來臨時”,我們疑惑地想,“所有痛苦將會不見了? 生活將會是平靜的? 再也沒有問題?”

因為我們搜尋烽火,我們錯過燭光。 因為我們期待大聲呼喊,我們錯過了微細耳語。
但是上帝來,並且透過耳語的承諾, 祂講話: 「當你懷疑,環視四週時; 我比你想像的更親近,就在你旁」。

(BH 譯自Max Lucado 的「暴風眼」"In the Eye of the Storm" from "The Inspirational Study Bible" p.614--詩篇11:1-13:6 )

Thursday, August 14, 2008

滿山有火車火馬



夕陽餘暉, 彷彿滿山滿谷的火車火馬!煞是壮觀!
求神開我們的眼睛,
看見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多
天佑台灣!


(上帝用祂的大彩筆, 把天空都染紅了! 天馬行空, 漂亮極了!)

    2 Kings
6:15-17 神人的僕人清早起來出去、看見車馬軍兵圍困了城。僕人對神人說、哀哉、我主阿、我們怎樣行才好呢。神人說、不要懼怕、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多 以利沙禱告說、耶和華阿、求你開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見。耶和華開他的眼目、他就看見滿山有火車火馬圍繞以利沙



不想做「我」的童年

看了郭鴻文醫師么妹麗華女士描述的「在家不許歡笑」的童年, 心裡有很大的衝擊, 難過, 不捨與感謝. 感謝家母沒有下這一道「不許唱歌, 不許歡笑」的禁令. 也感謝家母在自身深沉的痛苦裡, 仍然用厚厚的母愛澆灌我. 雖然如此, 我卻只看到我沒有的而不知珍惜我所擁有的, 成天好像唱著天倫歌「人皆有父, 翳我獨無」人比人, 真是氣死人! 有著說不出的自我矛盾.

...全文請按

不想做「我」的童年 or

http://shinseimaru.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_14.html

Monday, August 11, 2008

永遠的懷念-郭鴻文醫師之父(轉貼)

黃郭麗華筆

我的父親因其長兄年幼就夭折,因而排行老大,家中共有九弟四妹。父親自幼聰穎深得祖父母的疼愛,並受祖父的勉勵而學醫,祖父認為醫生不但可以濟世救人還可以有安定的生活,幸蒙上帝的恩暘,父親順利完成學業並開業行醫。

1942年日據時代,父親被日警捏造莫須有之「東港高等事件」因此被捕入獄。父親要求大哥鴻文停止日本東京帝國大學醫學博士研究,回台代父親主持醫院院務,不幸被日軍徵招為軍醫,在越南西貢聖雀水域遭美軍空襲而罹難。

父親出獄後,雖然面對失去愛兒之痛和許多人生的重大挑戰. 但他以堅定的信仰, 堅持超然的處境, 與世無爭,不貪圖名利、不染俗世,負擔起家長與長兄之責。他一生盡其所能,幫助他的弟妹和教養子女全部都受良好的教育, 並順利成家立業。父親一生熱心公益,協助周遭需要幫助的人, 並不求任何的回報。每年冬令救濟時節,父親除了響應捐款外並發放"施療券」壹千張,主要目的是幫助在地方上生活困難, 生病但卻沒錢就診的人,可以得到醫治。馬太福音63~4: 『你們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笞你。』父親一生遵守上帝的教導, 樂善好施, 不在人前談論自己的付出,也常以此告誡我們為善不欲人知的道理。

憶起父親一生,盡都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他對人的愛心更是深刻地留在我們心中.直到我婚後, 還常遇到有些不認識的人,對父親有不住的感謝心.當遇到這樣的景況,其實心裡真是充滿感謝。父親樂於助人的的風範也一直影響我,如今我已定居美國30多年,孩子們也都成家立業,退休幾年來, 我也是竭盡所能地幫助需要的人,並且熱誠款待遠道而來的朋友,我想這就是我們家的傳家之寶吧!

使徒行傳2035: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
道、應常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
說、施比受更為有福。是父親最喜歡的一段經文,也是父親一生的寫照。

像片請按:

永遠的懷念-郭鴻文醫師之父

Thursday, August 7, 2008

唯DNA 是問--死海抄卷的斷簡殘章

死海抄卷的斷簡殘章是如何拼湊在一起的?

根據1993年冬季古聖經死海抄卷(ABMC) 新聞信 The Folio 所記載,現在DNA 科技(DNA 乃是一種細胞核裡管制遺傳因素的重要核酸)開始被應用來測驗古聖經死海抄卷。因為向來許多學者花了許多時間,嘗試著把死海抄卷的斷簡殘章拼湊在一起,但有時並不是很確定,這些片段是否真應拼湊在一起, 實在困難重重。用DNA 試驗來幫助鑑定以前湊合在一起的片段以及協助將來的拼湊工作,鐵定大有幫助的。

由於最近死海抄卷成了家曉戶喻的熱門話題,所以一群在墨西哥Los Alamos 國家核能實驗室(美國全國只有兩間)的科學家們, 便私下商議如何用新的科技來做抄卷的研究及保存。他們就組織了一個死海抄卷委員會。會長 Dr. Henry F. Stanbro 便建議用DNA 來測定死海抄卷。

因為大部分的抄卷全都是寫在羊皮上,所以用DNA 的測驗就可以決定哪些斷片是來自特別的一隻羊的。大體上說來,來自同一隻羊皮的片段,乃屬於同一類的文件的,而每一隻羊都有獨特的DNA 如同指紋一樣可以分辨出來。研究DNA 也能幫助這些科學家們把從同一族群的羊皮歸類放在一起。這也有助於決定哪些片段是來自Qumran 社區的, 哪些是來自外來的社區的。James Sanders (ABMC會長)認為如果絕大部分的羊皮是來自無關的羊群(沒有血緣的羊群)則助長社區以外的人們把這些死海抄卷藏在山洞及保存,免於被摧毀的命運之看法。若來自血緣相關的羊群,則暗示抄卷來自同一社區。

DNA 科技的介入以及其他科學方法的應用,保証會把我們對死海抄卷的知識帶到新, 更高的境界。這是十分令人興奮的,這也証實死海抄卷讓更多的群眾,更多的學者有機會去研究,的確是非常有價值的。鐵定會大大增加我們對死海抄卷的見識的。

BH譯自 1994 年1/2月份聖經考古期刊


太太絕對不會有錯!( 轉貼)


(愛妻物語)

如果發現太太有錯,
一定是我看錯。
如果我沒有看錯
一定是我的錯才害太太犯過。
如果是她自己的錯,
只要她不認錯,她就沒有錯。
如果太太不認錯,
我還堅持她有錯,那就是我的錯
太太絕對不會有錯,
這句話絕對不會錯。
總之,
自從結了婚一切都是我的錯.


Wednesday, August 6, 2008

啐啐唸的老爹? Nagging Father or Nagging Self?

你是否嫌你的父親太囉唆?

管太多? 好像跟在你腦後啐啐唸?

甚至他不在你旁邊, 你也覺得他不喜歡你做這, 做那,

很不自由?

珍惜你的幸福吧!

想一想像我這種從出母腹就沒有父親的人及其他的孤兒吧!

相信您就會有很多的感恩!

希望您會喜歡我這幅人像的描繪.


Happy Father's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