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3, 2015

驚喜世紀婚禮的重現

     * "世紀婚禮" 意指 "快要一世紀的婚禮"
Dear friends:
If you are shedding tears for my family's misfortune, I sincerely appreciate your kindness and empathy.
May God wipe away all our tears on earth! God bless you and yours in this new year!

 見合寫真( 交換相親照片)
爸媽結婚照片 1/3/1939

 神 要 擦 去 他 們 一 切 的 眼 淚 ; 不 再 有 死 亡 , 也 不 再 有 悲 哀 、 哭 號 、 疼 痛 , 因 為 以 前 的 事 都 過 去 了 。
( 啟示錄 21:4)



 
我 幾 次 流 離 , 都 記 數 ; 求 把 我 眼 淚 裝 在 的 皮 袋 裡 。 這 不 都 記 在 冊 子 上 麼 ? ( :56:8)

信不信由你,我終於有機會看到去世快七十一年的爸爸還活生生地出現,並不是在我的夢境裡見到的,而是在我父母1939年婚禮拍照的電影上; 由專家業者把古老的膠卷轉換成DVD和藍光碟並加上配樂,讓默片時代,家父及其醫學院友人拍的結婚影片再次生動活絡地呈現在眼前。


爸爸的電影工作室 之一角落

(起先我看到Costco的膠卷轉換成DVD廣告,卻擔心他們大量快速轉換,未必能給予古老的膠卷特別的處理, 始終不太放心交給他們. 於是戰戰兢兢地在網路上選了一家顧客有許多好評的公司,好不容易把膠卷寄出去給他們,另一方面也很擔心會寄丟或萬一在寄出的過程裡,毀損了珍貴的歷史膠卷就糟了。結果那一家公司Email告訴我,我的膠卷是16毫米的膠卷( 我糊里糊塗地以為是8 毫米, 真是草包一個, 可別笑掉您的大門牙.),他們雖不登轉換16毫米的膠卷廣告,仍可以幫忙轉換成DVD,可是9.5毫米的那卷,他們就愛莫能助,我得另請高明了,他們並推薦了另一家公司給我。
於是我在網路上自己再找到另一家公司,Alamo Film and Video Transfer
16mm 與9.5mm 均為他們的服務項目,且由老闆自家親手做,我與他通過電話,覺得他似乎很誠實,可信賴, 也參考了專家朋友Tony 的意見,才請原先那家公司把原件通通寄還給我,我就重新把它們寄給 Alamos Films Transfer。然而因為它的老闆Lee Mick 告訴我,為達到效果,打算用最新購買進來的Scanner幫我做; 很不巧,他新買的Scanner出了些問題,得等日本寄新的零件來換,才能上路。他老老實實,一五一十地告知遇到的困難, 寧可冒失去顧客的危險, 也要求最好的成品. 如此敬業,深得我心. 所以我只好不急躁, 耐心地等了好幾個星期。幾經折騰及等待,終於10月23 日,Lee寄來了由他親手轉換好的 DVD 及Blue Ray Disks。果然不同凡響!

本來我想我要等到天堂時才能親眼看到我的父親,但上帝的恩典讓我提早看到生龍活虎的他,充滿喜樂的結婚影片。這部以16毫米膠卷拍的結婚影片幾乎快76年了。母親一生寶貝它,把它一直帶在身邊,她去世後由二哥保存,然後去年我把它帶回家,想請一位朋友幫我轉換成DVD。然而,我知道他沒有這種特殊轉換設備或 Projector,尤其是,第二卷是9.5毫米比較稀有的膠卷。奇蹟似地,我媽終身把這兩卷一直帶在身邊,1969年也隨她移民來美,然後她 1991年去世後,我哥哥繼續保23年之久,直到去年我把它們帶回家。意料之外,該原裝膠卷仍然保持的非常良好。令人驚奇且難以置信!Lee M把它轉換成的DVD也非常專業,並把配樂很技巧地加入無聲電影裡,讓它充分反映了當年婚禮的熱鬧氣氛。(Lee M 剛開始時只是業餘嗜好轉換他自己的舊影片,保存一些 documentaries 或替朋友免費服務.名聲傳開後,逐漸開始經營小生意.他原先有廣播業的背景,因此配樂相當有技巧。他把顧客的膠卷就當做自己的膠卷看待,小心翼翼地轉換。真是難能可貴,可遇不可求. 他至少已轉換過一千卷, 經驗相當豐富。真是非常感謝神的帶領及保守,讓我找到這麼好的專家, 幫我完成了這份不容易的轉換.


你能想像我有多激動嗎?我是遺腹子,在父親被日本徵召當軍醫,1945 年沈船西貢外海一個月後才出生。我從來沒有機會親眼見過我爸;雖然我這輩子看了很多父親留下的照片,但相片裡他都無法平面的限制而有真正的行動。小時候,我也曾經看過爸媽的結婚影片,但那時,我年紀很小,當年投影機在牆壁上的投影效果亦是不太高明,影像不太清楚。不管如何,片中內容實在是很模糊,早就遺忘了,所以這仍可算是我第一次見到我的爸爸還活生生地走著,出人意料的是,在9.5 毫米那卷膠片裡,看見母親妹妹五姨的婚禮(這一卷的內容,盒子上毫無標示, 我可真的一無所知 ),我也很高興看到了我媽媽抱著才幾個月大的大哥參加五姨婚禮;大哥一歲半就因白喉血清過敏,注射後五分鐘就意外去世,帶給我爸媽無限的傷痛,所以我當然也無緣見大哥一面。很可惜,他若活著,很可能是我們兄妹當中最聰明的(9.5毫米膠卷始於我五姨的婚禮簡短地拍過。中間有一段是去郊遊,結束時則是全家族上茄荖山為我祖母出殯送行;祖母在爸媽結婚一年後就死於肺結核,祖父後來又續絃,這就是為什麼我有3個與我年齡相近的年輕叔叔及增加一個小四姑。 )


我看到我爸爸媽媽在他們結婚的日子裡,喜氣洋洋,幸福滿溢;因為爸娶到了他夢寐以求的最佳新娘與終身伴侶。有時媽會笑爸,『你可不要撿(選)撿的,撿到賣龍眼的.』, 爸就會很開心地回答說:『好佳哉,撿阿撿,撿到上一頂(台語,最好的)』(雖然他們是通過傳統的相親結識,相親前,母親只交出一張穿和服的小相片,爸得放大沖洗才能看清楚她的摸樣。我媽可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美麗,溫柔,智慧集一身的淑女。畢業於日本京都一間出名的大學 Doshisha Univ..)幾年後,爸爸對他的新娘的評語是媽是他相親過的許多女孩中最傑出的一位。多虧在一次牧師娘的聚集裡,草屯教會的郭牧師娘極力推薦我爸給我媽的大姐( 大姨也是一位牧師娘,也算媒人之一),極力稱讚他是一位孝子及愛主的年輕人。否則爸媽也無從彼此認識。)


我簡直瘋狂極了,自從10月23日接到DVD 後,3週之久, 成天看我父母的婚禮DVD /藍光磁碟,百看不厭;偶爾在台灣會館,長青學院及教會,若有機會就show 給大家看)我滿懷欣喜地看到我爸這樣精彩地活著,他在醫學院畢業紀念冊的留言乃是『諸君,您可知活在嗜好樂趣中的人生是多麼幸福嗎?』爸爸有許多良好的嗜好,拍照,拍攝影片,沖洗相片,養雞。。。 等等,愛主愛人,懸壺濟世 約十年,醫人無數,一生的確活的很精彩,雖然短暫。林肯說生命如文章,在乎內容,不在乎長短。信哉斯言。


但我兩個女兒看完了該DVD 都掉​​淚,她們看到自己最親愛的外婆的婚禮盛況後,她們感到非常難過,因為知道她們的阿結婚不到6年後,就會失去她所最愛的丈夫。對我來說,那是不能改變的殘酷既往,我不再會為它流淚,乃是忘記背後努力向前。大女兒最近回台灣前告訴我,她臨上飛機前,再看了一次阿嬤的DVD,又哭的淅瀝嘩啦,大哭一場,除了難過以外,其實她說也是因為再一次見到快25 年沒見,卻活生生,充滿喜樂的阿嬤,讓她高興的忍不住地落淚了。當然,我也認為婚姻幸福能持續長久最為美好,然而,如果不幸另一半早逝,無法白頭偕老,則能擁有很幸福甜蜜的回憶,也算是幸運了。我替母親高興,因為她也曾擁有過雖然很短暫卻非常非常幸福,美滿的婚姻。所幸,母親失去了父親後,父親留下足夠的遺產叫我們一家不愁吃穿。四年之後,孝順的母親搬回台南娘家,照顧她年老的母親, 我的外婆。失去了大兒子又失去了丈夫,叫一向是溫室之花的母親,精神上實在難以承受,支撐她的就是她對神深信不移的信仰。她因此全然仰望主的扶持,緊緊握著主的手,走過坎坷的一生,卻也成為許多人的安慰與幫助,在艱難的人生旅途幫助他/她們找到神。

畢竟,神的應許是,祂將在適當的時間幫助信祂的人擺脫困境與麻煩,同時也在困境中與信祂的人同在。神將管理他一切世俗的掛慮,並保存他在地上的生命,只要對他仍有好處。信祂的人應籍著全然仰望耶穌, 來得著鼓勵與安慰。他會活到足夠長的時間, 直到神給他在世上的工作及使命完成,並已準備好去天堂見天父。那一個深深信主的人會想在世上多活一天, 如果主在他身上的使命或靈命建造已經通通完成了呢?一個義人可能英年早逝,但一生得到愉快滿足感恩的生活。反之,惡人雖然長壽, 卻一生活的十分不愉快,永遠得不到滿足。總之, 信祂的人去世時, 他的人間掙扎就完全結束; 一切的麻煩,罪惡,誘惑就永遠離開了他。並且與主永遠同住是好的無比的. ( 詩 92: 9-16)




在DVD裡, 父親的迎娶團隊,出動了當年最夯的黑頭車隊到我外公蔡得一先生的英國式大廈迎娶母親。外公的大廈座落於台南市東門長老教會的後門,四周圍繞著一大片的果園,正門有兩個花園。團隊進了屋裡,簡短的唱詩,禱告後才大家一起出發到台南火車站坐火車;看起來,當年爸包了起馬兩廂餐車,有侍者服侍眾親友在火車上用豪華的早/午餐。經過幾小時後才到達員林火車站, 下車後再由黑頭車隊浩浩蕩蕩地經由蜿蜒的山路接送到草屯教會的結婚式場,舉行隆重的婚禮。


媒婆是草屯教會郭朝成牧師娘,而爸爸的伴郎則是南投教會的吳天賜牧師(非常謝謝表叔蕭青芬牧師幫我認出他來,);爸爸還在餐車上很調皮地忽然塞了一塊麵包在他的伴郎嘴裡,煞是有趣亦反映出他們友誼的深厚。這一幕深深地烙印在我心中。讓我看到了父親的幽默,平易近人及自然流露的友情互動。我深深感受到爸媽結婚日的喜氣洋洋;但由於當年習俗的拘謹,未成婚前也不敢牽手,下車時新郎亦不敢趨前扶摻,對我們這代來說,都很奇怪且具新鮮清純感。


對了,我本以為當年的默片電影應是單純的黑白片而已,沒想到後來在台灣會館 打乒乓,再播放給朋友看時,卻發現新郎新娘步入教堂時,開始有了彩色,只見兩位大表姐穿紅色衣服,提著大花籃,非常漂亮顯眼。讓我驚叫了起來。原以為Lee 幫我上了彩色,但是那要花很多時間,他不太可能不向我多收費用。後來我的二女婿還特地檢視原膠卷,發現的確有兩種顏色。我到網路去Google 確認1939 年是已經有彩色膠卷了。原來1935年,Kodak引進彩色膠卷,接著1936年Agfacolorin上市,他們主要針對業餘家庭電影和“幻燈片”的用者。這就是最初期“Integral tripack”類型的膠片,是塗有三層不同顏色的感光膠片,那就是當時“彩色膠片”一語通常的意思。所以Youtube 上 也可以看到1939 NY世界博覽會的彩色影片。


我托表侄把DVD帶回台灣給當年穿紅衣當花童的一位表姐(另一位已去世)她當年十歲。能看到童年的自己及當年姑姑的婚禮讓她好高興,就由她小女兒安排,打了越洋電話過來給我,面對面(face time)與我聊天。哥哥看完了以後也非常高興,認為音樂配得很好, 並且說很後悔沒有早些把它轉換出來給媽媽看。的確,若母親還在世的話,一定也會非常高興看的。(她明年冥壽是100 歲)我安慰哥哥說,若早些轉換,也許這方面科技尚未成熟.可能效果無法像現在那麼好。所以現在可能算是最對的時機去把膠卷轉換成DVD。


因為我自己非常開心,所以急欲與人分享。奇妙的是有素不相識的人,看了DVD與我一樣興奮,也有人用她的Ipad猛照該影片,而有的孰朋友卻反而似乎一點兒也提不起興趣來看的樣子。所以我也慢慢學會不要太囂張,收斂些,不要逢人就想要與他們分享我的興奮及我的寶。畢竟別人不見得能與你共鳴啊,何必強人所難呢?當然,我了解裡面的人物,若全然不認識,很難讓別人引起興趣。不過,有些人卻看到了此片的歷史意義,因為在片中,沿著火車線,可以看到快一世紀前,動態故鄉台灣的田園及當時社會的風貌。在此,我衷心感謝一些給我鼓舞,與我同歡,共鳴的親朋及一些初見面卻給予我無比鼓勵的朋友。深深體會耶穌說的這個比喻:


  我 可 用 甚 麼 比 這 世 代 呢 ? 好 像 孩 童 坐 在 街 市 上 招 呼 同 伴 , 說 : 我 們 向 你 們 吹 笛 , 你 們 不 跳 舞 ; 我 們 向 你 們 舉 哀 , 你 們 不 捶 胸。(太 11:16-17)
但願我學會多多與人共鳴,同樂,同哀。

( 後記; 其實回想起來, 小時也曾在夢中,似醒非醒間,有過一次, 很逼真地見到我爸...)

按下鏈 for the original post.


...雖然我也相信您是去了一個好得無比的地方與耶穌同在,因為您生前篤信基督,然而小小的腦袋裡也難免裝滿了許多的疑惑與問號。記不得,有多少次,我呆呆地望著那遙遠的白雲,追問您的去處;有時我也人云亦云地,以為也許真是海龍王把您捉去了,因此多少夢裡,我更是歷盡千辛萬苦地到海底宮,向龍王討您回來。夢醒時卻是熱淚盈眶女兒也曾真摯地祈求父神讓我見您一面。終於有一次您出現在孩子的床頭, 輕輕地對我說「孩子你真乖」我伸手想緊緊地抓住您,再也不讓您離開,那知忽地您又不見了! ...
For more reading, click the link below.

緬懷英年早逝的父親

Friday, December 11, 2015

伊斯蘭需要馬丁·路德(轉貼)






伊斯蘭需要馬丁·路德

巴黎和聖貝納迪諾事件中的伊斯蘭恐怖襲擊者凸顯了這危機在全球範圍內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這是文明世界的危機,但不僅僅是伊斯蘭和西方世界之間的衝突。這也是伊斯蘭世界內部為伊斯蘭信仰的靈魂而進行的角力。
不,伊斯蘭並非敵人,但許多穆斯林是。這是今天的美國正在遭遇、刻不容緩必須嚴肅對待的困局。
聖貝納迪諾(San Bernardino)的恐怖事件表明問題已發展到了危機程度。再趑趄不前、不敢公開說明這危機,只會導致更多無辜者喪命于政治正確的虛偽祭壇。
伊斯蘭是“碎片化”的一樣東西。正如這世界上其他宗教一樣,伊斯蘭教有許多不同的教義和意識形態,對每個人如何獻身伊斯蘭信仰的理解也各不相同。
換言之,伊斯蘭教並非鐵板一塊。伊斯蘭聖戰主義用事實證實了這個判斷,展現了伊斯蘭教最殘暴的一面(尋求通過武力建立世界範圍的伊斯蘭哈里發國)。迄今為止,伊斯蘭聖戰主義每殺害一個非穆斯林的同時至少殺害了四個自己的穆斯林同胞。
他們為什麼殺害穆斯林呢?他們屠殺自己的穆斯林同胞是因為那些人不願臣服、通常還抵抗他們激進的伊斯蘭聖戰教義,也反對聖戰者把自己對伊斯蘭信仰的表達方式當成伊斯蘭教唯一合法的解釋。





























這種情況可以類比於3K黨和雅利安白人至上主義組織宣稱自己是基督教唯一合法的表達,然後威脅殺害所有拒絕他們狹隘、邪教般對屬基督國度理解的人,以為自己才是“真正的”基督教。

這種情況可以類比於3K黨和雅利安白人至上主義組織宣稱自己是基督教唯一合法的表達,然後威脅殺害所有拒絕他們狹隘、邪教般對屬基督國度理解的人,以為自己才是“真正的”基督教。

也許有人會反對這觀點,認為三K黨只是古怪、邪教式的團體,在社會中沒什麼影響。感謝神,對現在而言,這是真的,但在過去,最晚在1920和1930年代,三K黨在美國依然擁有巨大的政治和文化影響力,這種影響力由他們私刑折磨的恐怖行為所支持,而且其影響不僅僅限於美國南方。

並非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激進伊斯蘭聖戰者,但許多人是。
公開的民調表明,全球16億穆斯林信眾中,大約有10%-20%的相信,以暴力方式進行的聖戰在道德上正確合法(那就至少是1.1億人)。
距今不遠的2011年,生活在美國的300萬穆斯林中,大約有21%的人相信“極端主義”在美國的穆斯林中擁有“很大、相當數量的支持者”。同樣的皮尤(Pew)調查表明,60%的美國穆斯林“對美國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問題非常/極其關心”。有趣的是,皮尤調查同樣發現:只有8%的美國穆斯林相信暴力行為“常常/有時”可以是正確合理的,而86%則反對暴力。
巴黎和聖貝納迪諾事件中的伊斯蘭恐怖襲擊者凸顯了這危機在全球範圍內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這是文明世界的危機,但不僅僅是伊斯蘭和西方世界之間的衝突。這也是伊斯蘭世界內部為伊斯蘭信仰的靈魂而進行的角力。
今年一月一日,埃及總統阿卜杜·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去往開羅的愛資哈爾大學(Al-Azhar University,該校為阿拉伯世界公認的伊斯蘭教義與信仰最重要的研究中心),發表了充滿勇氣與希望,具有歷史意義、力挽狂瀾式的演說。塞西總統面對面向集合在一起的伊斯蘭教士、學者與伊瑪目們發表講話,號召他們來引領一次伊斯蘭內部的革命。
他說:
“在此我要對所有神職人員說。我們要認真考慮所面臨的問題……很難想象,我們尊為最神聖的思想竟然讓整個烏瑪(伊斯蘭世界)成為迫使世界其他國家陷入焦慮、危險、殺戮和破壞的源頭……這種思想——我指的不是‘宗教’而是‘思想’——也就是觀念和文字的主體。幾個世紀以來我們把這些經典和思想奉為神聖……正與整個世界為敵……我在此,向愛資哈爾大學的眾學者和教士所說的話。全能的安拉會在審判日為我現在所說的話作真理的見證人。如果你們仍然困在這種思想中,我所說的一切你們是不明白的。你們需要走出自己的固步自封才能觀察到,才能以一個更開明的視角去反思。我要再次重申,我們需要一場宗教革命。你們,伊瑪目們,要在安拉麵前負責。整個世界——再說一次——整個世界在等着你們的下一步行動,因為這個伊斯蘭世界被人摧殘、破壞、毀滅——而且這正是我們親手這麼做的。”
埃及總統並非空談。1月6日星期二,塞西總統出席了科普特教會的彌撒(這是歷任埃及總統中的第一位),向埃及基督徒表達了自己深切的關懷。無論別人怎麼評價塞西的政策,這些都是大膽、勇敢的舉動,這些行為很容易讓他被暗殺,就像多年前他的前輩薩達特總統那樣。
這可能是伊斯蘭內部“宗教改革”開始的第一個信號,這和五個世紀以前馬丁·路德所帶領的那次宗教改革具有相同的歷史意義。
伊斯蘭需要宗教改革,其迫切程度與中世紀基督教在16世紀時需要改革一樣。這改革必須由穆斯林領導,就如同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必須由基督徒領導一樣。
現在是需要100萬穆斯林在華盛頓街頭遊行的時候了,需要他們來抨擊伊斯蘭聖戰者,從神學和文化上孤立他們。美國人需要看到這樣由穆斯林進行的示威和譴責,譴責那些以他們信仰為名所犯下的野蠻暴行。
這種公開的譴責后,需要立刻公開地于司法于安全機構合作,協助確認、孤立並制服穆斯林中間的激進聖戰者。是溫和穆斯林們站出來的時候,展示自己忠誠於美國、支持西方文明,關注宗教寬容與人權,和所有心懷善意的美國人聯合起來,拒絕一切激進伊斯蘭聖戰主義相關的言論和行動。
若非如此,我們就將使美國危機四伏。除非溫和的穆斯林與他們的美國同胞聯合起來反對激進聖戰主義,否則更多野蠻的恐怖暴行將出現在國內。隨着襲擊繼續、無辜者傷亡越來越多,美國人會面臨日益增加的壓力,在秩序于安全的名義下暫時取消、放棄那無比珍貴、由憲法所確認的自由。從過去的經驗和人類本性可知,結果就是所有美國人的自由都會受損,穆斯林與非穆斯林都不能倖免。心懷善意的每個人都有責任去反對、擊敗激進伊斯蘭聖戰主義。對此的否認,就是對文明的致命威脅,這是既不理智而又愚蠢的奢侈品,各地熱愛自由之人將不能承受。
(翻譯:尤里)

當悔改似乎已不可能(轉貼)

當悔改似乎已不可能

Matt Moore
基督徒啊,你有沒有發現自己被一些公開或隱秘的罪殘酷地主宰?你是否打算反擊,夜以繼日地對抗一些肉體的極端情慾,最終卻發現自己持續不斷地跌進可悲的陷阱?你有沒有在與耶穌同行中感覺挫敗,想乾脆認輸了事?你有沒有感到被自己習慣性的犯罪所玷污,想象不出神是否會再次赦免你?
基督徒啊,你有沒有發現自己被一些公開或隱秘的罪殘酷地主宰?你是否打算反擊,夜以繼日地對抗一些肉體的極端情慾,最終卻發現自己持續不斷地跌進可悲的陷阱?你有沒有在與耶穌同行中感覺挫敗,想乾脆認輸了事?你有沒有感到被自己習慣性的犯罪所玷污,想象不出神是否會再次赦免你?
我就曾這樣。
在我與耶穌同行兩年後,因為在與肉體交戰中屢戰屢敗,我變得不耐煩起來,開始在屬靈上也要耍耍小孩子脾氣。我不再為了我罪向神道歉,把聖經扔床底下,買了瓶烈酒,一根接着一根抽煙。我不再壓抑自己想要參與到那些不屬神關係中的慾望,一猛子和某人進入有罪的關係中。
我放棄戰鬥了。結束了!
但我舉白旗投降並不是悲劇的結局——只是雪上加霜。在我信耶穌之前的日子,我能縱情聲色與迷醉,對此沒有一絲一毫罪感,但現在一切不同了。罪的刺激會迅速帶給我肉體滿足,但這種廉價的滿足會讓位於極度的悲哀。神之聖靈在2010年時真的創造了一個新我,因此,我不可能再與罪和平相處了。
我知道我必須做出選擇。我可以繼續我頑童般的反抗——繼續把聖經扔床底下,每20分鐘點一支萬寶路煙,繼續與這人約會,用杯中物來麻木我內心的掙扎。或者……我也可以悔改。我能丟棄我的罪,回到順服基督所帶來的平安和喜樂中。
聽上去像個簡單的選擇,不是嗎?我知道我想要做什麼。我想要爬出我自己罪的深淵,進入耶穌安慰舒適的懷抱。但問題是我覺得我完全做不到。悔改對我來說似乎遙不可及。
“我真的無法阻擋這誘惑……”
“神不會真給我悔改的力量……”
“我很可能已經犯罪太多了,他現在不會再赦免我了……”
每當我想要悔改時,諸如此類的想法充斥着我的心思。我想終止犯罪……但我不相信我能做到。我想要奔向耶穌……但我不相信我能做到。我覺得我受制於我的有罪本性——被迫向其每個偏好屈膝。
我不是那種“把一切歸咎撒但”的人,但事後看來,我想我所感覺到的這種無助無望中充滿他的印記。毫無疑問,只有我該為我的罪受譴責,但我想,撒但看到了我所創造的混亂局面,趁機潛入,對我的信仰造成更大傷害。我想,當我在罪中軟弱的時候,他扯謊讓我癱瘓在罪中,遠離基督。我想,是他要說服我,讓我相信我無法抵禦誘惑。我想,是他說服我,要我相信神不會幫助我。而我就輕易相信了。
我知道,今天在這裏讀這篇東西的人里,有人會和幾年前的我一樣,覺得自己毫無希望、毫無價值——難以自拔、軟弱、懷疑、消沉。他們想要逃脫但覺得自己無路可逃。他們覺得罪會永遠並一直將他們控制在那悲慘的手心中。
我就是為這樣的人寫下這篇東西。
身心俱疲的弟兄姊妹們,我想把我的個人體會告訴你,對你而言,希望依然存在。你並沒有走得太遠。在基督里,悔改是可能的,喜樂依然可以獲得,平安等着你來獲得。曾經拯救你的耶穌也是正打算從毫無希望的藏污納垢之所中將你拯救出來的耶穌。他愛你,即便你有這所有的罪,他也準備幫你,讓你戰而勝之。
但問題是,你覺得這很難相信,是嗎?這些日子,你也許很難相信聖經對你說的任何話。你覺得如果神的話語真的是又鮮活、又真實——如其宣稱那樣——那你就不會深處這一團糟之中。你會站在世界之巔,超越罪、引誘、疑惑和沮喪。然而你的境況卻是如此,每況愈下。
請聽我說吧(我祈求神在此刻能給你充分的恩典讓你能相信):這問題並不出在真實性、神的話語或神應許的確鑿性、福音的有效性……這裏真正的問題就是你的不信。當初我也是這問題,一模一樣。
神說他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但你不信他。
神說你若靠着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就必要活着(羅馬書8章13節),但你不信他。
神說他對你的慈愛在每天早晨都是新的(耶利米哀歌3章22-23節),而且他既在你心裏動了善工就必成全這工(腓立比書1章6節),但你不信他。
因着你所有的不信,你被從神的身邊拉開,遠離了他仁慈地賜予你、使你能虔誠生活的大能。曾經有這麼一個時刻——我確信你對這時刻記憶猶新——當你對神應許的信仰堅定,充滿活力而又成長的時刻。但現在你只是得過且過。你的信仰,那屬神能力和聖潔因之而起的信仰,現在被克制了、壓抑了。
我的朋友,你今天需要比其他一切都需更清楚看見的事情,就是你所參與的這戰鬥並不是克服罪的意志力、自控力的戰鬥。你是在為信仰真理而戰。
你相信基督那日,你並沒有能力讓自己的心去相信真理,今天,你也沒有能力再讓你的心完全相信真理。只有神的聖靈能再次點燃、激發你的信仰。但你在這過程中也有責任,那就是把你自己放在神面前,呼求他的名。
你不必振作那並不存在的信仰,也不要假裝感受到你並沒有感受到的真理,但你的確需要尋求神。你需要把床底下的聖經拿出來,讀聖經。你一定要禱告。
我知道你也許會說:“馬特啊,我一直在禱告!但他並沒有回答!”
可是,你真尋求他了嗎?如果你和我幾年前感受的一樣,你的禱告可能是很言不由衷,而總是持續2分鐘不到。
弟兄姊妹們,這可不是尋求神的樣子。尋求神是從日程計劃里安排一段專門時間——也許是安排很長段專門的時間——什麼都不做,只關注于耶穌。對我來說,那就是比平時早起一個小時,花30分鐘禱告,30分鐘閱讀。在下班后,我還會再花20分鐘左右的時間禱告,30分鐘去閱讀。我不是說這就是你需要做的,但這是我開始的地方。
我明白,像這樣的“尋求式作息法”彷彿令人難以承受。但是,1)如果有什麼是值得你花時間去投入的,那就是神,同時,2)不要下周、下個月、明年下定決心去尋求神,要下決心今天就尋求神。求神賜予恩典,幫你今天就相信這真理。要敲屬天的門,打開那屬天的書。坐下來,靜候、閱讀、禱告。不要被那種拖到明天、下周、下個月的想法所阻礙。今天就是這日子了,你能尋求神。他明天就會將恩典施於你。
彷彿浪子的父親在門口歡迎那饑寒交迫的孩子回家,神也渴望着你的回歸。跑向神吧——或者向他蹣跚而來,如果你不得不如此的話。
與你周圍的基督徒手拉手,讓他們提攜你。當神看到你靠近,他並不會在厭惡中將頭轉離。他會赦免你,潔凈你,讓你有能力與自己的罪開戰。因為我自己親身經歷過,所以我能充滿信心地把這個告訴你。即便擁有最軟弱的信仰,神真的會走近那些願意走近他的人,並讓他們堅強。
“凡求告耶和華的,就是誠心求告他的,耶和華便與他們相近。”(詩篇145章18節)
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利米書29章11-13節)
(翻譯:尤里)

Wednesday, November 25, 2015

警告誤導人的神職人員(轉貼)





(* Click the link below for the whole article)

警告一下誤導神之民的牧者們


邁克爾·布朗
每個領袖都是在設立一個更好或更壞的榜樣,當我們設立了一個不合格的榜樣,那些追隨我們的人就會變本加厲,耶穌曾為之而死的這些人由此打開了毀滅之門。小心啊,別傷害了神的羊群!你們這是干犯他的最愛,他可不會輕易放過這行為
...我們可不敢拿耶穌無價寶血所贖回之人的生命來開玩笑。正如保羅對以弗所長老們所說的那樣:“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使徒行傳20章28節)。
當神對耶利米論述假先知之罪時,耶利米震驚之極:“論到那些先知,我心在我裏面憂傷,我骨頭都發顫;因耶和華和他的聖言,我像醉酒的人,像被酒所勝的人。”(耶利米書23章9節,我曾經聽有個傳道人利用這段經文來替“在聖靈里迷醉”辯解,真是對聖經的濫用!)
撒瑪利亞的先知們犯罪,以巴力的名義散布預言,誤導國民。但耶路撒冷的先知們做得更邪惡,“我在耶路撒冷的先知中曾見可憎惡的事;他們行姦淫,作事虛妄,又堅固惡人的手,甚至無人回頭離開他的惡。他們在我面前都像所多瑪;耶路撒冷的居民都像蛾摩拉。”(耶利米書23章14節)
他們以神的名義說預言,但生活在罪之中,帶人進入罪。結果就是,不屬神的越發強大,屬神的灰心氣餒,沒有人轉離惡。
正是假先知的罪導致了耶路撒冷的毀滅:“你的先知為你見虛假和愚昧的異象,並沒有顯露你的罪孽,使你被擄的歸回;卻為你見虛假的默示和使你被趕出本境的緣故。”(耶利米哀歌2章14節)對於神的民,我要最大聲地呼籲:小心那些以罪為光的人,那些藐視聖潔的人,那些對認罪之心嗤之以鼻的人,那些貶低悔改價值的人,還有那些因為別人對神的忠誠而給他們貼上“律法主義”和“宗教狂”標籤的人。小心啊!
這樣的牧人並沒有神的心,他們並不是在保護羊群,而是將羊帶往屠場
保羅對假教師的問題憂心忡忡,他三年之久晝夜不住的流淚,勸戒以弗所的信徒:“我知道,我去之後必有凶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使徒行傳20章29-30節)
這就是為什麼他要拔擢青年領袖提摩太,“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還提醒他要“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恆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摩太前書4章12-16節)。
牧師們,當你參與到不屬神的娛樂活動中、過一種充滿妥協的人生,然後還在講壇上言說、展示自己的“自由”,當你在所謂時尚的佈道里提及最新潮的不雅電影,你這是玷污那些耶穌已經潔凈的人,鼓勵他們追隨你的腳步——甚至走得更遠。
總有一天,你要為此向神做出交代。(我寫下這話的時候,內心也在顫抖。)
這是跟你們輕視神對婚姻、無理由離婚和再婚的標準時一樣。
你手上沾染的乃是屬靈和道德的鮮血。
還有那些傳講欺騙、毀滅性的肉慾泛濫教義,訴諸貪婪又為貪婪所驅使,操控輕信的羊群以讓自己獲利的人呢?神會對他們說什麼呢?
用彼得的話來說:“他們滿眼是淫色,止不住犯罪,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心中習慣了貪婪,正是被咒詛的種類。”(彼得后書2章14節)
可能許多我們這時代的領袖都還未墮落至此,但既然我們竟然以自己的榜樣和教導帶領神之民遠離純潔和真理,那我們確實危險了。
悔改吧,同為領袖的我們,在為時已晚之前:“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哥林多后書5章10節)
至於那些正被誤導的羊群,我因着對神的恐懼而懇求你們:逃命吧,去那些健康、安全之地。那裡有許多屬神的領袖,他們會幫助你,而非傷害你。
對那些屬神的領袖們,我會說:“要堅強而又虔誠,你們的賞賜就必大了。”
(翻譯:尤里)

Saturday, November 21, 2015

奧巴馬如何替伊斯蘭教背書( 轉貼)


...奧巴馬反覆告訴我們伊斯蘭國不是伊斯蘭教,但事實很明顯,無論你個人怎麼相信或者怎麼宣稱。

伊斯蘭教的黑暗歷史與基督教世界


美國總統巴拉克·侯賽因·奧巴馬最近譴責中世紀基督教歷史,以此替當代伊斯蘭教背書,這展示了西方世界有多少人在基督教歐洲和伊斯蘭曆史問題上是如此可悲而無知(或者說故意進行欺騙)。
問題在於:那些伊斯蘭們所譴責的事情,比如十字軍——包括“主流”的學術機構、記者、電影人和政客們——很少提及那段歷史的背景。更糟糕的是,他們暗示“我們”已經了解了歷史背景:邪惡的教宗、貪婪的騎士利用基督教名義征服穆斯林的土地和財富。或者,就像卡倫·阿姆斯特朗(Karen Armstrong)說的那樣:“伊斯蘭靠劍來傳播只是西方世界的謊言,那謊言在十字軍時代被編造出來,當時是西方的基督徒正向伊斯蘭教發起殘酷的聖戰。”
基督教國家與伊斯蘭的歷史恰恰與上述論述相反。考慮下面這些史實吧:
伊斯蘭教在7世紀誕生后數十年,聖戰就在阿拉伯半島爆發。綿延數千英里的古代國家和文明被永久征服——其中有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斯、利比亞、埃及、敘利亞、伊拉克、伊朗以及印度和中國的一部分——許多歐洲國家,在某些時候也曾被伊斯蘭之劍征服。
846年,羅馬城被穆斯林攻陷,梵蒂岡被穆斯林阿拉伯強盜所玷污,差不多600年之後,1453年,基督其他那些曾經被伊斯蘭攻擊或者曾被伊斯蘭征服的國家和地區有(此處排列並無特別順序):葡萄牙、西班牙、法國、西西里、瑞士、奧地利、匈牙利、希臘、俄羅斯、波蘭、保加利亞、烏克蘭、立陶宛、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亞美尼亞、格魯吉亞、克里特、塞浦路斯、波黑、馬其頓、白俄羅斯、馬耳他、撒丁島、摩爾多瓦、斯洛伐克和黑山。
教世界的另一座大教堂,聖智大教堂(即聖索非亞大教堂,Holy Wisdom,Hagia Sophia)被穆斯林土耳其人永久性佔領(直至今日,土耳其穆斯林還在慶祝君士坦丁堡的陷落,這教堂的淪陷見證了太多暴行和殺戮)。
只有極少數的歐洲國家和地區,因為遠在西北方才僥倖逃脫了伊斯蘭的佔領,這些地區有大不列顛、斯坎迪納維亞半島、德國等。當然,那並不意味着伊斯蘭沒有攻擊過這些地區。事實上,即便在歐洲最西北的地方——冰島,基督徒也曾禱告祈求上帝拯救他們脫離“土耳其人的恐怖”。那可不是什麼妄想症,哪怕晚近到了1627年,穆斯林海盜還洗劫了歐洲西北部的基督教國家,抓獲400多名俘虜,將他們在阿爾及利亞的奴隸市場上出售。
美國也未能倖免。美國成立后不久,公元1800年,美國在地中海的商船就穆斯林海盜洗劫,水手因而被賣為奴。的黎波里大使向托馬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解釋說: “無論在哪裡發現非穆斯林,穆斯林都有權利、有義務向他們發起戰爭、儘可能多地囚禁、奴役他們。”
簡而言之,接近1000年的時間里——期間只有短暫的一段十字軍反擊——當代的西方世界被魔鬼一般的伊斯蘭所困擾,伊斯蘭日復一日地對基督教歐洲乃至整個西方文明的存在構成威脅。
問題在於:今天,無論僅僅是高中畢業或者有着研究生學歷,無論是好萊塢塑造或者新聞媒體介紹,佔優勢地位的歷史敘事就是穆斯林是“不容忍”的西方基督徒的“受害者”。(請觀看我在福克斯新聞Fox News節目中所做的回應,為什麼基督徒總被穆斯林迫害。)
所以我們淪落至今日之局面,乃是為一個不懂歷史的社會付出代價:在伊斯蘭教發動9/11襲擊后不久——而這襲擊僅僅是蔓延幾個世紀,席捲幾大洲的對西方世界聖戰的最新攻擊之一——美國人就選出一個擁有穆斯林名字和傳統的人當總統,居然選了兩次,這個人譴責十字軍,同時卻公開支持那個伊斯蘭意識形態,而歐洲的基督徒們正是與這個意識形態戰鬥了許多世紀。
毫無疑問,美國在歐洲的先輩們——這些人在歷史中時而與伊斯蘭對戰,時而被伊斯蘭征服——想必正在墓中輾轉難安。
你說,這都是過去的歷史了,不是嗎?何必舊事重提呢?即便一定要“接觸”一些歷史,何不讓這一頁翻過,大家往前看,開始一篇多元容忍和尊敬的新篇章呢?
這當然是個值得稱道的姿態——只是,事實是全球範圍內,穆斯林仍然表現出建立超級帝國的衝動和毫不容忍的伊斯蘭至上主義,與他們的前輩們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在於,現在的穆斯林世界已經無法通過傳統戰爭的方式來戰勝西方了。
然而,傳統戰爭並不是必須手段。感謝西方對歷史的無知,穆斯林正打着“移民”的旗號潮水般湧入在歐洲,他們拒絕歸化,建立一塊塊法外之地,按照當代的說法,這些地方被稱為“隔離區”,而按照伊斯蘭的術語,這些地方是“堡壘”(ribat)——在異教徒土地上,按照這種或那種方式建立起來的前哨陣地。
這會帶來另一個——甚至可能更為重要的問題:如果真實的西方與伊斯蘭曆史被顛倒過來,那麼,與之伴隨的其他一些“正統”歷史是真是假呢?
所謂的“黑暗時代”是不是真正因為基督教的“窒息”而帶來愚昧無知?或者這些所謂的黑暗時代——“碰巧”發生在伊斯蘭聖戰不斷襲擾歐洲的同幾個世紀——而正是另一個“宗教”來窒息壓抑的後果?
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這也是奧巴馬譴責的東西——反映了基督教的野蠻,還只是基督教對許多穆斯林以牙還牙的絕望反擊呢?當時有許多穆斯林表面上宣稱改宗基督教,實際上是在玩弄欺騙戰術(taqiyya,他欺也,為伊斯蘭教目的而撒謊偽裝),成為卧底,以圖顛覆基督教國家,使之歸附伊斯蘭。
別指望從西方編造歷史的始作俑者、捍衛者和傳播者那裡得到這些問題的真正答案。
在未來(無論這未來是什麼樣的),當歷史學家描寫我們這時代的時候,他們可能強調我們的時代居然被諷刺地稱作“信息時代”,但這並不是說這時代里的人們都擁有充分的信息,而只是一個謬論四散、不懂質疑的時代,整整幾代人都生活在被偽造的現實之中——直到幻覺的泡泡破滅為止。

Tuesday, November 17, 2015

咱攏親像羊失迷

咱攏親  
( Seattle 李忠興教授 曲詞,原為四部合唱 .9/20/2015  South  Canaan  Church  BH 獻詩)



咱攏親
各人 行
耶和華使咱眾人的罪孽,攏歸於身上.
伊受迫害,伊受迫害,伊受迫害,
伊受迫害,伊受害,受迫害,
在受苦的時陣,卻不開口(2x)
羊羔牽到受宰之地
像羊剪毛的手下無聲

也是安呢不開口。2X)
咱攏親
各人 行
和華使咱眾人的罪孽,
                       攏歸於身上
                        攏歸於

Monday, October 19, 2015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這個問題存在由來已久了, 英國科學家認為他們可能有一個答案。(原貼 Sept.2,2011, BH 新譯 )

科學家已經破解了世界上最古老謎團之一『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台超級電腦給謝菲爾德科學團隊和華威大學的答案:『先有雞』。

在這裡,該團隊的主要成員介紹了他們是如何解讀多年來的難題。他們的發現是一件很快樂的意外發現。這項研究的最初目標是要找到並了解動物如何製造蛋殼的?


我們的社會實在低估了雞,因為我們並沒有意識到牠們每次製做一個雞蛋,驚人的過程。當您早晨煮雞蛋,打破蛋殼時,你其實正找到世界上最神奇的材料。
難以置信地,蛋殼能夠抗壓,非常堅固但卻又很輕巧。人類甚至無法製造出類似這樣的東西。


如果有辦法製造『人造』類似的蛋殼,我們的時代將被徹底改變。


但問題是,我們還是不知道雞是如何製造蛋殼的 ?


們控制這個過程,一切精緻的細節,然而,我們甚至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如果能夠了解牠們是如何打造雞蛋,我們就會開始告訴我們自己,如何能做到這一點。


所以,我們找到了在愛丁堡,英國科學研究會的超級電腦 HECTOR(High End Computing Terascale Resource 高端計算巨大天文級資源)。我們希望通過觀察建構蛋殼過程中微小的細節,讓這台超級電腦能夠找出母雞是如何建構蛋殼的。首先,我們用程式把母雞製造蛋殼使用的所有“成分”輸入電腦。我們接著對電腦下指令說:“對,這就是雞造蛋殼用的所有材料--你這個電腦就去看看你能做些什麼吧?” 於是,這台電腦癲癲波波地走了好多,好多個禮拜,還無法製造出蛋殼。另一方面,一隻母雞,幾乎在一夜之間,就能製造出蛋殼。有趣的是,我們甚至原本沒有打算用雞蛋來做實驗。我們選擇了雞蛋,只因蛋白質是比較容易做的實驗。只有當我們得到了我們的結果時,我們才意識到,我們已經解決了這個永遠無解,爭論不休的謎。我們非常地驚訝。

實驗結果表明,在母雞中有一種非常特別的蛋白,充當不眠不休的建造,將蛋殼的非常微細部分,一點一滴地,慢慢一層層地加在已堆積好的蛋殼微細部分的上面。就這樣,它先啟動這一蛋殼建造過程,然後再去啟動造蛋的其他部分。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這個特別的蛋白當生成器, 去造蛋殼,雞蛋就不可能存在。然而這個特別的蛋白卻只存在母雞的卵巢中。
這意味著雞必定是先存在的。
但是,雞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您不覺得以下神的話語,從聖經中作出了很有意義的詮釋嗎?)


上帝說:“地要生出活物
各從其類,牲畜,昆蟲的樣式 ,
地 上 的 野 獸 , 各 從 其 類 。" 事 就 這 樣 成 了 。
於 是 上帝 造 出 野 獸 , 各 從 其 類 ; 牲 畜 , 各 從 其 類 ; 地 上 一 切 昆 蟲 , 各 從 其 類 。 上帝看 著 是 好 的 。
(創1; 24-25)
(*繼續上面的文章
... 這個發現具有巨大的潛力。
由於蛋殼是由許多微小的結晶體,我們可以使用這些資料訊息來了解如何製作和摧毀其他的晶體結構。例如,如何永久去除水垢結晶體充斥在水壺和水管裡。而且因為我們的身體用類似的方法,建造出牙齒和骨骼,也可以有許多醫學應用,我們可以了解更多有關如何重建人的骨頭。我有一種感覺,這項工作可以應用在很多方-其中許多我們可能還沒有想過呢。但最直接的結果是,我們已經解決了這個世紀之謎-我的電子郵件收件箱已經被電郵淹沒,我一直是一個煎蛋早餐的忠實愛好者,但我不認為我會以同樣的態度看那些煎蛋了--絕對另眼看待。 For English version, click the following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