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1, 2012

池塘裏的鯉魚--BH 摘譯自 “Hyperspace”






池塘裏的鯉魚--獻給一些自以為沒有靈魂的人們--

BH 摘譯自 “Hyperspace” by Michio Kaku



我記得我的父母常常帶我去舊金山的日本茶亭花園。我童年最愉快的回憶就是蹲在水池旁邊,看著五顏六色鮮麗的鯉魚在水裏荷花下面悠游自在的游泳。
在那些安靜 的時刻,我很自由地讓我的想像遨遊,我問我自己很多天真浪漫的問題,也就是只有一個小孩子會問的很可笑無稽的問題。比方說,那些在池塘裏的鯉魚是如何看著 牠們的世界的,我自己在想,那該是多麼奇怪的一個世界。

牠們的一生都住在那淺淺的池塘裏,那些鯉魚會相信牠們的世界乃是由水裏的荷花所構成的。牠們多半的時間都是在池塘底下翻轉尋食,牠們恐怕就很難意識到一個全然陌生的世界在牠們的水面之上會存在。

我的世界是牠們全然無法了解的,雖然我離牠們只有幾英吋,卻是咫尺天涯,我們彷彿被很大的深淵所隔離。這些鯉魚與我住在全然不同的世界裏,我們卻從來不曾進入彼此的世界,我們之中,其實只被一層最薄的界限所隔開,也就是水的表面。

我曾經有一次這樣想像著,可能在這些魚的當中有一些鯉魚科學家。牠們會嘲笑任何的魚,如果牠膽敢提倡在這些池子裏的荷花的上面,有一個相對平行世 界的存在。對一個鯉魚科學家來說,真實的東西都必須是魚可以看得到或者摸得到的。這個池塘就是牠們所有的一切,一個超出這個池塘且看不見的世界,在科學上 是根本毫無意義。

記得有一次下大雨,我注意到池塘的表面有成千成萬的小雨點。池塘的表面變得漣漪激蕩,而那些荷花被水波向各個方向推來推去。當我躲避風雨的時候, 我想像這些現象對鯉魚來說是怎麼個樣子呢。對牠們來說水裏的荷花好像是自個兒在那裏移動,沒有任何的東西推動他們。牠們所居住水的領域對牠們來說是看不見 的,就像圍繞著我們,看不見的空氣跟空間一樣,似乎是空無一物。牠們可能很迷惑,為什麼這些池塘裏的荷花會自己移動呢?

我想像著,牠們的科學家會製造一些聰明的詞彙叫做『奇力』來隱藏牠們的無知。因為無法了解在那個看不見的表面有著波淘湧動,牠們就會下結論認為這 些荷花不必被碰觸就可以自己移動,因為有一個神秘看不見的力量叫著『奇力』在牠們中間運行。牠們可以給這些 幻象很冠冕堂皇的名稱(比方說,遠方的奇力,荷花不碰自移。。等等。)

又有一次我想像著如果伸手把其中的一隻鯉魚科學家從池塘裏抓出來,會是怎麼樣的情景呢?在我把牠丟回水裏去以前,當我檢驗牠的時候,牠很可能會很 憤怒地掙扎。我想這件事對其他的鯉魚來說會是怎樣的情景呢?對牠們來說這可以是一件無法決定的事件。牠們最初會注意到牠們之中的一個科學家從牠們的世界裏 不見了,顯然地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不管牠們到哪裏去找,在牠們的世界裏,找不到任何失蹤鯉魚的痕跡,証據。然後幾秒鐘以後,當我把牠丟回池塘裏 去,那個鯉魚科學家就忽然間不知從那裏又重新出現了。對別的鯉魚來說,牠們會覺得一個神蹟發生了。

絞盡腦汁以後,那個科學家會告訴牠們一個很驚奇的故事。牠說:「預先毫無警告,我就從我們的世界(池塘)裏被提出去,被丟進一個很神奇的不歸世 界,那裡有叫人張不開眼睛的燈光,以及許多從來沒有見過奇形怪狀的東西。最奇怪的就是那個抓著我,使我成為囚犯的那個傢伙,看來一丁點兒都不像魚。叫我震 驚不已的是他也沒有魚鰭,然而卻能自由自在的行動。很驚奇的是我們熟悉的自然律在那個奇怪的世界裏面再也行不通。之後,忽然間,他大發慈悲,把我丟回我們 的世界。(當然這個故事,一個超出世界的旅遊可以是這麼神奇,以至於所有的鯉魚認為牠只不過是胡言亂語,大吹其牛。)

我想我們就像那些在池塘裏悠遊自在游泳的鯉魚。我們一輩子都住在我們的池塘裏。我們很自信我們的世界只包括那些我們可以看到或者可以摸到的東西。 就像那些鯉魚,我們的世界只包括我們熟悉的事物以及看得見的事物。我們拒絕承認,超出我們所能了解的相對平行世界或者更多度的空間可以就存在我們的隔壁。 如果我們的科學家發明一些觀念像是奇力呀,那只是因為他們無法看見那圍繞在我們旁邊空蕩的空間裏看不見的振動。有一些科學家一聽到更高度的空間,他們就覺 非常怪異且好譏誚,只因為他們無法在實驗室裏,方便地去測量。

譯者小語:
誠如Kaku所說,我們的確很像池塘裏的鯉魚,無法看見在許多自然現象後面,看不見全能的手;所以有些人就認為我們的宇宙是自然而然產生的,一口 咬定宇宙萬物並沒有一個造物主。然而基督徒因為與上帝有密切的關係,通過上帝話語的啟示,知道在這些萬有的現象後面,乃是看不見全能的上帝在支撐,維護。 當然那個抓魚的手只是象徵上帝的手而已,並非等同於上帝的手。又因為死去的人,死後並沒有留下什麼痕跡,所以有好些人就認為他們自己並沒有靈魂,且認定靈 魂是不存在。因為在實驗室裏並無法衡量靈魂的存在。然而如果我們被拉拔進入看不見的靈界,比如說天堂,那麼我們就可以看到死去的人,確實有靈魂且繼續存 活。畢竟並非所有東西都能由實驗室裏測量出來。

近年來,有好一些理論物理學家熱衷「超弦說」(String Theory)是現代科技尚無法做實驗證實的,因此他們提出許多見解及數學,物理理論,想要說服其他的人,相信第五度空間或超空間(統括十度以上空間)的 存在。Kaku 就是他們當中的一員。我發覺他所提出來的見解似乎也可以用來幫助我們体會到靈魂以及天國的存在,雖然這些更多度的空間是微乎其微,肉眼看不見的世界,卻可 幫助我們同理投射到超越宇宙看不見的靈界。他書中提及「平面人」一書(Flatland by Abbot. E.A.),書中的平面人只活在兩度空間的國度裏頭,無法體會到任何立體的世界。

一個平面人如何體會查驗立體的世界呢?照專家的說法,他至少有三種方法,第一種方法,乃是看立方体或球體等立體的東西,投射在平面上的影子。第二 種方法乃是看它的橫切面,也就是第三度空間與平面交接的地方。當一個球滾來的時候,平面人只能看到大大小小的許多圓圈,然後圓圈就不見了。對平面人來說, 該球忽然出現又忽然不見了,來去無蹤,很是神秘。第三種方法乃是把立體的東西,例如盒子,拆下來看。事實上,只有兩度空間的平面人並沒有拆立體東西的能 耐。解鈴還需繫鈴人。如果由立體人來拉拔平面人,讓他脫離他的平面,到較高的地方,鳥瞰下來,也許他會見到全新的立體世界也說不定。

以此類推,鯉魚若要見到池塘外的世界,需要有人拉拔它。而這個人必須是兩個世界都看得很清楚的人。當然該鯉魚科學家也可以質疑,當牠被提離開池塘 時,所經歷大自然世界,是否是一個真實的世界,還是一個出於牠自己幻想的虛幻世界。如果有人繼續不斷地抓更多的鯉魚上來,再一一把牠們放回水裏去,那麼, 就會有一群鯉魚,有共同的經驗,談起那個天外天(池塘以外的世界)的時候,可以共鳴。牠們就不必再質疑是否集體看到幻象,或者只是自己異想天開的心理作 用。像這樣,我們需要一個從天上來的耶穌基督來拉拔我們,讓我們可以超越我們的世界而看到那永恆的國度。祂也應許賜下聖神(聖靈),給凡信靠祂的人。這是 千千萬萬的基督徒可以做見証而且屢試不爽的。聰明的您,可願一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