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台語劇: 白七傳



(版權所有, 歡迎採用, 但請告知並註明出處)

BH 編劇

劇中人:

白七﹕顧守耶穌的墓之兵團團長.
彼得: 有過三次不認耶穌的門徒.
馬肥耳(馬勒古): 大祭司的僕人, 我的耳仔被彼得削下來,
佳哉耶穌真仁慈,有給他裝倒轉去.
大鼻: 馬肥耳的親戚, 當時在場.
使女:大祭司的女僕人
四鬼 及 白七的某 及阿三…等僕人們 .

第一幕﹕彼得佈道會會場
(*彼得佈道會,聽道的人很多,所以由會眾權充,大家唱短歌“來信耶穌,來信耶穌…”* )

馬肥耳(馬勒古)﹕(* 自言自語*)夷,台頂這人真面熟,不知呧那里(to-uī) 曾見過?
對了,伊兼拇是(m̄-sī)削我耳仔的那個人,人人攏講我肥耳這對大耳真是福相,拇久(m̄-kū),樹大召風,耳大也召災。話講倒轉,嘛佳哉,我的耳仔有夠大,才沒削著面。閣卡佳哉的是耶穌真仁慈,有給我裝倒轉去,祂真正是愛對敵。那無,我右手邊就減一個耳仔啦。今我欲聽看他底講什物?有機會我也要找他算帳。我這對肥耳也足有路用,是順風耳!與千里目同款好用,遠遠就聽到消息,必要時就溜韁(liu-kiang)。三十六計,走是上策。

大鼻﹕安尼,你泰予(hō•)耶穌的學生削著你的耳仔?你泰無卡緊跑?

肥耳﹕(* 低下聲來,發現自己太吹牛了,找個台階下*)無法度啦,什人叫我做大祭司的奴僕呢?除非我辭頭路,若無,那次的災禍我是逃不了的。

彼得﹕各位兄姐,我是彼得,是耶穌上無效的學生。耶穌實在有復活,閣顯現給阮看,若無,我打算再轉去抓魚啦。跟祂三冬,到路尾,祂竟然給人抓去釘十字架,俗語講“死就息了”我足失志,轉去阮厝裏,予阮某笑我無路用,只會跟在拿撒勒人耶穌背後
走,一點路用的無。。。

肥耳﹕(*帶諷刺地插嘴*)什物人講的,你足勇敢,有人看到你拿刀削大祭司奴僕的耳仔呢?

彼得﹕有影,頭起,我親像足勇敢,好膽削人的耳仔;拇久̆(m̄-kū),講起來真見笑,到後尾,我竟然三次不認耶穌,我一向以為我真勇敢,閣誇口講“設使若著與耶穌死,我嘛甘願”。想不到,到時竟然一點兒勇氣都無。各位,我今天這尼勇敢站在這,就是因為耶穌真正有復活了。祂就是咱所底等待的彌賽亞,恁若信祂,就會得著新的活命。嘛會看著上帝的榮光。。

白七﹕(* 把彼得抓下台來,自己上台去* )恁大家拇倘(m̄-thāng) 聽他亂講,我是
顧守耶穌的墓ê 兵團團長,我上清楚,耶穌的屍體就是祂一群學生偷搬的。我親目看著的。

肥耳﹕(*不服,也上台去*)安尼,你泰不給尹攏總抓起來?

白七﹕阮。。阮足愛睏。。。

肥耳﹕你不驚嶄頭(chām-taû)?

白七﹕我。。我。。
(* 台下,眾人議論紛紛* )

大鼻﹕哼,拇是我呧吹牛(雞嚷 ke-kui)凸風(pòng-hong),我這支大鼻是虎鼻獅,嘛是遠遠就會聞phīⁿ到麻煩的代誌。比肥耳的順風耳閣卡厲害,是正港的萬里鼻,會通聞phīⁿ到萬里香,萬里臭。我現在有聞著一些怪味;我還iaū記得剛才被抓下台的彼得,耶穌受抓那晚他有與阮做伙烤火,彼時陣,他的面青森森,不敢看阮。我對他說”我親像有看著你與耶穌在客西馬尼園ê款“(因為我親像有看著他削我的親戚肥耳的耳朵)”他聽我講安尼,真著驚,若親像弄破膽ê 款,卡緊講“無這款代誌,我根本的不識(m̄-bat)耶穌。”他本來彼尼勇敢,泰彼晚破膽,變甲親像貓鼠彼無膽?奇怪,現在泰會閣這尼勇敢起來呢?

彼得﹕(插嘴)你講了真對,我彼hit晚,有影是安尼。

使女﹕對,對,那晚你問了(liaù),我續下去問他”你親像與耶穌同黨,因為你與耶穌講話相款,有足重的加利利腔(khiuⁿ)?”他一點兒也無承認,並且卡緊咒詛講他拇識(m̄-bat̆) 耶穌。
因為他真驚嚇。耶穌實在有夠可憐,尹的學生中上勇敢的也變成那麼無膽。其他的學生閣卡拇免(m̄-bían kóng)講,都跑光了。(M̄-kū) 拇久,奇怪,現在他泰會這尼勇敢?兼會耶穌真正復活了!

彼得﹕真正,真正,耶穌真正有復活!

白七﹕亂講,死人泰會復活呢?我明明看到尹īn來搬耶穌的屍體。

肥耳﹕安尼,你泰不給尹īn攏總抓起來?

白七﹕真不湊巧,彼當時阮足愛睏,阮攏睏睏去。等阮醒起來的時,尹īn已經搬走了。

大鼻﹕夷,恁lín攏底睏,泰知影是什麼人偷去的?

白七﹕哦,我有聽著聲,我揉我的目睭,揉揉啦,就看到耶穌的學生底搬屍體,但是我足愛睏,無法度捉尹。

肥耳﹕你剛剛拇m̄是講,恁醒起來的時,尹已經搬走了,現在,泰閣講看著尹在搬呢?你兼不是自相矛盾?耶穌的學生兼有穿制服?尹兼有青面貓牙嘛?恁目睭蓋蓋(khé-khé) 泰也ē 知影尹是耶穌的學生?

使女﹕奇怪,恁泰會一團的軍兵攏睏睏去了?恁兼拇是m̄-sī 堂堂羅馬大帝國上勇的兵嘛?
恁是吃什物,集體中毒,昏昏睏睏去呢?恁拇驚(m̄-kiaⁿ)給總督聽到,抓去嶄頭(chām-thâu)?

白七﹕總督彼hīa,有祭司頭會替阮講話,阮拇驚m̄-kiāⁿ。(* 龜腳跑出來(sô-s0̂ chhut-lâi) ,變面,惱羞成怒* )無管安鑽an-chòaⁿ,反正就是耶穌的學生搬去的,你們若再無聽話,我就要捉人了。事實上,恁無申請登記就自己聚集,已經犯非法聚會,來啊,給尹攏捉起來!(*講了,吹起哨子來,一些埋伏在會眾裏的便衣警將他們通通抓走了*)



第二幕白府(十年後,白七重病快死了)

白七﹕(* 一面講,一面咳嗽,咳的好厲害*)
阿三啊,卡緊叫我的bó•來。我快要死了,(咳嗽)叫大家攏來,我這個病是無醫了。我有要緊的話欲對恁大家講。對了,那個彼得, 緊去叫他來,卡緊,卡緊(* 咳嗽*)那無卡緊講一些心中的話,恐驚無機會了。(* 一會兒 工夫,除了彼得,家人,僕人全到齊了* )

白七﹕恁大家兼知,良心的控告就是活地獄!這十冬來,我一直向人宣傳耶穌的身軀是
祂的學生thāu搬走的。事實上,我心內真清楚我是世界上蓋大的”白賊“,因為我親眼看到耶穌復活,也看到天使搬走封墓門的大石,將它搬上小山坡上去。不過,我收到祭司的大把大把的金銀財寶,就出賣我的良心,叫部下四處(sì-ka-kè) 傳這個白賊話,自己也四處(tak-sì-kè) 壓迫信耶穌的人。無不對(bô-m̄-tioh),我變甲kà足富有(hó-giah),錢箱多(siuⁿ- chē) ,我就花天酒地, 嫖,賭,飲(phiâu, to•, im̀) 攏總大大甲享受

白妻;你足夭壽,足無天良!。。。

白七﹕你不要插嘴,我快要死了,你還與我,槍話講?!。。起初感覺足鬆快,若像吃仙桃,總是無久就發現金錢無法度買平安,我的心越來越無平安,常常睏不去。吃
安眠藥嘛無效,我就灌酒,灌甲醉醉,猶原無平安,越來越睏不去。我也一直吃煙,想要壓制良心的控告。卻一點兒也無效。阮某箱(sīuⁿ)噪唸(chāu-liām),我jiū 四處找相好,找紅粉的知己。

白妻;藉口,藉口,你這個老不休的風流老鬼!。。

白七﹕總講,安尼我漸漸變成酒鬼,色鬼,煙鬼,真見笑,攏無底顧家庭,現在著肺癌,真是報應。希望恁攏原諒我。不要學我ê 款,一定要做一個老實人。白賊七將死,吐出真話,拇愛(m̄-aì) 閣再講白賊啦。。。

鬼頭﹕(* 不等他說完*)卡緊拖他走,讓他閣講下去,還得了,咱煞攏無功勞去,無采以前咱在他身上下那麼多(hiah-chē)的功夫。

白七﹕(* 大聲驚叫*)夷,那是誰來了?不得了,我真是活活見到鬼了。

鬼一﹕白七,我來接你回去了。因為你是阮的忠實信徒。

白七﹕恁找拇對(m̄-tioh)人啦,我不認識恁,我也不是,不是恁的忠實信徒。

鬼二﹕拇久(m̄-kū),阮卻非常認識你。

鬼三﹕對,對,凡若愛講白賊的人攏是阮的徒弟仔,徒孫仔。恁兼無聽過,魔鬼就是所有講白賊的人的老爸,因為魔鬼從(tuì)上起頭jiū 講白賊。

白七﹕救命!救命!彼得來了沒?彼得啊,救命!

鬼四﹕太慢啦(siuⁿ- bān-lah ) ,何況彼得也是人而已,他無法度救你了。

白七﹕我的天啊,真正是有鬼,真正是有地獄,我看到地獄之火底(te)等我,泰攏沒人甲我警告呢?

鬼頭﹕拇免(m̄-bían) 囉唆(lo-sō),緊走。(* 眾鬼拖他下去* )

幕下, 全劇完(人若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白七傳主題歌)

http://heartstring2.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8.html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