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6, 2008

巧遇地質物理學家

有一個夏天, 悶熱的七月天下午,我帶著2個女兒去上鋼琴課。因為剛換了新的老
師,所以我就進去,坐在那裏,觀察這位新的老師。沒想到小孩的琴聲卻引來鄭博
士。(鋼琴老師的丈夫,那天他剛好在家,他們兩個人都是韓國人)

簡單的寒暄過後,我問起他們的信仰,因為我知道許多韓國人在本國時,非常熱心
愛主,但到了美國以後,都不再熱心,不知是什麼緣故?結果他要我到Family Room
去談,原來他在韓國的時候,也常去教會。然而到美國以後,看到很多美國的基督徒
都有強烈的種族歧視,覺得教會裏似乎偽善的人太多了,因此不再去教會。雖然如此
,他仍然追求探索生命的奧祕。他告訴我他是個地質物理學家,而且常被邀請到各國
去發表演說。許多次都是帶著月球上的石頭,去展示及演講的。有一次,他與幾位諾
貝爾獎的得主一同被請去參加一個國際會議,其中有一位與他同寢室。於是他便請教
這位作者--專門討論地球的年齡及宇宙萬物的來源並且得過諾貝爾獎金的專家,到
底「生命的來源是什麼呢?」。沒想到那人回答他:「我不知道!」並且他坦白承認
,越研究越不知道,越無法了解宇宙萬物的確實來龍去脈。那人告訴他,窮畢生的精
力,努力研究,仍不得結論,有時真的很灰心,想不要那麼嚴肅,乾脆翻翻
「花花公子」雜誌就算了。

當時上帝給我的靈感,使我想起了聖經的話以及一位傳道人的講解,於是我對他說:
「世界上沒有人能像耶穌那樣確實的宣告「我知道我從哪裏來,往那裏去」因為耶穌
基督是神,所以他能做那樣獨特的宣告。

接著,我把以前看過的一篇文章「蛻變」(Metamorphosis) 與他分享,該文的作
者,以寓言的手法,談到一群聰明絕頂的蝌蚪,如何在池塘裏開哲學會議,嚴肅地思
考「如何離開水,仍然能夠存活」,也就是說仍然能夠呼吸。顯然的,他們無法了解,
何以他們的伯叔們,竟能離開池塘而存活。他們討論的死去活來,卻沒有結論,百思
不得其解,敲破了頭,都無法了解何以如此。然而有天,當它們變成青蛙的時候,他
們再也不需要辯論。生命的蛻變叫他們能夠說「原來如此」。像這樣,我們活在三度
的空間裏,也無法了解神的國度之奧祕,唯有重生,得著上帝的生命,生命全然改變
以後才能了解神的救恩,體驗到神所賜新的生命。
(此文我已轉貼過了, 欲看全文請按下連)

蝌蚪大學的雄辯家 (轉貼)
談著,談著,小孩的鋼琴課結束了,他的太太及兒子都加入我們討論的行列,簡直
欲罷不能,最後他建議下次我帶小孩來上客的時候再繼續討論。在回家的路上,
我由衷的感謝神,賜我適當的言語,勇敢的與這位科學家談到信仰,雖然我是那麼的
不配,然而神卻照祂的應許,預備了該說的話.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巧遇了. 原載迦南美地 Nov.1984)


1 comment:

BH said...

主內親愛的兄姐們:

但願我們都好好抓住機會,為主作見証。不要怕,因為神必預備話語,我們只要倒空自己,讓主使用,也用各樣的智慧,把主的道理,豐豐富富地存在心裏,若有人問我們心中盼望的原由,就可用溫柔的心回答各人。

想一想,什麼時候是我們最後一次向人談到主?我們是否信主多年,卻從未向我們的朋友介紹過這位主?為什麼我們天南地北窮蓋卻言不及"主"?神是否也為你,我,預備了多次的巧遇,為什麼我們硬是不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