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4, 2008

蝌蚪大學的雄辯家 (轉貼)

蛻變(Metamorphosis) By Dr. John White
戈 譯 泉 源 文 選
原 載 The Way 季刊

寶寶昂昂然的從小池哲學討論學會中出來從那急速顫動著的小尾巴。可以見到他在剛才的辯論會中,頗為那些全無思想的蝌蚪生了點氣。
當然,能有寶寶一般資歷的,實在無幾。他在蝌蚪大學裏的幾年日子,藉著自由思想交流的薰陶.,大大的擴展了他眼界的領域。戴了方帽子後,他一面在大學作講師,一面在班究院繼續深造,所發表的一篇論文:『尾巴擺動律與社會環境之適應』更在思想界轟動一時,雖然為此招來了不少激烈的駁斥,並使他失去了許多舊日的同窗,但在他看來,該文對水族動態的瞭解實在創下了劃時代的一頁。
可惜的是,小池國度的人士普遍對思想界的拓展沒有多大興趣。他們的想像力大都被小池本身困死了.科學家所描述的大川深洋,與他們簡直就全無關係; 『龐大的距離?』『無盡的空間?』『小池以外的生物?』『這些對寶寶有無比挑戰性的問題,在一般弱小得可憐的頭腦中,不過是荒謬之談。想到這裏,寶寶的尾巴又不由自主的顫動起來,頗以『寡人』之能『出乎其類拔乎其萃』而有點自得。
正當此時,一條急速滑過的黑影輕輕的落在『忘我之境』中寶寶的跟前。稍定神,
發覺來者並非別人,正是哲學討論會中一位頗有前途的新秀青蛙君是也。雖然在寶寶的眼中,這小子還脫不了一般世俗的迷信和主觀,但寶寶仍親熱地招呼.. 『今天天氣好哇!』
『頂好』, 青蛙接著說: 『噢!那上面的世界是那麼的可愛。在我『改變』以前,
可真從沒有想過世上能有這般瑰麗的色彩。』 『又來那一套!』 寶寶滿肚子不高興,只是還沒露諸形色,『我對你的誠意一點也沒有懷疑,』他微笑著說『不過以我在心理學中所得,我臆度你的所謂『改變』,無非是心理現象而已。』青蛙稍微感到困惑,這誠然是一個現象,但我確知自己和以前有著顯著的分別。他望著寶寶顫動著的尾巴和自己強勁的肌肉,繼續說『譬如:我現在能做一些我以前所不能做的事情。』

寶寶變得莊嚴了,轉轉眼睛,擺出學者的風度。你之所謂改變乃是在於你『以為』自己是改變了, 我曾目睹不少同樣的例子。無非表現神經活動對身體所發生一種不可思議的影響力,』 他頓了一頓繼續說﹕『或者,我應稍為更正一下剛才所說的,你的『改變』不單是心理現象,乃是心身交感現象.』
『我不知道你之所謂『心身交應現象』是甚麼?不過,假如是這種現象使我生了雙腿,那『心身交應現象』也倒不錯呢,』青蛙有點挖苦的說,一邊展著雙腿,在寶寶面前輕快的兜了一圈,然後又重新坐著說:『你的意思是我的雙腿有點不真麼?』

『噢! 不,不 。』寶寶在辯論台上那種不可捉摸的詞令終於有施展的機會了。
『絕對不是,當然,我不能確知你之所謂『真實』是指甚麼;但—
他的足尖又不住的打著圈兒,『假若你所指的合乎我猜測的 ,那麼我可以說就是在你談論著那奇異的『空氣』、『陽光』、『昆蟲世界』的當兒,你的雙腿就生長出來了。換句話說,君之雙腿,乃閣下虛幻、主觀的經驗創造出來的。』
青蛙開始感到有興趣了。『你是指『虛幻』加上『信心』就變成『真實』麼?
『正是如此。』寶寶挺挺肚子說:『就拿催眠術作個例子吧。假若我把你催眠後對你說: 『你飲醉了』,你恐怕立刻要變成一只醉蝦蟆呢。』
『但我並不是真醉了。』
『對,一點也沒有錯,但你那改變卻是真的,更貼切一點說,催眠術能使你
的身體發生確實的變化;當你仍在受催眠狀態中,而我告訴你,要重重的打你一下,但卻輕輕地觸碰你,你被觸的地方要立刻紅腫起來。』
『你是說我的雙腿,正如那塊紅腫,是由幻想中的一拳打出來的麼? 』
『正是如此。』寶寶雄辯一番之後,肚子挺得更高了。
青蛙終於忍不住說:
『那麼,為甚麼你不找一位催眠家為你安上雙腿呢?那不是比你那軟軟的尾巴強麼?
當我開始用雙腿的時侯,我也把那尾巴丟了。』這回寶寶的尾巴真個是被踏著了。雖然微微的轉了顏色,卻仍不減那辯論家的風度。
『當然 』,他又搬弄著那學者的詞令, 『我不得不承認,現今的心理學和催眠學仍在孕育時期,但 『事雖不同,其理則一,只是假諸時日,就是創造更大的奇蹟,亦易如反掌矣。』
『雖然如此』,他繼續說: 『我個人卻寧願選擇思想之忠誠,而反對從虛無幻境中尋找廉價的利益,
拿個人性格之完整來換取一雙蛙腿.那簡直是對人性的一種侮辱。無論如何,我對君之掩人眼目之玩意實在全無興趣。』寶寶把尾尖著意的上下挑動,憤憤然有幾分像個道德哲學家,但他那軟弱的身軀,在那強健的青蛙之前,卻不免有點相形見拙了。
『但,寶寶! 』青蛙的目光實在帶有一點同情,『那上面的天地是真的。我沒法向你解釋。但它比這個水族世界來得真實呢! 』
『對於你可能是更真實。』
『對誰也是一樣的真實,寶寶。』
『對我卻一點也不真實。』
『寶寶』,青蛙完全除去了他原本戲謔的態度. 『不論你感到與否。那世界仍然要存在,你就是不相信,那世界也完全不受影響,就是現在,我們談論的時候,藹風正吹過池面,和暖的陽光普照著萬物,其他如我一般的青蛙,正在那靈美之乾地歡騰跳躍 o 』
『多麼的美麗!』 寶寶底語調幾乎把他心底的渴慕也洩露了出來,便連忙清清嗓子說:『但我甚至連你所指的是甚麼也不知道;例如..你所講的『乾地』究竟是甚麼東西? 唉!不要再試圖向我描述了。每當我向你問及的時侯.你除了給我一個神秘的觀念以外便不知所云:你的所謂『乾地』,是可以量度的麼? 是長呢? 是短呢? 何色? 何嗅? 對這些問題,你只有一個否定的答案。就我所能理解,你之所謂『乾地』, 無非是觀念之一种,就是我們所適應慣了的水界以外的『另一觀念』。除非你能拿出確據,我如何能相信? 』
青蛙伸伸他的壯腿說: 『這不是證據麼? 』
寶寶顯出不耐煩的神色,
但青蛙繼續說: 『甚至我們現處的水界不正是你之所謂 『另一世界』之明證麼? 當雲彩把太陽遮蓋了的時侯,我們的世界便變得灰暗。雨點從天空打下來的時侯,我們的池面便洶湧不定。』
這時寶寶頻頻顫動著那小尾巴,顯示出一种不可耐煩的鄙視,『無知的人最愛用一些無稽的神話來解釋自然界的現象。科學已充足地解釋了這一切變化,又何須再假設一個神祕的.充滿日、月、雲、雨的幻想世界啊』
『寶寶!我見過雲,受過陽光.,』
『那麼,指給我看! 』 蝌蚪不耐煩地叫道:『給我看看那『太陽』。讓我見見那『乾地』。』
一時間,大家都靜了下來。
『我不得不承認我無法使你見到太陽,除非你的眼睛改變了。聖書上有一句這樣說: 『蝌蚪若非蛻變,就不能見那優美的乾地』,說實話,我是多麼渴望有一天能與你同遊於青草地上,使你也見到我所親身經歷過的;但是我現在不能與你同去,你的身体那能經得起那熾熱的陽光,前些時你曾說,是我的信使我長出肺和雙腿;不錯,但我更希望你知道.假若我缺少了肺和雙腿,我是無法生長在『乾地』的。我的『蛻變』是邁入那新世界必經之門,進入以後,我所見的多了,身体亦隨之發生更大的變化,眼界亦隨之擴大。
蝌蚪沒有回答,小尾巴沒精打彩地躺著。『你所需要的其實不只是眼前的證據。最主要的問題是你願否追隨你所能見到的明證』。青蛙繼續說:『除非你願意用著眼前的證據,你將無法得著更多的明證』o
蝌蚪只在喉間發出『唔唔』的聲響。
『對不起,這裹很侷促,我要往上面吸口新鮮的空氣!』青蛙一面說,
一面撐動著雙腿,轉瞬便消失在池底昏暗的光線裏。蝌蚪在那裏躺了好一會才茫茫然的從那堆水草中轉出去。尾巴的擺動顯然遲鈍了,或許他仍沉醉在剛才那段精闢的辯詞中.或是斟酌著下次在哲學辯論會中,怎樣好好教訓一下那蝦蟆.… 但他真正的思念卻沒有人能知道了。正當他在『五里霧中』之際。一片龐大的黑影
掠過上面,隨之一股狂流,他感到自己被緊夾著急速上升。霎時間,眩人眼目的強光把他包圍著,但還未及呼吸,便已墮下一個墨黑的深淵裏。四周是無法抵受的酷熱;他奮力掙扎,他張著喉嚨,他.......;
隨著幾下滾動的波紋,小池面又回復了平靜。一只小白鵝優游自在地滑行,伸著頸項,不時的往水面探索。

註:這篇是我大學時代就鍾愛的一篇短文, 恰與物理學家Michio Kaku 近來在Hyperspace 一書告訴我們他小時想像的鯉魚世界, 相映成趣, 異曲同工, 遙相呼應. 有興趣者請按下
http://funp.com/t117979
池塘裏的鯉魚--獻給一些自以為沒有靈魂的人們

1 comment:

愛流浪的小明 said...

這篇文章很有趣呢~

小明先幫你推好文囉^^

先謝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