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 2008

掉進古早糞坑的小女孩(轉貼)

郭鴻文醫師之三妹--陳郭明華傳奇的大半生 原載「永恒的生命」

我出生在傅統的基督教家庭,是第四代的基督徒。祖母的父親-李豹,是台灣第一代的傅道人。祖父郭洪建在賣魚, 他共有八個孩子,其中五個兒子是醫生。我的父親郭成章排行老大,他也是一位醫師。

我的一生,因為父母的基督信仰,也蒙上帝的眷顧。小時候,曾經不慎被小朋友推入糞坑,還好前一天,人家剛來挑肥,將糞坑的水位降低了, 所以我才未淹死。國小時,有 一次感冒,趁佣人去拿開水給我服藥時,自己一口氣,把六包退燒藥全部吃下,女傭年輕又缺醫學常識,還驚奇地跑去告訴母親,誇獎我能幹,幸好父親緊急救治,才末發生危險。有一次,郭束昭姑姑的小孩---當時3歲的李慶安醫生,因不慎陷入軟泥裡,幾乎沒頂,我竟然能奮力把他救了起來。在東港海邊,我也曾跳入海水中玩, 突然一個大浪打來,驚慌中自己爬回岸上。從小,神便在暗中一再保守我的生命。

我家住東港,父親就在那裡開醫院一慈生診所(東港鎮延平路l28號),他十分有愛心,常接待遠道的信徒到家中吃飯。曾經有人向他借錢,他不但末索回,還拿錢幫那人修房子。父親生熱心,助人,為兄弟、親戚、朋友、鄰人墊學費,所在都有,他的行止帶給我極大的影響。

當我們小的時候,每天早晨,父親非常注重我們的營養,一定給我們牛奶及蘋果吃。我常常把蘋果留下送給路上的乞丐,也常把路上的乞丐帶回家裡吃飯。

昭和十六年(民國30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我正好國小畢業,到日本就讀長崎純心高等女校,住在康嘉音姑丈家,當時康先生在日本開診所,虔誠愛主,家中每晚舉行家庭禮拜。有一次我想利用休假回台灣探親,但因少一張船票,而作罷。此艘原先我要搭的船,高千穗丸,在航行途中因觸水雷,而發生了震驚當時的沉船事件,船上有一些台灣人罹難。神再一次奇妙地保守我的性命。兩年後,因戰爭緣故,我們疏散到日木長田,因此我轉學到諫早高女學校就讀。

在升上中學四年級時,即昭和二十年(民國34年)的八月九日,上午十一時,長畸發生了舉世皆知的原子彈爆炸事件。不久我知道姊夫的屋主被炸死,特地買了來回票,正打算到長崎去慰問,在車站遇見三位台灣醫生也要前往,我因為空襲警報,心中感到不妥,就臨時取消去長崎的行程,沒想到竟然又因此逃過一劫,全能的神又一次把我從死亡邊
緣拉了回來。當時遭受原子爆炸的病人,就以火車運到我姑丈家中診所對面的國小集中救治,我想到「施比受更有福」(徒20:35),便主動去幫忙照料病患。其中有一位來自家鄉東港國小的鄰居,曾是我在長崎純心女子高校的同學,她因被原子彈炸傷,特地到我姑丈的診所求治,我便照顧她,直到去世為止,並為其遺容化妝。由於我曾經協助日本原爆賑災,至今領有日本「原爆手冊」,享受全額醫療公保及老人年金近3萬元的日幣,去世時,也可以支領喪葬補助,我感到很欣慰。

回到台灣,21歲時,經人媒介,我嫁入末信主的家庭,日日盡本份做媳婦,對公婆晨昏定省,婆婆生病時幫忙洗操、打針。當時因忙著家中的生意,加上孩子年齡尚幼,為了生計,經營新娘化妝,並很少到教會禮拜。直至有一次,上帝以夢境讓我知道:我在蜿蜓的小徑上,看見耶穌叫我,我一直辛苦地追索祂的腳蹤,卻苦苦不能近祂身旁。

我在陳家,婆婆信奉道教,在她未信主前,曾說:「死後,家裡才能舉行禮拜。」後來,蒙神的恩典,婆婆願意除去家中偶像,受洗、得救,真是感謝主,讓她人生最終能悔改信主。婆婆過世後,我又回到教會,為了能專心禮拜,當時禮服生意活絡時,我也交待家人:若有客人在禮拜時來談生意,不要到教會找我。因為自從聽到牧師說,禮拜時,要接受牧師在散會前的祝禱,才是有福的。我便決心不要在聚會中提前離席。

有一次,劉清仁長老的二公子所屬的教會需要建堂奉獻,因為當時手頭沒有足夠的錢,我正想借錢去奉獻。就在聚會時,家裡突然打電話到教會,告知有二人到店裡來租禮服,並己先付所有費用7600元,(…般規矩是只先付定金而已),而這些錢就足夠我來奉獻,上帝真是奇妙的神。因此,我心裡充滿感謝、喜樂地把全額奉獻,獻上百分之百的心意,因我知當我有所保留,就是損失。每次只要有奉獻的心、,神便賞賜,我常常經歷到馬太福音所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太6:33)

在我45歲那年,有一次與先生開車,經過潮洲大橋時,車門突然開啟,我摔了下去,所幸蒙神保守,讓我只是輕傷,我再次體驗神的應許「因他要為你吩咐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你,他們要用手托住你,兔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詩91:11-12) 以前我因怕人嗤笑,不敢做飯前謝飯禱告,怕被人笑,自從被選為執事,便決心好好讀聖經,禱告,認真追求主。也希望在家中有見證,為了能帶領家人信主,總是盡量凡事忍耐,盡力表現好的行為。盼望能全家歸主,這是我畫夜在神面前的禱告。2004年10月16日,我的丈夫陳耀火先生,82歲,已經受洗歸主。感謝神的保守與恩待。在他連續2年2次的中風,仍留存他受洗的機會。

現在年紀愈長,愈希望能抓住各樣的機會傳福音。有一年九月九日我搭亞細亞航空從桃園飛往日本在機上遇到二位來自高雄岡山的婦人正要到日本去幫傭,因不懂日文,且末到過日本我們便談起來。我向她們傅福音時,其中一位談到她身世坎坷,因拜神明而感到厭煩,曾主動到教會尋找真神,但卻擔心教會的人輕視窮人,而失望地不再去了。我向她做見證,正好她胃痛,我便留下胃藥及電話,地址,盼望她們能再到教會去。

我一生多次蒙神保守而存留性命,正如聖經所說「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徒17:28) 存著感恩的心,願把餘生獻給主。我因口才不佳,無法傳講長篇道理,只望能在日常生活中見證神,學習主耶穌為世人犧性的愛和祂憐憫人的心腸,來愛我週遭的人。

今年,我已經81歲,我感謝上帝造我、扶持我,雖然我經過患難,仍然可以安立在上帝的面前,享受祂所賜下的福份。

請參考以下三連:
自我懲罰的郭父--全家不能有笑聲:

高千穗丸遭難記

http://shinseimaru.blogspot.com/2008/02/update-3.html
孫醫師命大...他與廁所一起震落海裏,漂流海上,變成救他一命的救生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