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被遺忘的一頁台灣史「神靖丸」



2006年,在夏威夷參加完了老公四十年同學會郵輪大團聚後,隔天,我們拜訪了珍珠港,在那兒看了珍珠港事件的歷史影片。不由得想著如果日本當年不曾偷襲珍珠港的話,也許我爸就不會32歲,年紀輕輕就失去他的生命;這麼一想,眼淚就不聽話地直流。因為如果日本沒有偷襲珍珠港的話,美國可能就不會捲入二次世界大戰,當然更不會有太平洋戰爭囉。(日本軍閥所謂的「大東亞聖戰」)
事實上,對元兇日本軍閥或美國炸沉了我爸爸服役的船「神靖丸」號, 我沒有任何仇恨。一直到最近經由Eye Doc. 的「神靖丸」部落格, 我才知道是 38特遣隊,炸沉了「神靖丸」,讓我在母親肚裡就失去了父親。 其統領海軍副將約翰麥凱恩,是2008年美國總統共和黨候選人的祖父。這個發現是否使我不想投票給麥凱恩,即便沒有其他正當不想投他的理由呢?不,我仍有可能投他一票,因為我認為在國際事務及戰爭上,他應有更好的瞭解及洞見,只因他在越戰曾淪為戰俘。又共和黨總統通常對台灣較有利,較有國際觀。我只想說,對導致我父親死亡的人及其子孫我並沒有任何仇恨。
最近,有一位朋友在她的電子郵件向友人談及我爸爸曾當過軍醫,為日本帝國主義者效勞云云。她的評論雖無心,卻有些讓我覺得傷感情。這對那些被強迫徵召為日本政府前往太平洋戰爭的人是很不公平的。誠如Eye Doc 所說﹕
戰後的台灣處於尷尬階段日本人己撤走 國民政府來接收朝代一換新來的掌權者 好作超越時空的价值判斷被征召從神靖丸九死一生的倖存者有的後來還被誣為幫助日軍的漢(台)』,有理說不清
試想,台灣在日本政府50年統治下,灣人如果認同日本這個國家,有何罪呢?這樣的心態,何該非議? 我们豈能批评责怪他們呢?
雖然我的父親有机会逃跑,他並沒有跑掉。雖然有些人曾勸他逃跑過。例如,我的外祖父告訴他,船一登陸香港就可以逃走了。因為我的外祖父那一代,是遠在日本统治台湾以前的時代,外祖父當然無法認同日本政府。在吳平城醫師軍醫日記一書亦曾提到,我父親以及其他幾位有機會在香港或越南見到熟人或親人的,是大可乘機開溜逃跑的。不過,他也提到,如果任何人逃跑,其餘同船上的人,將受懲罰失去他們的自由。所以,我想我爸平日奉公守法,無法違背軍法,遑論逃跑。也不會想要害其他的同船戰友受罰,並且極有可能,他認為這是他的職責,保衛台灣和日本,義無反顧。(現在回過頭去看,我們可能會認為他們被外來政權洗腦,有著日本精神,效忠日本。)我也知道,有人用紅包就逃避被徵召;這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正直的人前往受害,行賄的卻得以保命。聽說郭鴻文醫師本來不在名單上,有人包紅包,得免出征,且轉而推薦郭家有一年輕醫師做他的替死鬼。我的堂哥也笑笑地告訴我,幸虧他爸爸沒當醫生,否則死的人應該是他爸爸而不是我爸,因他爸爸是老大,而且一家只徵召一位醫生。我聽了也有些難過,因為我爸就是孝順才立志學醫,以便繼承父業,讓袓父可以早點退休。聽說大伯父去日本就是不肯唸書,當然無法上醫學院。沒想到認真讀書,孝順父母的報酬,就是短命早逝啊。
我也從來沒想到我的爸爸與「靖國神社」會有甚麼關連直到前總統李登輝去「靖國神社」紀念他的哥哥,被抗議,我才想到,會不會我老爸名字也在裡頭?後來Eye Doc.證實了我的猜測是對的。
誠如Eye Doc.所說,那些沒沈船倖存的人 ,被視為台奸,只因國民黨接管台灣。 這樣的控告,實在是非常地不公平。
然而,人們不應該不斷地活在「如果某件事情不曾發生的話,該多好」及「萬一某件事情,如果發生的話杞人憂天,為將來擔驚害怕,或不斷地活在過去,無限地悔恨中而忽略「現在」。 什麼是更重要的?難道不是 現在? 上帝要我們現在做什麼呢? 我們應該如何珍惜自己的時間,去做一些榮耀上帝並有利於別人的事呢?
從前我總認為我是非常不幸的,在父親去世後才出生。.但現在我認為我非常幸運,及時搭上了我爸出征之前最後一班列車,能夠出生。在二次大戰空襲中出生, 增添母親及家人那麼多麻煩。幸好祖父是醫生可以在自家診所把我生下來。雖如此,祖父還得把一間產房的玻璃窗貼得烏漆墨黑,以防我半夜出生,若逢空襲警報,還可以點燈。當然,我也可能一出生,就是一條蟲啊?進化論者要我們相信,我們與許多其他動物並沒有甚麼不同。(Kafka就有一本小說,描述有天早上醒來, 卻發現自己變成一隻甲蟲的恐怖。)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所有出生為人的我們,都已贏得彩票,因為我們已打敗了極可能不出生或不被出生為人的或然率。
魚雷,子彈,炸彈是不長眼睛的,它隨意殺死任何行經它路徑的人。當年美國38特隊也不知家父搭的船是醫護船啊?( 沒有紅十字標記 ) 我也不記仇日本或美國,卻深知戰爭帶給我家無法瀰補的遺憾與痛苦。我多麼希望我們的世界不再有戰爭,不再有人因戰爭而像我的家庭一樣,失去親愛的家人呢。但人們因宗教信仰的不同, 種族仇恨等等, 要擁有真正和平, 談何容易呢?唯有仰望十字架上為我們釘死的耶穌,聽祂如何赦免釘死祂的人,我們才能愛我們的仇敵,不是嗎?
耶穌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大東亞聖戰」歷史背景請參看下連



5 comments:

BH said...

本文也算回應Blacktale好久以前對「神靖丸」部落格提出的評論,非常謝謝他為文介紹及 推薦「神靖丸」部落格

jhen said...

Dear BH:
妳的心境和見解和我完全一樣,謝謝妳神來之筆,但願妳這篇感人的文章會喚醒一些鑽舊仇舊恨牛角尖的人,無論他們的宗教是什麼,也提醒世人戰爭的殘酷和無情,無論他們是那一國的人。

Jhen

MikeLin said...

聖經 啟示錄21章4-5節:"「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又說:「你要寫上;因這些話是可信的,是真實的。」"。 第一節: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在那裡 - 新天新地,您將與您的父親見面!那是值得等待的日子!歡喜快樂吧,因天父必要成就這事!

分享一首歌,願它能給您一點安慰:
http://tw.beta.streetvoice.com/music/musicmike/song/57405/

(人間的問:)
突然間想起你,從深深的心底,你的影子清晰,從我面前走過去。
想要去抓住你,卻又追不上你,揮一揮衣袖,你瀟灑走遠去。
不知道何時,我們能再聚,再見的時候,你是否依然像過去,
叫我聲親愛的,不曾把你忘記,天涯海角我永遠等著你 …
(天上的答:)
不要著急,我在這裡,天上人間咫尺而已。
在天父的家裡,那有新天新地,耶穌為我們俩倆,預備永恆的家居。
(天上人間的和:)
很快我在那裡, 主讓我再見你,再見時你我再也不分離。

Paul Yang said...

嗨!您好,我外祖父楊明忠也在神靖丸殉難,我母親和兩位阿姨在外祖母獨自扶養長大. 我是從母姓姓楊,目前住在加拿大

BH said...

Hi! Paul:

Glad to hear from you. If your grandfather is from Hsin-zhu
楊文忠--昭和醫學專門學校1941年畢業。
Or if he is still among the missing list?

Any email address I can contact you?( Sorry, I haven't checked the comments for a long time

I'll let eye doc. know this new information.

Happy Thanksgiving!

God bless you and yours,
Bi-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