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將真理拋在地上踐踏

毫無真理可言的「真理教」及「People’s Temple

30年以前11/18/1978星期二超過900People’s Temple成員在Jonestown一次大規模的集體強迫自殺事件中失去他們的生命。劇在圭亞那的叢林中的一個公社內發生,瓊斯( Jim Jones) 曾經承諾他的追隨者,人間天堂, 事實上卻是人間地獄--者把圭亞那公社描述為一個監獄營房。

當天來自加州調查Jonestown的一位美國的國會議員Leo Ryan 在機場跑道上,與一退者和三個媒體一同被瓊斯的手下營地那邊,瓊斯,則用武力支援捍衛,在一個自殺儀式中強迫他的追隨者喝下毒汁。 可嘆的是900多條生命就這樣白白犧牲掉。此慘案震驚了全世界。盲目追隨一位超人氣領導者的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歷史一直在重演,不知大家可還記得,1995年的一個三月天,日本真理教(オウム真理教, Ōmu Shinrikyō or Aum Shinrikyo)在日本地下鐵,施放極毒的Sarin gas 毒氣,導致五千五百多人中毒受傷,可以說是「真理重要性」最佳,最有力的反証;自稱真理教卻一點兒真理也沒有,可說諷刺至極。

據可靠的來源報導, 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當年四十歲,曾經去過西藏受到西藏密宗的影響,他宣稱他已達到了「至極的拯救」, 而在八十年代中,創立了「真理教」。該教在日本有一萬個信徒,在前蘇聯約有三萬個信徒,在美國,德國以及錫蘭也都擁有信徒。"Aum" 是印度文,"ShinriKyo" 意思是「至高真理」。他還宣稱他是第二次再來的基督。他像先知一樣的解釋 Notrasdamus語錄以及聖經啟示錄,他也預言像聖經所描繪的世界末日大災難。(1997, 1999 or 2000 A.D.) 據他宣稱,到時候只有真理教的信徒及全世界人口十分之一的人能夠倖存。(此預言現在皆已失時效報廢啦)

真理教的信徒被迫只吃滾煮過的蔬菜及米飯(吃素)。他們若拒絕捐獻他們所有的財產,就會被獨自關在一個小小間,沒有窗戶的監獄裏頭,在那裡面壁思過。

據日本現代宗教專家Winston Davis 的調查,真理教的信徒得交付 $ 250去買麻教主的洗澡水來喝,有些人則付 $11,000去買麻教主的血做成的補藥來喝。曾經測過麻教主腦電波之頭盔要賣十萬元,信徒的捐款及其他生意的收入, 讓至高的麻大師有足夠的錢去購買他的毒氣及其他的化學藥物。

至於那些發現誤入歧途,想要反抗的人的命運是很危險的,因為真理教對那些有嫌疑,說該教的壞話,或採取反對行動的人,施以細菌實驗,所以反抗的人不久就不見了。真理教也擁有一個特大的微波爐,可以很快地處置受害者的屍體。(以上是當年6月京都新聞服務處引用警方的資料提供的)在麻教主藏匿期間,他的徒弟們仍繼續攻擊一些公眾出入的場所,繼續他們殺害群眾的行徑。

以弗所書六章10-17節所提到的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相信我們當中許多人從小在主日學就很熟悉的。然而今天我們在教會的圈子裏,聽到的往往是強調信心,只要信的誠懇也就夠了。約翰福音四章耶穌與撒瑪利亞的婦人井邊對話裏,豈不是強調神是個靈, 所以拜祂的要用心靈和誠實去拜祂嗎?然而只靠「誠實」夠嗎?其實如果我們注意去讀英文聖經的話,「誠實」是翻譯的不夠正確,應該翻譯成「真理」才對。今天我們喜歡強調信心與愛心,然而信心若不是建立在真理上,則是一種不可取,不敢恭維,盲目的信心,可以導出致命的後果。Jonestown, Waco 的慘劇是很好的例子。盲目地跟從領導者,奉之如神,曲解,誤解聖經是很危險的。我們可以誠心地相信糖衣的毒藥是救命的藥 , 然而那樣子的「誠心相信」並不會救我們的命。Tylenol 命案的主角, 豈不是誠心相信他的藥是可以解決頭痛的嗎?哪裏知道他吃的藥卻是被人動過手腳的藥。在這末世,許多異端橫行,摻一點這個,那個,傳另外一種福音,我們卻一點也不介意; 像吃包肥(Buffet)一樣,全部鯨吞,我們信的像大拼盤(Smorgasbord )一樣,什麼都有;連徹底違反聖經教訓的東西,我們也當飯後甜點,吃的津津有味,且以之為風尚,心胸開闊地接受,畢竟時代不同了嘛。全不知道神在聖經裏啟示給我們的,重要的,主要的真理,全是不受時代影響,不會改變的真理。

自古至今,神不曾改變祂的心意,祂做事的原則,祂對罪的憎惡及宣告「祂是獨一的真神」,不可敬拜偶像等等,並不隨著時代或文化的不同而有些許的改變。有人像比拉多那樣地問:「真理是甚麼?」且說真理只是相對的,這世界上「絕對」沒有「絕對」的真理,然而為了否認「絕對」的真理,還得用上「絕對」這個字眼,豈不是很矛盾的嗎?可見,「絕對」的真理乃是獨一真神的啟示,縱然世上許多許許多多的事物只是相對的。

奇妙的是,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第一個項目就是真理的帶子。如果我們想要知道腰帶有多重要,可像當代的猶太人那樣,試著穿鬆散的睡袍不要束腰帶,行動馬上很不方便,甚至不能走動,又有些長褲如果不繫上皮帶,根本就穿不住的。可見其重要性。另一方面如果要舉重東西,也需要好好束緊腰部。不相信可以一試。再讀以弗所六章十七之最後一句, 則是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因此基督徒的軍裝乃始於「真理」,終於「真理」。而且必須是聖靈所啟示的真理,才是我們進攻空中的屬靈惡魔的利器。可是因為我們不常讀聖經,我們的箭常常是生銹的,遇到試探的時候,想引用神的話語來抵擋,卻記不清到底聖經是怎麼說的或在何處可以找到這節經節來應用。以弗所書六章十六節說信心乃是籐牌,可以擋掉那惡者一切的火箭。所以我們看到信心是用來防守的盾牌,今天我們卻常將信心當著攻擊的箭,攻擊别人沒信心,有時甚至用信心威脅綁架上帝,成全我們的私慾。我們與神爭論:「神哪,我這麼相信祢,祢豈可不聽我的禱告? 我做了那麼多見證,預先感謝過祢啦,祢豈可不成全我的祈求? 祢若不照應許讓我病瘉,讓我健康又富貴,則世人都要笑話祢的,祢會多麼沒面子啊,所以祢最好照我所求的來做」;無形中把 神降為我們可以操縱使喚的阿拉伯神燈,何等可怕及悲哀.

當然真理教像People’s Temple一樣都是很極端的例子,然而卻提醒我們, 「敬拜神當用心靈且在真理裡面誠心敬拜祂」的重要性。我無意貶低信心,愛心的重要性,然而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追求名利以及其他各種錯綜複雜的動機,也可以讓人們表現得很有愛心的樣子。所以當以聖經的真理來衡量其真偽。保羅提到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的時候,以真理開始,以真理結束,相信不會只是偶然的。唯願我們在真理的根基,神的話語上,扎根更深,是所至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