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4, 2008

頑猴與太空


許多生物教科書都告訴我們,猴子是我們的祖先。怪的是,直到今日, 我們還看得見猴子。為什麼呢?開玩笑的答案,乃是有些猴子頑固地運 用它們的自由意志來決定不要進化,仍然一直願意當猴子到底,不 願變成人。

一隻猴子若不小心,跌進一桶紅色的油漆,爬出來後,可能坐在油漆工留在地上的布上,一會兒的工夫,我們也許可有一幅美麗的抽象畫,活像大幅情人節卡片也說不定。如果有人惡作劇,請各派的心理學家,畫家來解釋該圖,我們可就有得聽啦。不管如何,猴子也許甚至能夠模仿人拿起真正的筆來畫畫。它們也許可以打字打的很快,可是它們能夠寫出莎氏比亞的劇本麼?進化論要我們相信,如果給予百萬年以上的時間的話,猴子就能僅憑機遇性的排列組合湊出莎翁劇本來

真是這樣麼?許多動物雖然很聰明伶俐,但是卻不曾見過它們做與它們老祖宗不同的事。比方說,它們建的巢穴雖然很精致卻世世代代都千篇一律,永遠是一個老樣子,例如蜜蜂永遠築六角形的蜂房,卻不見它們築八角形的。海狸也一樣,總是蓋同樣的水中屋。反過來說,人類卻老早就離開山頂洞了,且建築各式各樣的房子及工具。只有人類日新月異,充滿創新的能力,顯然是很獨特地被造
(Man was created in the image of God)

幾年前,在新聞週刊George Wills登過一文"科學的福音"'Hubble,全球最大的望遠鏡, 繼續不斷地由太空送來許多信息。我們越來越感驚奇,因為知道許多因素使得生命因巧合而存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簡直不可能。想想看,如果大爆炸稍微較不夠強烈,則宇宙的澎脹率就不夠快,很快地它本身就會自己垮了下來,而收縮回去。如果大爆炸稍微較強烈,則宇宙會稀釋成湯而無法混凝成星球。在大爆炸時,物質能量與空間體積的比率必需非常地準確,絲毫差錯不得,只能差理想的百分之一準確度裏的千兆分之一,否則就沒有宇宙,當然更無生命可言了。

一位理論太空物理學家
Abraham Loeb "忽然間,整個宇宙就像聖誕樹一樣地亮起來。'如何呢?'是個有趣的問題,'為什麼呢?'更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

1920
年代末期,太空科學就認為許多靠近我們的銀河星系都以百萬哩的時速競相離地球及其他星球而去這個事實以及整個宇宙皆浸浴於輻射能當中,像是在告訴我們,物質與動力乃源於無,就像創世記所說,由無生有,在一片巨大的光與能的爆炸中誕生。

Gregg Eastbrook
在他的新書 "安靜的水邊:在懷疑的世代中尋求意義"
"生命的存在是這麼的不可思議!它必定是某一個 '第一因 '所恩眷。"AQUINAS "'第一因"就是人人所說的上帝的名字"。正如聖經所說:"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詩篇 19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