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6

達爾文進化論的危機

Darwin's Theory Of Evolution
达尔文的进化论 ( 转载)

...達爾文的進化論 — 緩慢但很確定

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一個緩慢漸進的過程。達爾文寫道:“...自然選擇,只能利用微小的連續的變化,它永遠不能有一個突然的大的飛躍,但一定有小的,穩键的進化,儘管步履緩慢。” 因此,達爾文承認,“要是能夠證明任何複雜的器官確實存在,它們是不可能通過眾多、連續、微小的修改演變而形成的,我的理論就絕對會被打破。這樣一個複雜的器官將被視為“不可簡化的複雜系統"。一個不可簡化的複雜的系統乃由多個部分組成,所有各部分都是系統運作的必要成分。如果一個部分丟失,整個系統將會癱瘓。每一個部分都是不可或缺的。 因此,這種系統不可能緩慢地,一部分接一部分地演變。常見的捕鼠器是一個日常的非生物的複雜結構的例子。它由五個基本部分組成:一個鼠夾(夾著誘餌),一個彈力好的彈簧,一根稱為“鐵鎚”的小棍,一根固定小錘的支架,和一塊放置捕鼠器的板子。如果任何一個組成部分缺失,這個裝置將無法工作。每個單獨部分都是不可或缺的。捕鼠器就是不可簡化的複雜裝置。


達爾文的進化論— 一個在危機中的理論
由於過去五十年我們在分子生物學,生物化學和遺傳學方面所取得的巨大進步,達爾文的進化論身處危機之中。我們現在知道,在細胞結構層面,有成千上萬個不可簡化的複雜系統。特定的複雜性貫穿於整個微生物世界。分子生物學家邁克爾•丹頓說:“雖然微小的細菌細胞非常之小,重量不到10-12克,但實際上每個細胞都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微型工廠,其中包含數以千計的精密設計的複雜的分子結構,總共由1千億個原子組成,它遠比人造的任何機器複雜的多,而且在非生物世界絕對沒有與之相似的東西。

我們不需要用顯微鏡來觀察無法簡化的複雜性。眼睛,耳朵和心臟都是這種複雜性的例子,雖然在達爾文時代人們並不認為如此。不過,達爾文承認:“根據遠近不同來調整焦距,調節光量,校正球面和色彩的偏差,假設眼睛這一獨特的結構可能是自然選擇形成的,坦率地講,似乎是荒謬之極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