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1, 2015

伊斯蘭需要馬丁·路德(轉貼)






伊斯蘭需要馬丁·路德

巴黎和聖貝納迪諾事件中的伊斯蘭恐怖襲擊者凸顯了這危機在全球範圍內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這是文明世界的危機,但不僅僅是伊斯蘭和西方世界之間的衝突。這也是伊斯蘭世界內部為伊斯蘭信仰的靈魂而進行的角力。
不,伊斯蘭並非敵人,但許多穆斯林是。這是今天的美國正在遭遇、刻不容緩必須嚴肅對待的困局。
聖貝納迪諾(San Bernardino)的恐怖事件表明問題已發展到了危機程度。再趑趄不前、不敢公開說明這危機,只會導致更多無辜者喪命于政治正確的虛偽祭壇。
伊斯蘭是“碎片化”的一樣東西。正如這世界上其他宗教一樣,伊斯蘭教有許多不同的教義和意識形態,對每個人如何獻身伊斯蘭信仰的理解也各不相同。
換言之,伊斯蘭教並非鐵板一塊。伊斯蘭聖戰主義用事實證實了這個判斷,展現了伊斯蘭教最殘暴的一面(尋求通過武力建立世界範圍的伊斯蘭哈里發國)。迄今為止,伊斯蘭聖戰主義每殺害一個非穆斯林的同時至少殺害了四個自己的穆斯林同胞。
他們為什麼殺害穆斯林呢?他們屠殺自己的穆斯林同胞是因為那些人不願臣服、通常還抵抗他們激進的伊斯蘭聖戰教義,也反對聖戰者把自己對伊斯蘭信仰的表達方式當成伊斯蘭教唯一合法的解釋。





























這種情況可以類比於3K黨和雅利安白人至上主義組織宣稱自己是基督教唯一合法的表達,然後威脅殺害所有拒絕他們狹隘、邪教般對屬基督國度理解的人,以為自己才是“真正的”基督教。

這種情況可以類比於3K黨和雅利安白人至上主義組織宣稱自己是基督教唯一合法的表達,然後威脅殺害所有拒絕他們狹隘、邪教般對屬基督國度理解的人,以為自己才是“真正的”基督教。

也許有人會反對這觀點,認為三K黨只是古怪、邪教式的團體,在社會中沒什麼影響。感謝神,對現在而言,這是真的,但在過去,最晚在1920和1930年代,三K黨在美國依然擁有巨大的政治和文化影響力,這種影響力由他們私刑折磨的恐怖行為所支持,而且其影響不僅僅限於美國南方。

並非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激進伊斯蘭聖戰者,但許多人是。
公開的民調表明,全球16億穆斯林信眾中,大約有10%-20%的相信,以暴力方式進行的聖戰在道德上正確合法(那就至少是1.1億人)。
距今不遠的2011年,生活在美國的300萬穆斯林中,大約有21%的人相信“極端主義”在美國的穆斯林中擁有“很大、相當數量的支持者”。同樣的皮尤(Pew)調查表明,60%的美國穆斯林“對美國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問題非常/極其關心”。有趣的是,皮尤調查同樣發現:只有8%的美國穆斯林相信暴力行為“常常/有時”可以是正確合理的,而86%則反對暴力。
巴黎和聖貝納迪諾事件中的伊斯蘭恐怖襲擊者凸顯了這危機在全球範圍內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這是文明世界的危機,但不僅僅是伊斯蘭和西方世界之間的衝突。這也是伊斯蘭世界內部為伊斯蘭信仰的靈魂而進行的角力。
今年一月一日,埃及總統阿卜杜·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去往開羅的愛資哈爾大學(Al-Azhar University,該校為阿拉伯世界公認的伊斯蘭教義與信仰最重要的研究中心),發表了充滿勇氣與希望,具有歷史意義、力挽狂瀾式的演說。塞西總統面對面向集合在一起的伊斯蘭教士、學者與伊瑪目們發表講話,號召他們來引領一次伊斯蘭內部的革命。
他說:
“在此我要對所有神職人員說。我們要認真考慮所面臨的問題……很難想象,我們尊為最神聖的思想竟然讓整個烏瑪(伊斯蘭世界)成為迫使世界其他國家陷入焦慮、危險、殺戮和破壞的源頭……這種思想——我指的不是‘宗教’而是‘思想’——也就是觀念和文字的主體。幾個世紀以來我們把這些經典和思想奉為神聖……正與整個世界為敵……我在此,向愛資哈爾大學的眾學者和教士所說的話。全能的安拉會在審判日為我現在所說的話作真理的見證人。如果你們仍然困在這種思想中,我所說的一切你們是不明白的。你們需要走出自己的固步自封才能觀察到,才能以一個更開明的視角去反思。我要再次重申,我們需要一場宗教革命。你們,伊瑪目們,要在安拉麵前負責。整個世界——再說一次——整個世界在等着你們的下一步行動,因為這個伊斯蘭世界被人摧殘、破壞、毀滅——而且這正是我們親手這麼做的。”
埃及總統並非空談。1月6日星期二,塞西總統出席了科普特教會的彌撒(這是歷任埃及總統中的第一位),向埃及基督徒表達了自己深切的關懷。無論別人怎麼評價塞西的政策,這些都是大膽、勇敢的舉動,這些行為很容易讓他被暗殺,就像多年前他的前輩薩達特總統那樣。
這可能是伊斯蘭內部“宗教改革”開始的第一個信號,這和五個世紀以前馬丁·路德所帶領的那次宗教改革具有相同的歷史意義。
伊斯蘭需要宗教改革,其迫切程度與中世紀基督教在16世紀時需要改革一樣。這改革必須由穆斯林領導,就如同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必須由基督徒領導一樣。
現在是需要100萬穆斯林在華盛頓街頭遊行的時候了,需要他們來抨擊伊斯蘭聖戰者,從神學和文化上孤立他們。美國人需要看到這樣由穆斯林進行的示威和譴責,譴責那些以他們信仰為名所犯下的野蠻暴行。
這種公開的譴責后,需要立刻公開地于司法于安全機構合作,協助確認、孤立並制服穆斯林中間的激進聖戰者。是溫和穆斯林們站出來的時候,展示自己忠誠於美國、支持西方文明,關注宗教寬容與人權,和所有心懷善意的美國人聯合起來,拒絕一切激進伊斯蘭聖戰主義相關的言論和行動。
若非如此,我們就將使美國危機四伏。除非溫和的穆斯林與他們的美國同胞聯合起來反對激進聖戰主義,否則更多野蠻的恐怖暴行將出現在國內。隨着襲擊繼續、無辜者傷亡越來越多,美國人會面臨日益增加的壓力,在秩序于安全的名義下暫時取消、放棄那無比珍貴、由憲法所確認的自由。從過去的經驗和人類本性可知,結果就是所有美國人的自由都會受損,穆斯林與非穆斯林都不能倖免。心懷善意的每個人都有責任去反對、擊敗激進伊斯蘭聖戰主義。對此的否認,就是對文明的致命威脅,這是既不理智而又愚蠢的奢侈品,各地熱愛自由之人將不能承受。
(翻譯:尤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