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6, 2016

聖經與死海古卷 (轉貼)

聖經與死海古卷
光明頂
看圖呀! "


要了解死海卷的意義,必須知道近百年來歐美對聖經批判的歷史。
  自從十五、六世紀文藝復興之後,基督教就面對了一連串的批判。   文藝復興的開始,與十字軍東征有密切關係。當初教皇鼓勵十字軍東征,主要的動機是希望消滅政敵、減少內部的衝突。   十字軍東征,確實達成了消滅軍閥的目的。許多有名的將軍,再也沒有回來。教皇確實利用這一個運動,重振了教廷的權威。    但是那回歐洲的十字軍,卻帶回來巨大的改變。為什麼少數十字軍,帶來這麼大的改變呢?原來歐洲自從西羅馬帝國因為黑死病和北方蠻族的侵略崩潰後,教廷因為各地有教堂,在無政府的社里,自然的取代了西羅馬帝國,成為歐洲唯一有組織的政府。   但是可悲的是,從前羅馬帝國爭奪帝位的壞傳統,也自然的被教廷承襲下來。這個壞傳統,自從凱撒起,就一直綿延不斷。每次新皇帝只有一種方法產生:就是老皇帝被謀殺,諸將軍互相拼鬥,得勝的強者繼任帝位。   於是教廷內部就充滿了爭奪教皇的黑暗手段。任何組織一旦和政治掛鉤,就容易腐敗。教廷也不例外。於是就把歐洲帶進黑暗時期。   這些使用陰謀奪權成功的教皇,怎麼肯讓外界認識真像?所以從那時起,就把解釋聖經的權力,統一歸到教皇的手中。任何人不得解釋聖經。並且除了欽定的教士,任何人不准閱讀聖經。   這個規定,一直沿繼到一九六六年,才在第二次梵帝岡議中給廢除。   十字軍東征回來的人,卻曾經去過教皇過去權力不及的偏遠地區。在那裡,人們仍然保持了基督信仰的傳統。聖經更是活活的成為基督徒信仰的中心。這些不受教皇統治的舊信息,帶給歐洲人相當大的鼓舞。他們開始   質疑教皇的權威。連教內部都不能不起來改革。於是有了馬丁路德,成立了抗羅宗。他的成功,一方面是由於德國貴族希望擺脫教皇的控制。一方面得力於他對聖經的解釋和翻譯。忽然之間,聖經又成為大眾都可以閱讀的書籍。裡面記載的許多事蹟,再度成為大眾爭論和相信的目標。   前文曾經提到聖經預言的準確應驗。當時教外的大眾,發現聖經裡有不可置信的預言。這些應驗,是歷年來基督信仰的中心。好比基督要生在那裡,基督要怎樣受難,他的內衣要被人抽籤、他要被人釘十字架、他胸口要流出水和血、等等。這些應驗,都讓世人無法反駁。   而更希奇的是但以理書。這也是歷世歷代爭論最多的一卷聖經。因為裡面不但說到耶穌的受難,還預言了耶穌以後幾百年的歷史發展。例如但以理書第二章的金像,提到兩隻鐵腿。按照但以理書的解釋,這代表羅馬帝國後來要分裂。然而羅馬帝國分裂,是耶穌之後叁百叁十年的事。康士坦丁大帝,毅然決定把君土坦丁堡建成他在土耳期的基地。而把西羅馬交給他的手下管理。    但以理是耶穌之前七百多年的人物。他怎麼可能知道羅馬帝國要分裂?這是不是只是解經學者弄的玄虛?只是玩弄文字的結果?當然,聖經已經成為一本公開的書,任何人都可以進去自已研究。許多人對這種批判聖經的理論,無法接受。何況但以理書不只有第二章提到歐洲將要分裂成兩大帝國。到了第八、九章,更細數從瑪代波斯起,經過亞力山大大帝、希臘帝國、分裂成個區:波斯、中東、羅馬、埃及。而8:21預言了亞力山大大帝要英年早逝。8:9又用以色列作為坐標,指出了以色列國西北方的勢力,要得到最後的勝利。這就清楚預言了羅馬帝國的興起。   解經學者又從但以理書第九章裡,找出了預言耶穌釘十字架的日期和當時的歷史背景。這些事,都是反對信仰的聖經批判學者無法解釋的。   於是就有了聖經考古學。當時的假設是:但以理書的寫作日期,必然在這些歷史發生之後。他們的假設,把但以理書寫作日期,定在耶穌之後四百八十年。因為但以理的預言,至少要在那時寫成,才知道東西羅馬帝國的分裂他們還指出但以理書有五種不同語言。於是假設但以理書是在不同的年代,在歷史發生之後,用預言的體裁,寫成騙人的但以理書。   這些早期的考古學者,用這個假設,四出搜尋。盼望找到聖經古抄本,可以證明他們對但以理書寫作日期的假設是正確的。    經過兩百多年的考證,基督教的聖經考古學者雖然找到許多歷史的證據,證明聖經歷史的正確性。但是對但以理書寫作日期的考古,卻處處碰壁、一無所獲。   而反對信仰的聖經批判學者,卻到處找到許多消極的證據。為什麼我稱這些證據是消極的證據呢?原來他們找到的,都是:聖經寫作日期的傳統說法,查無實據。換句話說:沒有證據可以支持聖經預言確實寫在歷史發生之前。用另外一種說法,他們並沒有找到一件考古的證據,推翻聖經所載的事物。只是找不到一件支持聖經所載事物寫在歷史發生之前的證據。   好比一個妻子,有一天接到一個電話,她一听就知道是丈夫過去的女朋友打來的。她的丈夫接過去,她在一旁聽見丈夫和前任女朋友定了約。   她就醋海興波,心裡五味雜陳。懷疑丈夫有了婚外情,去請了私家偵探,一定要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   私家偵探查到丈夫確實和這位前女友去吃了飯。而丈夫發現妻子醋罐打翻,矢口否認。這一來,妻子更加懷疑了。   於是她採取了一個反證的方法。她說:"我懷疑你有外遇。你要證明你沒有外遇。我也去找你沒有外遇的證據。"   丈夫和私家偵探都回報給妻子:"找不到沒有外遇的證據。"   他們都覺得事情就此平息了。沒想到消息回報給妻子,妻子卻說:  "找不到沒有外遇的證據,足以證明是有外遇了。"從此叁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終於落到離婚的結局。 

  聖經學者當年就是遇到這種情況。然而他們提出的說法,對不信的人來說,根本就是推託責任。他們說,聖經抄寫完成之後,舊抄本就給當作神聖的東西,埋到土裡。給蟲吃了。到那兒去找古老的舊抄本呢?    這個局面,一直到一九七九年,才有了改變。為什麼要提一九七九年呢?原來死海卷出世是一九五六年。經過二十叁年的研究,翻譯,到一九七九年,才完全翻譯結束。於是一九八零年起,死海卷就開始了一連串的展覽旅行。我在一九八一年,花了十塊錢美金,在達拉斯看到保存死海卷兩千年的一個破損的瓦罐、和一小片(約10"X12")手抄牛皮殘片。放在一個黑乎乎的大房間裡,加上死海發現的其他銅幣、用具、解經殘片。每一件都用五燭光的小燈照著。說是怕現代的光線,破壞古人的墨水。   為什麼這死海卷這麼轟動呢?因為兩百年來的爭議,死海卷都給畫上了句號。死海古卷包括了舊約聖經的每一卷(以斯帖記外,不包括在內。)。死海卷的時代,是從耶穌之前一百七十年到耶穌之前五十八年。沒有一卷寫在耶穌之後。更令基督徒高興的,是死海卷裡包含了爭議最多的但以理書現在再也沒有人可以爭論但以理書是寫在歷史之後了  這有什麼意義呢?反對聖經的批判學者,花了近百年的時間建立的堡壘,現在全給死海卷轟垮了。他們花了那麼多時間,證明聖經記載都是真實的。也證明聖經裡的"預言"確實合乎歷史。唯一的問題,在聖經寫作時間在歷史發生之後。現在唯一的防線,給死海卷給一炮轟垮。從此再也沒有考古學者敢向聖經挑戰了。



 

十四本世紀考古的發現證明聖經是神的話
看圖呀!
(一)死海古卷聖經神奇的發現

  這本古卷遠在第一世紀以前大約一百年的時候就被藏在死海西北山洞中。因為這個地方離開耶路撒冷大約只有十五、六哩的路,所以就稱這本古卷叫死海古卷。   它是在1947年才被發現的。古本是抄在羊皮上面,距離今天大約有二千年以上的時間。在這以前世界上最古老的舊約聖經抄本也不過是九百至一千年以前的抄本,名叫馬素列古卷( Masoletic)。但是聖經最前面的摩西五經是在3500年以前寫的,那麼我們怎麼能知道,經過了2500年以後多次地轉抄又轉抄,競沒有把錯誤加到聖經裡去呢?尤其在十九世紀時代興起了神學批評家來,再加上進化論的學說一同興起攻擊聖經。   他們指責今天的聖經和3500年以前的原著聖經相差很大距離,所以它是最靠不住,最敗壞,最不可信的。甚至不信派的傳教士們和教會中的主教們,也有附和和響應他們的。到了這時候,護衛聖經的人只好嘆一口氣說:"我們實在沒有發現一本比這本一千年的希伯來文古本聖經更古的抄本,可以用來證明現在聖經的正確性。

"感謝主,就在1947年春,一個牧童在死海山上追踪一隻迷路的山羊的時候,竟然發現了一個山洞,在山洞裡他尋到一些高瓶,裡面裝有古卷聖經,後來它被撒母耳主教買去。因為他知道只有在公元前100年的時候,曾有修士們在這裡住過,以後遭遇兵亂,便沒有人住了。    按照歷史記載,那時候曾有一些修士,離開耶路撒冷一帶的罪惡城市,躲住在死海荒山洞穴裡,專門苦修學道,並且抄寫聖經,後來那裡逐漸成為社區,再後又遭遇戰亂,他們便把抄本聖經藏在洞裡逃跑了。古修士們在第一世紀以前所抄的聖經,後來又在十一個洞穴中被發現,撒母耳主教收購的死海山洞裡的古本,一直拖到1948年二月才送到美國東方研究學院和耶魯大學,被近東語言研究院院長Burrows博士謹慎查核。他們從希伯來古文字體的對照上,鑑定認出它確實是公元前一、二百年時的抄本,從這裡可以證明二千年前的抄本聖經和我們現在所用的聖經在內容上是完全相同的。   這樣便堵住了攻擊者的攻擊,並且確證今天所用的聖經和原始聖經內容完全相同,內中並沒有一點錯誤的攙雜,在這一切古卷中,以以賽亞書的全卷最為完整(只有兩個地方稍有缺漏。)全捲和我們現在所用的以賽亞書字字句句相同。這本書被抄在寬一尺,長二十四尺的羊皮卷上,藏在瓦質的瓶中,並用麻布包裹,外面還澆上瀝青。現在被保存在耶路撒冷的希伯來大學圖書館裡。  (二)敘利亞泥版    根據洛杉磯時報和費城尋報的報導,知道羅馬大學的兩位教授──保羅馬太及格尼巴蟠第拿多在敘利亞北方的提勒、馬迪克城的古時伊布拉皇宮裡(公元前2300至2500年)發掘了一萬七千片古代圖書泥版,這些泥版上面分別記載公元前2000至2900年的歷史事實;裡面有創世記11章14至17節所記載信心的先祖亞伯拉罕的六代祖宗希伯的事,舊約洪水氾濫的事,挪亞造方舟,和所多瑪、蛾摩拉兩個城市被毀滅的問題,另外還有提到耶路撒冷,加薩,米吉多,夏瑣等城市,和當時的假神巴力,以斯他和基抹。(士師記11章24節)   這一件偉大的考古發現已經不知不覺地打倒了新神學派──就是不信聖經為神話語的高等批評學者──的謬論,他們一直盲目地認為創世記不過是一篇神話罷了。然而這些泥版的事實卻證明了聖經實在都是神所默示的話語,它是經得起考驗並且有事實為證明,叫相信的人可以得著益處和亮光。美國密西根大學聖經考古專家大衛挪爾甫利門博士表示近東歷史新的一頁已經開始了。這是對舊約聖經研究的最偉大貢獻。  (三)尼尼微古城圖書館    尼尼微城是最古老的八個城市中的一個,是亞述王國的首都。它在戰爭中被毀壞之後,經過了幾千年的時間,一直被埋藏在沙土裡,直到近世記中,才被法國考古家包特氏、英國考古家里約氏和其它考古家,經過了七、八十年時間才把它挖掘出來,這不單證明了聖經上所說的尼尼微城是確實有的,而且還堵住了批評者的話說聖經是神話的謬論。   而且在這個城市中,還掘出了這個城市的王,就是亞述王的圖書館,其中藏書大約有十萬塊楔形文字的泥磚。這些書籍裡面有歷史、字典、詩歌、祭禮、合約、信札、又有許多藥方。另外還有描寫洪水的故事,它和聖經創世記沒有出入,並且還提到聖經所記的舊約人物象亞哈、西拿基立、西耳根等人,而這些都是歷史中所沒有記過的著名人物。從這點也可以明確地證明聖經所記的人和事,並不是捏造或神話,而是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非常真實的。


「死海古卷」的軼事

   在1947年的春天,有兩個牧羊少年人在死海旁康隆的一個山崖腳下牧羊,因為羊走失,去找羊的時候,年輕人無聊便隨意丟了一個石子到崖上的一個小洞裡。原本他以為會聽到石子打到岩洞裡石塊的響聲,沒想到聽到嘩啦的物體破碎聲,他便嚇得跑回家。後來他開始想或許那個洞不是什麼野狼狐狸洞,而是黃金財寶洞。於是他與他的伙伴回去,便發現那的洞裡有很多細長的瓶子。其中還有一個里頭有很多皮革。這些腐蝕的皮革就是有名的「死海捲軸」....     這些捲軸有些就直接被拿到伯利恆出售,落入古董商人的手裡。有些則落到耶路撒冷敘利亞東正教大主教手中。另一批則傳到希伯來大學的蘇堪尼Sukenik手中。     1948年2月流落到美國東方學研究院,馬上就被研究員發現其價值不凡。1948年4月11日便將這些手抄本公諸於世。而兩星期後,1948年4月26日,希伯來大學的蘇堪尼教授才跟著宣布希伯來大學也有這些抄本的收藏!     蘇堪尼教授真聰明!因為他就是怕大家知道這些抄本價值不凡,所以他遲遲不肯發表這些學術新發現。沒想到美國的年輕研究員年少無知,太高興於學術新發現,於是搶先公佈這個消息。而果然當消息一被公佈,風聲馬上傳開,這些抄本馬上身價就大漲....1948年僅僅賣數百圓的捲軸,到了1954年以二十五萬元才買得到。並且還造成大家都去搶挖,造成不少東西被破壞.... 


參照另一文如下
http://www.oc.org/big5_txt/bh0508.htm

 ...新約解難

  死海古卷還幫助我們回答了許多新約經文上的爭議。在《馬太福音》11章4-6節中,當施洗約翰差遣他的門徒去問耶穌是不是那彌賽亞的時候,耶穌的回答看起來好像引用了《以賽亞書》61章的文字,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這其中,“死人復活”這幾個字,在舊約經卷中並沒有出現。
  但在死海古卷中的一卷《以賽亞書》中,這句話卻確實出現了。更重要的是,在古卷中這段話的上下文,就是在形容當彌賽亞來到的時候,他所行的奇異作為,以及關於全地都要服從祂的情景。這段經文證明了耶穌雖然沒有直說“我就是”,但他的回答所引用的經文,在告訴施洗約翰和他的門徒,“是的,我就是那彌賽亞”
  死海古卷讓我們更加清楚地瞭解新約聖經中的福音書。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約翰福音》被認為是受了希臘文化的影響,導致其與其他福音書相比,缺乏希伯來文化的思想與表達。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約翰多次用對比光與黑暗的方式,談神的完全與人的罪同在人裡頭。比如第一章4,5節中,當約翰談到神是那生命的時候,說道:“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裏,黑暗卻不接受光。”這種寫作的手法,在以往發現的希伯來文獻中未出現過,卻普遍見於同時代的希臘文獻中。
  令人驚訝的是,在死海古卷的希伯來文的宗教書卷中,這種光與黑暗對比的寫法卻比比皆是,尤其是用來形容人的罪與神的聖潔的時候。於是,從昆蘭社區的古卷中,學者們證實了《約翰福音》其實是所有福音書中最猶太化的書卷
  與此類似,在《路加福音》中,當上帝派天使向馬利亞宣告,有一子會從聖靈而生,要起名叫耶穌的時候,說到“他要為大,稱為至高者的兒子。……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因此所要生的聖者,必稱為神的兒子”。在死海古卷發現之前,並沒有任何希伯來文的著述用過,“至高者的兒子”、“神的兒子”這兩個詞。許多學者認為,這是路加從其他文化中借用來的名詞。
  但是,在古卷的一張碎片上,記載了這樣的一段話:“(X)將要在地面上為大,(王啊,世人都要和平相處),並服事他,他將被稱為偉大神的兒子,他的名被高舉為神的兒子,他們會稱他為至高者的兒子……”從這裏,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這兩個詞從猶太文化中的遺傳。而這張古卷的碎片的文字是亞蘭文,正是我們認為耶穌與他的門徒所說的語言,而不是希臘文。
  死海古卷更幫我們解決了一些有關新約聖經的教義方面的爭執。在死海古卷中,發現了這樣一段記述:“律法的工價……被稱為義,因你在神面前所做的,是好的,正確的……”,這段話語同保羅在《加拉太書》3章6節極有關聯,“正如,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並堅持“沒有一個人靠著律法在神面前稱義”。
  在死海古卷發現之前,許多學者認為,保羅的這段教導好像是無的放矢,在對空氣打拳──在猶太歷史上,有誰認真地堅持要靠“行律法稱義”呢?為了讓人能信,保羅攻擊了一個看起來不存在,或不堪一擊的敵人。現在,已沒有人這麼說了。古卷讓我們看到保羅是有的放矢,是在與當時猶太信仰中的一些錯誤論點爭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