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9, 2008

黑人就是不能投票 (1)

「在緊閉眼睛的人當中,盲人也是很有眼光的。」--Genesis R.

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 就像他的皮膚的顏色一樣非常地黑; 在一九二0年代, 美國的大南方, 有一些人, 認為這兩碼事,絕對是互相排斥的。然而他那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充滿了希望,那一天是他想要抓住機會,負起公民的責任,應用他的權利來註冊投票。這個黑人正想要投一票。

在那個世代,白人總認為黑人不可能有錢可以負擔投票稅。他們可能沒有錢或者如果有錢的話,也會比較喜歡在別的地方花錢,譬如說,去喝酒啦,或者去賭博--他們那種人就喜歡享受的那些事情。投票稅是他們檢驗的第一關,也就是他們把成人跟男孩子分出來的方法,大慨就這麼說吧。當這個黑人能夠付投票稅的時候,他們的確是有些吃驚。
他們決定他們最好是找別的考試方法,看他是否識字,夠不夠資格選舉。於是他們當中有一人,把一張紙在他的鼻子前幌了一幌。但是這個黑人並不在乎把他的領帶鬆一鬆或者是把他的外衣脫掉,他清了清他的嗓子,他唸的時候,聲音很宏亮清楚,帶著低沉的磁性,「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自明的,所有的人都天生平等,造物者都賦予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包括生命。。。」

「好啦,好啦,這樣就可以啦。」那個紅頭髮, 一臉雀斑的人就把那張紙搶過來,「你唸的真好,真的非常地好。」他們就自個兒討論了好一回兒,可能他是假裝會唸的吧,也許有人教他認這幾個字,然後他把它們背起來。
他們是有備而來的。他們當中有一個人,由一個抽屜中,抽出一張紙來。紙上只有幾行的字,是用法文寫的。「唸唸看吧!」那個瘦瘦穿著吊褲的人挑戰地說。

這個黑人用任何一個法國人,聽了都會很高興的正確腔調唸了。「很好,」那個瘦子說,他不知道這個黑人是當地的黑人大學裏的一位教授,「唸得很好,但是它的意思是什麼呢?」這個黑人,很很有耐心地把那句子翻譯了。
他們不知他從那裏學來的法文,但是那又何妨呢?有甚麼不同呢?他們繼續讓他唸一些德文,義大利文還有拉丁文。其實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他唸的是對還是錯。有一個學者已經把那個翻譯寫在另外一張紙上讓他們可以核對。那黑人繼續通過他們的口試。他必定是一個桀傲不遜的流氓,真是邪惡; 他真有本領, 讓人家看起他來, 很有聰明相,雖然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實在不是什麼東西,也不可能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畢竟,他是一個有色人種,不是嗎?

最後,有一個肥胖的禿頭,遞給他一張紙,紙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符號,他認出是中文,但是他沒有辦法了解什麼意思。禿頭就問他「你能夠唸這些字嗎?」

「不能,我不能。」這個人回答道。

「那麼你能夠告訴我們,它的意思嗎?」

「我當然能夠!」當他們等待著他的翻譯的時候,
他們的眼睛都瞇成一條細縫。

它的意思就是在這個國家,黑人是不能投票的

BH 譯

(接下去的討論, 請按下連)

黑人就是不能投票(2)




No comments: